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一次难忘的锡伯文化之旅

锡伯文化 daxiqian 654℃ 0评论

文/图馨林

在伊犁河谷这片美丽、丰腴的土地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应该是最有故事、最有历史感的一个地方了。

发出这种感喟时,正和察布查尔的朋友陪同前来该县调研的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专家学者驱车前往被察布查尔人称为“母亲渠”的察布查尔大渠龙首行进。正是初冬时分,高高的白杨树拱成天然屏障护佑着乡村柏油路蜿蜒通向伊犁河边,空气分外清新,想着马上就要看到曾滋养了察布查尔这片土地,后又成为锡伯文化的一个显著标志的察布查尔大渠,心中忍不住隐隐地激动。

说起察布查尔大渠,不能不提到被视为锡伯族人民中的杰出历史人物图伯特。

图伯特(1755~1823年),伊犁锡伯营正蓝旗(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纳达齐牛录)人,清乾隆二十年(1755)五月出生于今辽宁省沈阳市北郊的锡伯村屯。

1764年(清乾隆二十九年)农历四月初,清政府决定从当时的盛京(辽宁)所属的沈阳、开原、义州、风城、熊岳、复州、金州、锦州等17个城乡里抽调锡伯族官兵1020名,连同家属共计3275人,迁移到新疆伊犁一带驻防,以增强大西北的防务。这就是清代历史上有名的“大西迁”。

皇上一声令下,不到10岁的图伯特便与锡伯族官兵及其眷属,踏上了西迁之路。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跋涉,锡伯族官兵及其眷属终于到达了伊犁。当时的伊犁将军明瑞将这些锡伯族军民派驻至伊犁河南岸(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所在地),组成八个牛录,图伯特一家被编入正蓝旗(即纳达齐牛录)。许是西迁路上那段极其艰难的磨砺吧,图伯特从小就有着常人所不具有的非凡毅力。

到了18岁,图伯特通过考试成为披甲(军人)。多年的军营生活锤炼了他的意志,使他逐渐成长为一个出类拔萃的男子汉。他潜心研究天文地理,拥有了丰富的农业知识。从领催、防御、佐领、副总管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45岁那年,图伯特升为锡伯营总管。

他以政治家的敏锐眼光,观察到了当时锡伯营的生存状况,毫无疑问,水是当时制约生产发展的决定因素。他分析和研究了察布查尔所在的伊犁河以南的地形、土壤等自然条件,当时,察布查尔地区的情况是,除了依靠仅有的几十眼泉水和夏季的山洪之外,再没有别的水源可以用来浇灌田地。泉水和山洪水,都满足不了生产生活的需要。图伯特注意倾听百姓的意见,踏遍伊犁河以南的所有地方,比试过各种各样的土壤,来选择修渠的路线,最后下定决心,果断作出开渠的决定。

清嘉庆七年(1802年),大渠动工,图伯特日夜不离工地。在他的带领下,锡伯族军民齐心协力,经过近六年的艰苦奋斗,终于在嘉庆十一年(1806),挖成了深一丈,渠底宽一丈二寸,渠面宽三丈,东西长达二百余里的察布查尔大渠。

大渠一经建成,几年时间伊犁河南岸万古荒原就变成了金灿灿的粮仓,两岸荒无人烟的原野上,出现了村落相望,阡陌相连的欣欣向荣景象,锡伯族军民的生活大为改善。

为此,锡伯族百姓把察布查尔大渠视为母亲河,将图伯特视为民族英雄和恩人并世代传颂祭奠。

锡伯营驻地在民国年间曾称河南县、宁西县,1954年3月17日成立锡伯自治县时,按照锡伯族百姓的意愿,以他们最喜爱、最引以为自豪的“察布查尔大渠”的名字作为自治县的县名。

为纪念图伯特倡导开渠的功绩,锡伯族百姓在察布查尔大渠龙口和纳达齐牛录等地,请准各建立一座“图公祠”永志纪念。“图公祠”绘有图公彩像,门额木匾上书“政声神明”,对联为“仁政堪比古贤瑞麦呈吉祥,懿行垂范后昆恩泽布四方”。据了解,每逢春秋两季,锡伯族百姓都要在这两地举行祭祀活动。

大渠龙首比想象得更为壮观,蓝天丽日下,白色的图公塑像与天地同辉。这座被人们称为新疆的“都江堰”的大渠,沉淀了太多历史。脑中闪出了标题样的几个字:一个人,一条渠,一段历史……又冒出了臧克家那首有名的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场可以看到;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200多年过去了,被群众“抬举得很高,很高”的图伯特的人生,正验证了臧克家的诗有多么经典。

人大清史所的几位专家都是第一次来新疆,到察布查尔,对锡伯族历史的关注和对锡伯文化的新奇让他们不肯放过任何细节。大渠龙首地势高,风又大,毕竟是初冬天气,但几人不顾寒冷,一定要沿着冰冷湿滑的台阶,去近距离地观看图公像……

从大渠龙首返回,察布查尔的朋友热情地提议下一站行程即为纳达齐牛录乡,又叫“七乡”。该乡除了建有“图公祠”外,还有才修缮不久的新疆近代诗人何耶尔·柏林(1898—1951)的故居;锡伯族刺绣中心等。

何耶尔·柏林,字雪木,笔名辽鹤、愚如。光绪二十四年(1898)出生在惠远城新满营一个家境较贫寒的书香家庭。柏林从小就勤奋好学、记忆超人,在当时有“拦路逼诵”的美称。他从青少年时代便开始进行诗歌、散文创作,先后问世的有《西迁史》《汗腾格里颂》《素花之歌》《送瘟神》《铜刀行》等脍炙人口的好作品。据察布查尔的朋友介绍,何耶尔·柏林除了是位诗人外,还是一位实干家,当年曾带着人马,按盛世才岳父邱宗浚的设计,参与修建了特克斯八卦城。不知这位朋友所说是否属实,但何耶尔·柏林是位博学多才的诗人当是不错的。

在何耶尔·柏林故居,我们碰到了在这儿工作的县文物局干部沈春燕。她本身就是位很有故事的人。1964年,她毕业于盐城农学院的父亲作为江苏第一批支边青年的领队来到了察布查尔;1965年,在江苏连云港工作的母亲又追随父亲来到这里,还带着出生不久的她……算起来,她家已是三代人扎根于察布查尔这片热土了。

察布查尔,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以她无法言说的魅力,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

还没去刺绣中心,我们就被一直等候着的纳达齐牛录乡的乡干部迎到乡文化站了。一进文化站,立刻被鼎沸的人声、乐器声所包围,让人惊奇的是,发出鼎沸声响的是一帮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他们身着在古装戏里才能看到的像是巫师穿的衣服、戴的帽子,手拿道具刀和戟,随着音乐的响起,迅速唱起来,跳起来……有时是一人先出来唱念,身后的一队人整齐划一地应和,此人唱念完,退回队伍,大家又一同唱跳起来……演出背景是一幅几乎占了一面墙的山洞的画面。

乡干部介绍说,这就是锡伯民族有名的萨满舞,山洞就是锡伯民族的先世鲜卑的族源发祥地:嘎仙洞。大爷、大妈们的演出服都是自己出钱缝制的,在这儿演出也不要一分钱的报酬,完全是因为热爱。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自己的文化。

我们知道嘎仙洞,嘎仙洞为北魏拓跋鲜卑先祖所居石室,该洞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西北10公里、嫩江支流甘河的北岸。1980年在洞内发现了北魏太平真君四年(443)祝文刻辞。1988年国务院公布其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哦,文化,文化是个多么有生命力的东西啊,她穿越历史,沟通古今;她跨越地域,联通南北;她不招摇,却又无处不在;她是我们的血脉啊,是我们的魂.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一次难忘的锡伯文化之旅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