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郭尔罗斯锡伯族

锡伯文化 daxiqian 851℃ 0评论

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城南12公里有一锡伯屯 (为吉拉吐乡政府所在地)。居住着清乾隆年间从顺天府 (北京)迁来这里的一支锡伯族人,他们定居前郭尔罗斯直至今日,已200余年。1982年全国人口统计,全县有锡伯族人404人。现对其由来及现状做点简略考述。
锡伯族是我国不足10万人口的少数民族之一。但它却是历史悠久、勤劳勇敢的民族。古籍中汉字有 “席百”、“席北”、“席比”、“席帛”、“犀毗”、“矢比”等各种音译。锡伯族人多数认为自已是鲜卑的后裔。但学术界也有人认为锡伯族与满族同祖;还有的认为锡伯源于室韦。
根据沈阳“太平寺碑记”载,锡伯原居海拉尔东南的扎赉陀罗河 (即今绰尔河)流域,以渔猎为业。
“锡伯”这一名称首次出现于清代史籍是锡伯在明万历二十一年 (1593年)参加 “九部之战”攻打努尔哈赤。这九部是扈伦四部 (叶赫、乌拉、哈达、辉发)、长白两部 (讷殷、朱舍里)以及嫩江三部 (科尔沁、锡伯、卦勒察)。“九部之战”失败后,锡伯退回绰尔河流域,隶属科尔沁。努尔哈赤称帝登位,科尔沁、郭尔罗斯、杜尔伯特、扎赉特先后归附后金,锡伯也随之归附。
17世纪中,沙俄不断向黑龙江流域蚕食。清政府为了加强边防,也为了直接控制锡伯族,在康熙三十年 (1691年),清廷请托音活佛为使,说服科尔沁献出锡伯,把锡伯由蒙古八旗划入满洲八旗。翌年锡伯正式编入满洲八旗,安置于齐齐哈尔、墨尔根、伯都讷等地。同年,清政府从锡伯人中选1400丁驻防伯都讷,又将散居于科尔沁各地及辽河流域的锡伯人安置于伯都讷,共编30个牛录。康熙三十八年 (1699年)将此30个牛录锡伯兵连同眷属南迁至盛京(沈阳)、京师及山东德州等地。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为加强新疆防务,从盛京选调锡伯精兵1016人,连同家属3275人迁到新疆伊犁,屯田驻防。这就是锡伯历史上重要的西迁。但为保鳇鱼贡,在乾隆年间,清廷从京师遣回一部分锡伯人回到松花江流域承担“鳇鱼差”。其中有关、刘、唐三户锡伯族人从顺大府(北京)迁回前郭尔罗斯,在松花江岸边立锡伯屯,专为宫廷捕鳇鱼。
鳇鱼,《辞海》载:古称“鱏”鱼纲,鲟科。
在不同地域、不同时代、不同人群中,对鳇鱼有过不同的叫法。《参花》主编于济源先生通过大量考证指出:“关于鳇鱼,有 ‘秦王鱼’,‘秦皇鱼’、‘长鼻鱼’、‘鳇鱼’、‘黄鱼’、‘鲟鳇鱼’、‘鳃鱼’、‘鳃 ’、‘鲟鳇’、‘牛鱼’、‘引鱼’、淫鱼’、‘麻特哈鱼’、‘阿金鱼’、‘阿巴皂鱼’、‘阿巴儿鱼’、‘色里麻鱼’等等称谓”。但在民间则多称其为“鳇鱼”。可能一是因它一直是贡鱼,二是说它是鱼中之王。
鳇鱼,所以一直成为贡品,主要因它体大、味美、肤色斑斓且名称高贵。《东陲纪闻》载:“鳇鱼多长七八尺,其最大者重数百斤,状似鲇鱼,通身无鳞,皮质黄色。”《吉林外纪》载:康熙曾有诗赞鳇。诗云:“更有巨尾压船头,载以牛车轮欲折,水寒冰结味益佳,远笑江南夸鲂鲫。”于是,鳇鱼成了清廷最喜欢的贡品。这也是锡伯东迁捕鳇的主要原因。
锡伯族东迁承担“鳇鱼差”,其时间,《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地名志》载:锡伯屯“建于清朝康熙六十年(1721)”。《扶余县志》载:”乾隆年间,一部分锡伯人由京师遣回松花江流域,承担鳇鱼差。分别居住在郭尔罗斯后旗莫格登锡伯 (今黑龙江省肇源县境内)以及郭尔罗斯前旗(今前郭县)锡伯屯和扶余的双屯子、达户、罗斯、溪浪河等村落。受清宫内务府直接管辖,由皇室赐给其 ‘(晾网地)’维持生活。”,《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志》亦载:“清乾隆年间,有一家姓关的三兄弟和唐、刘两家锡伯族人从顺天府(北京城)派到郭前旗,在现今古拉吐乡立屯,名锡伯屯。这些人的使命是为宫廷捕获鳇鱼。”
这些锡伯族人为什么选择上述一些地域立屯捕鳇呢?其原因一是这一地域正是松嫩两江汇合口之附近,不仅河道宽、江旷、水深(特别是小丰满水电站建成前),而且由于地处松嫩平原,水流较平缓。其原因之二,这里是鳇鱼产卵地。《现代汉语词典》载:鳇鱼“夏季在江河产卵,过一段时间后,回到诲洋里去。”《辞海》“鲤鱼”条载:“初夏溯江产卵。性成熟迟,约需17-20年”。在我国东北,鳇鱼多活动在松花江与黑龙江。从一些资料记载看,鳇鱼基本是生活在鄂霍茨克海,夏初回江河产卵。松嫩两江汇合处附近水深、河宽、平缓,自然是较好的产卵地。
捕鳇鱼,因鱼体大,性情暴戾,捕鱼相当艰苦,一般的捕捉鳇鱼可用鱼叉、滚钩、砍钩等。《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一书说:“用黄柏树皮”做成木漂,浮在水面,漂上浮有铁钩,鳇鱼见漂,甩尾击打,尾便扎钩上不得脱。”《黑龙江志稿》描述捕鳇鱼:“以长绳叉鱼背纵去,徐挽绳数里之外,鱼倦少休,敲其鼻,鼻骨至脆,破则一身力竭,然后撮000其鳃使捅,自然一跃登岸”……这是用滚钩、铁钩、鱼叉捕鱼方法。这在夏天则不便,因鱼伤易死易腐,无法进贡。前郭尔罗斯民族歌舞团团长关守坤(锡伯族)说,过去锡伯屯南农安境内有一鳇鱼圈(现村名仍叫“黄鱼圈”),锡伯屯和七家子附近江边还有两个鳇鱼圈。他听其祖父讲,当时夏季多用网捕,或想方设法给鱼戴笼头。关于给鳇鱼戴笼头曾多处见于文字或口头传说。但无准确描述。老渔民讲戴笼头主要还是戏鱼吞绳穿鳃。
夏日捕鳇要放养在鳇鱼圈,待冬日才送进京城。笔者在1942年前后,在扶余县城即曾参加过一次送鳇鱼仪式,鼓乐齐鸣,官员、学生、街民沿街相送。鸣锣开道,净水泼街。七套马车载鱼,鱼约七尺,车上覆以黄布。据说这是从东江捕获,送往伪新京 (长春)进贡。人们说,这是一条中型鱼,大者要像拉电柱一般,用两辆车联结拉鱼。丰满建电站后近几十年,松花江水浅已不见捕鳇,但黑龙江仍可捕到,且闻鳇鱼卵亦有售卖者。
郭尔罗斯锡伯族因长时间与蒙古族为邻,有些与蒙古族相近的风俗,如“以西为大”、“以长为尊”的风俗。锡伯族和蒙古族一佯,三间房长辈要住西间,西屋的西墙北部是供佛或供祖先神的地方。来客不能坐西炕。生活上尊敬老人,家中有好吃的、好用的,先要敬奉老人。都喜喝烈性酒,好喝茶、好骑马、好打围等等。
锡伯族也有其自己独特的习俗。
在信仰、祭祖上,锡伯族很多人家旧时供喜利妈妈,这是锡伯语音译,意是“延续后代的娘娘神”、无偶像,而是用长约2丈的丝绳,家中生儿生女都要在丝绳上挂一布条或一铜钱、一小弓箭,或小摇篮、小靴鞋等。上面挂得多就显示了家庭人丁兴旺。平日装在纸袋中挂在房屋西北角;节日里,从西北扯开另一端挂在东南角上,烧香叩头进行祭祀。这是古代没有文字时记录世系的方法。有了文字人们不再这样记示家谱。
喜利妈妈只是一个神位。
锡伯族旧时在房屋西墙外侧西南角挖一小洞安上门,小洞内放一木盒,有的装有偶像,有的无偶像,这是供奉 “海尔堪”,亦称 “海尔堪玛法”。这里供奉的是牲畜保护神。逢年过节都要烧香磕头,祈求保佑六畜兴旺。
在生产习俗上,锡伯族虽然很早就以农业生产为主了,但由于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江边,很多人都有很好的水性,解放前打大网,封冻时网户达看好地方,一网下去就是几万斤。如今水瘦,不打大网了,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可还有六七家有船,有十四五家只要农闲腾出手来就打鱼。下挂子、扒网、喂窝子、下钩,什么都干。
在饮食上,都爱食鱼。每年开江、封江都要吃鱼。怎么困难的人家也要弄条够个儿的,最好十斤左右的鱼。春天吃青根、胖头;秋天吃草根、鲤子。在饮食上也有忌讳,就是不吃马肉,不吃狗肉。家庭中,从孩子一小就教育,不要吃马肉、狗肉。
由于现代文明的发展,一些民族的特点逐渐在淡化,有人甚至认为没啥差别了。其实,只要细心观察,差别还是有的,很明显的。这就是民俗的传承性,相对稳定性。

摘自:《郭尔罗斯考略》王迅著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郭尔罗斯锡伯族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