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色普希贤:锡伯族近代教育的奠基者

锡伯人物 daxiqian 817℃ 0评论

1J0363137-0

色普希贤(1837—1907),色普希贤,锡伯营领队大臣、教育家:色普希贤(1837—1907),伊拉里氏,字义堂,锡伯营镶红旗人。从同治四年(1865)至光绪十三年(1904),色普希贤历任骁骑校、佐领、锡伯营总管、锡伯营领队大臣等职,曾两次署理索伦营领队大臣事务,赏副都统衔。

近半个世纪的仕途生涯中,色普希贤以“才具明敏,办事练达”而功勋卓著:沙俄占领伊犁期间,色普希贤亲赴塔尔巴哈台,在库尔喀喇乌苏、车排子等地凿渠屯田,为清朝政府收复伊犁准备粮草;收复伊犁后又为剿办窜匪、安稳内政积极出力;面对浩劫后满目疮痍、田园荒芜、百废待兴的锡伯营,他一面带领锡伯营官兵、闲散疏浚大渠,恢复垦种,一面把“塔兰齐”废弃的田亩分配给锡伯营闲散耕种,全面拉开了生产劳动,很快恢复了锡伯营经济;他设立公益学,制定社会捐助制度,为公益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伊犁新满营组建后,军民的生活遇到极大困难,色普希贤带领锡伯营官兵运送木料,送去大量粮食给予大力支援;同时,他积极建议伊犁长庚将军,于光绪二十一年、二十二年,带领部分锡伯营官兵,开发特古斯塔柳(今巩留)十几万亩良田,此举保证了清政府在伊犁的统治地位。

640

他的功绩是多方面的,尤其在锡伯族文化教育建设方面,是首屈一指的重要人物,是锡伯族近代教育的奠基者。他曾分别在惠远和锡伯营官义学上过学。沙俄侵占伊犁期间,从各种渠道对俄罗斯文化有了一定接触和了解,眼界得以开阔。1864年农民起义前已在正蓝旗骁骑校任内,约1866年任该旗佐领,1881年升任锡伯营总管,1885年以副都统记名简放。1886和1893年两次署理索伦营领队大臣。1901年任锡伯营领队大臣。他在署理和任索伦营及锡伯营领队大臣期间,不仅狠抓满语教育,还倡导汉语教育,在锡伯营开了满汉双语教育的先河。为后代留下了脍炙人口的满文《劝学歌》。

清朝收复伊犁后,清廷补发同治年间欠发锡伯营的8年饷银,色普希贤从中拿出一部分,在锡伯营8个牛录均设一所官办义学。从光绪十六年(1896年)起,锡伯营各学校普遍开始满汉双语教学。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在领队衙门惠远办学,招收60余名锡伯族子弟,进行满汉双语教学。同时,在锡伯营正红旗(四牛录)、镶红旗(六牛录)挑选百余名学生学习汉文。当年,锡伯营在锡伯族仁人志士扎拉丰阿和福善的倡导与协调下,开始外派留学生到俄国深造,此举得到时任锡伯营领队大臣的色普希贤大人大力支持。

锡伯族教育的集中进行双语教学开始于色公,发展于色公,他的善举不仅为锡伯族的发展提供了优秀人才,更为整个伊犁河谷各民族的教育培养了师资力量,同时多批外派留学生回国后成为新疆经济社会发展中宝贵的人才。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色普希贤授任锡伯营领队大臣,并赏副都统衔。光绪三十年(1904年)九月二十六日因病卸任,于宣统二年(1907年)去世,终年71岁。

色普希贤是一位出色的民族教育家。在文学创作领域也曾大显身手。1919年他写了一部具有深刻教育意义的《劝学歌》,至今仍被人们广为传唱:

父亲在外受辛苦,母亲在家更忙碌,

哥哥种地汗浇苗,姐姐缝衣备寒暑。

先生教书费心血,朋友在旁直焦急,

我们要是不勤学,心里怎能过得去!

莫说自己低贱身,天下诸事见志气,

圣人君子也是人,我们凭啥甘下低!

家犬通夜守家院,公鸡准时报黎明,

蜜蜂采蜜不清闲,桑蚕勤奋吐丝忙。

走兽飞禽众昆虫,各自都有肩上事,

我们倘若吃现成,即使活着也无值!

少年时光不再来,努力求学实紧要,

只要牢竖真决心,任何事情难不倒!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色普希贤:锡伯族近代教育的奠基者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