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董务江:重走西迁路策划书

锡伯人物 daxiqian 1322℃ 0评论

100111_625

纪念锡伯族西迁247年

    1:锡伯族是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大家庭中的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少数民族,新疆锡伯族自1764年(清乾隆二十九年)西援已有近二百五十年的历史。这是一次保卫祖国疆土的万里长征、是一次民族文化迁徙与传播的万里长征、是一次屯垦戍边的万里长征。在新疆与各民族共同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历史过程中,在传承与发展民族文化方面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锡伯族自治县,在传承与发展锡伯族民族文化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新疆的锡伯族有志人士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2005年文化部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项目的申报,“锡伯族西迁节民俗艺术”被列入国家级保护项目予以立项,项目类别为文化空间,就是对锡伯民族文化传承的肯定。

西迁节的承载的文化传递与积淀,是以1764年(清乾隆二十九年)农历4月18日从盛京(沈阳)走出彰武台边门的那一刻开始的。在那数百天的征途中,我们的爱国主义、无私奉献、开拓进取、团结友爱、自强不息精神得到了升华,我们的民族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我们的坚忍不拔的民族品格以及对祖国的忠诚成为西迁节所表现的永恒主题。

虽然我们承载着那么厚重的历史,虽然我们有着那么丰富的文化底蕴,但我们对于这一征途的地理、地质、气候条件等的分布及状况没有亲身的体验,使得我们无法切身感受前辈们所承受的艰辛与苦难。用步伐去感受祖辈们的艰辛,用视觉记录征途的遗存,用嗅觉去探寻祖辈们的足迹用听觉感悟祖辈的遗风,从这里、从西迁的脉源我们可以寻求到我们锡伯族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的脊髓。

《重走西迁路》这一活动应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参与,详细规划、明确分工、逐步实施,点面结合、讲求实效。以考察西迁路线及沿路的文化遗存为重点。使之成为继承和发扬民族精神,传承传统文化、发展先进文化的动力。

2;《重走西迁路》的指导原则

在路线考察中应尽可能的搜集原始资料,运用文字、录音、照相、摄像、数字化多媒体等现代科技手段,对经过线路的地理、山川、河流、小溪、草原、当地的民风、民俗、饮食、住宅等以及珍贵、濒危并具有历史价值的民俗艺术进行真实、系统和全面的记录,建立档案和数据库。为今后的进一步考察提供第一手资料。

成立《重走西迁路》筹备组,全面筹划和掌控资金的运作。

3:路线:沈阳-新民-彰武台边门-* * *-通辽-阿鲁科尔沁旗-* * *-西乌珠穆沁旗-东乌珠穆沁旗-右翼后旗(额尔德尼察干)(在边境线靠蒙古国一侧)-* *-中翼后旗(北扎尔格郎图)-中前旗(乔巴山)-* * * *-车臣汉旗(温都尔汉)-* *-库伦(乌兰巴托)-* * * *-乌里雅苏台(现蒙古地图称扎布哈朗特)-* * * *-科布多(现蒙古地图称吉尔格郎图)-阿勒泰-布尔津-霍博克塞里(和布克赛尔)-察汉鄂博(沿着吾尔喀什尔山)到-额敏-经巴尔鲁克山到-博尔塔拉(博乐市)-经赛里木湖到-霍城(绥远古城)-伊犁-察布查尔。

注:

a:依据现有的文史材料确定经过的山水河流及草场,路线的路径及节点,为考察提供尽可能准确的资料,以便确定开展考察工作的节点、项目、范围。

b:我们现在的路线图应该与中国现版地图、清朝疆域地图、蒙古现版地图要尽可能的有一个对应。

c:要尽可能的搞到路线图中经过的各省、县或地区的交通图和地形地貌图,中国地域的县级交通图和地形地貌图一定要搞到。

中国西迁路要经过的省、县:

东北:沈阳、新民县、彰武县、

内蒙:科尔沁左翼后旗、通辽、开鲁、阿鲁科尔沁旗、巴林左旗、西乌珠穆沁旗-东乌珠穆沁旗-右翼后旗(在边境线靠蒙古国一侧)

新疆: 富蕴县、阿勒泰、布尔津县、吉木乃县、和布克赛尔县、额敏县裕民县、博乐县、温泉县、霍城县、伊犁、察布查尔县

蒙古国西迁路要经过的省份:

1:苏赫巴托尔省 额尔德尼察干(右翼后旗)、北扎尔格郎特(中翼后旗)

到巴乔山

2:东方省 巴乔山(choybalsan),沿克鲁伦河到温都尔汗

3:肯特省 温都尔汗(ondorhaan)

a.沿克鲁伦河经巴彦蒙赫-纳来哈-库伦。

b.直线向西经臣赫尔曼达勒-渡克鲁伦河-纳来哈-库伦

4:中央省 乌兰巴托(库伦)(ulaanbaatrar)

(清朝我们把从巴乔山沿克鲁伦河到纳来哈、库伦之路叫克鲁伦路)

5:后抗爱省

6:扎不汉省 乌里雅苏台(uliastay)

7:巴萨乌列盖省科布多(hovd)

例:

4:考察方式及行程天数

考察方式初定为双向双考。在既定的日子新疆的队友乘飞机到沈阳,驾两辆或三辆越野车从沈阳家庙出发,东北的队友乘飞机到乌鲁木齐—伊犁,驾两辆或三辆越野车从察布查尔县出发,在规定的时日在乌兰巴托汇合,经过交流交换车辆,返回各自的家乡。交通为自驾四驱越野车。

根据费用的筹集和预算情况此次考察的天数暂定为20至30天。

5:经费的来源:

政府(旅游及文化部门)的支持

自筹:企事业单位、个体(私企与个体的赞助)、广告的收入等

预计费用在30万左右

注:所有参与的人员前提是自愿的。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不发劳务费和任何补贴,考察的户外装备自理,假期自己解决(可以帮助开具必要的证明),车辆、车载电台、对讲机、卫星电话等物资及装备尽可能自筹。消耗用品(食品、油料等)除外。

董务江 2013年6月25日农历五月十八  星期二

六年的心血总算有了一个了解,我知道这里面有许多的误解和差错,我只想把我研究的东西发表出来,供大家探讨,以便为西迁文化的发扬与传承做一定力所能及的事。

董务江 电话:13999911757

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与乌鲁木齐家中

    西迁节的由来

  锡伯族早期活动在大兴安岭一带,“畜牧迁徙,射猎为业”。公元386年拓跋鲜卑人建立北魏政权;另一部分人则以“室韦”自称,在嫩江、绰尔河、洮尔河流域过渔猎生活。康熙三十九年至四十一年间(1769—1701),锡伯八旗奉朝廷调遣,由伯都纳、齐齐哈尔、吉林乌拉等地南迁至辽沈地区定居,由渔猎生产生活转入农耕,士读于庐,农耕于野,兵役于旗,生活趋于安定。

早期的锡伯族先民形成了崇尚大自然的渔猎文化及其各类崇拜、信仰、习俗和以满萨教为原始宗教的萨满文化。每年的农历四月,族人纷纷外出选择水草丰美之地,举办祭祀、跳神等仪式,祈求人岁平安。由此形成“农历四月十八”这一传统节日及其民俗传统。定居辽沈地区以后,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在盛京(今沈阳市)修建“锡伯家庙”,作为本民族的宗教、文化民俗艺术活动场所。每年都在家庙里举行一次“农历四月十八”节庆活动,在保留古代渔猎文化和萨满文化习俗的同时,节庆活动里还被注入八旗文化习俗的内容。

在传统节日里增加进来西迁屯垦戌边和爱国主义的内容,则始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的农历四月十八日。这一天,奉朝廷之命赴伊犁地区屯垦戌边的一部分锡伯族官兵和眷属,在盛京锡伯家庙聚会,与留在故乡的同胞生离死别。242年以来,锡伯族人民一直通过西迁节活动,纪念当年的西迁壮举和在新疆屯垦戌边的英雄业绩,借以继承和发扬先辈们的热爱祖国、勇于牺牲的西迁精神,展示当今锡伯族人民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由此西迁节成为充分展示本民族各种民俗艺术的一个平台,形成本民族的文化传播空间,向世人展示锡伯族灿烂悠久的文化传统,并赋予这一节日一种浪漫的、动人的吉祥意义,使之成为锡伯族岁月长途中的欢乐盛会、生活中的美妙诗篇。

西迁节的精神实质

“有清一代,边患之地,莫过于新疆”。18世纪70年代初,为了抵御和防止强邻沙俄向东扩张,清政府从东北、河北张家口等地抽调蒙古、索伦、锡伯等民族组成兵营,戌守祖国西部边境与沙俄交界的地区。其中,1764年从盛京调遣锡伯官兵1000名,连同眷属共约4000余人,西迁新疆伊犁地区戌守巴尔哈什湖以东以南的西部边境。

锡伯族军民在“农历四月十八”这一天,在盛京锡伯家庙与留在故土的同胞离别,翌日出发西行。他们通过柳条边彰武台边门,入科尔沁平原,绕过大兴安岭南端和达来诺尔,进入锡林郭勒盟境内境内及外蒙车臣汗部境内,经库伦行至乌里雅苏台过冬。

途中在大漠深处凿井解决饮水困难,在清朝疆域地图上留下“锡伯吉尔孟”的地名。在乌里雅苏台过冬期间,牲畜因长途乘骑驾驭,加之雪原无草,开春时又碰上一场瘟疫,起程时所带之牛3036头,先后倒毙2596头,仅剩400余头;所带之马2020匹,“大多疲瘦,生癞者众,不得其力”。经向朝廷呈报交涉,由乌里雅苏台将军报奏,朝廷允准从乌里雅苏台借给马500匹,驼500峰,抵伊犁后如数交还(后由锡伯营官兵分摊,折银赔偿)。

乾隆三十年(1765)阳春三月,锡伯军民每人带了四个月的口粮和一个月的茶叶,从乌里雅苏台启程,向西进发。行至科布多一带,阿尔泰山积雪大量融化,“水深流急,不能行走”。他们改变行进路线,穿绕科齐斯山而行,寻浅水处跋涉。但受困多日,“所剩兵丁之口粮,只足月余之食”,所借马驼,亦倒毙甚多,只得向伊犁将军府求援。在未得伊犁派人借济之前,余粮已尽,畜力短缺。锡伯军民沿途采摘野草,和着一点点粮食,聊以充饥(为了纪念这段艰苦的经历,锡伯人后来每年春季采摘一种叫“乌珠穆尔”的野菜吃)。期间架设浮桥渡过额尔齐斯河,在河畔留下“锡伯渡”的地名(今写齐伯渡)。

至六月下旬,过霍博克赛尔、察罕鄂博等地,两队人马才得到接济。继而,又经过额敏、巴图鲁克、博尔塔拉等地,穿越险关隘道果子沟,于乾隆三十年(1765)七月下旬抵达伊犁绥定一带。在进入绥定城以前,男女老少都换掉褴褛的衣服,穿戴上最好的衣帽,佩带武器,精神抖擞地接受了伊犁将军的检阅。锡伯官兵与眷属,从白山黑水到伊犁河,行程一万余里,将原定的三年行期缩短一大半,就抵达目的地,他们在祖国和民族的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此次西迁壮举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逐渐升华为爱国主义精神、无私奉献精神、开拓进取精神、团结友爱精神、自强不息精神,培育成为一种坚忍不拔的民族品格、众志成城的民族志向,成为西迁节所表现的永恒主题,成为锡伯族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

父亲的铠甲怀抱着身经百战的无畏,母亲的哺育筑成一道永不沉的忠诚,心中祭起不朽的丰碑,马蹄阵阵向边塞挥鞭

锡伯族军民抵达伊犁以后,组成锡伯营,成为西部边防的一支劲旅,守卫祖国西陲与沙俄交界处的18座卡伦(哨卡)。同时驻防喀什噶尔、塔尔巴哈台等军事重镇,投身于平定张格尔叛乱、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军事斗争、反对沙俄占领伊犁的斗争等,忠实地履行抵御外侵,对内维护一方安定的神圣职责,付出重大牺牲,捍卫了国家的最高利益。

开挖伊犁河谷第一渠,千年沉睡的土地插入第一张犁,锡伯人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屯垦建设

锡伯族军民在戌边的同时,在伊犁河谷腹地开挖察布查尔大渠,引伊犁河水上岸,种植良田,筑堡屯居,在亘古荒原建设起村落相望、阡陌相连的居民区,成为现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刍形。1954年成立自治县时,便以大渠之名为自治县的称谓。如今在自治县境内形成亮丽的民俗风景线。

坚信自己契而不舍的追求是价值无比的

锡伯族人民在长期的屯垦戌边生活中,将古代渔猎文化和萨满宗教文化传承了下来,并且生成和发展了本民族的民俗文化艺术。

 

   西迁节包含的民俗艺术内容

锡伯族的民俗文化是锡伯族人民群众世世代代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是约束面最广的社会规范

性文化。西迁节以其节日文化的特殊形式和广泛的传播空间,涵盖着锡伯族古代、近代和现代的各类民俗文化艺术。它与现代高度物质文明和谐相处,使古老的精神文化与现代社会并存,与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气候条件、宗教信仰、历史发展状况相适应,得到与时俱进的发展。锡伯族民俗文化的主要内容有:

1、传承着古老的渔猎文化

西迁节民俗艺术承袭锡伯族早期大兴安岭一带从事渔猎生活时生成的崇拜大自然的原始文化形态。“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落在沙锅里”、“飘飘雪花如蝶飞,驰骋骏马共撒围,搜遍一山又一山,猎队满载凯歌回”就是这种生活的真实写照。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主要有《亚其纳》、《蝴蝶舞歌》、《狩猎歌》等古老民歌。

在锡伯族的婚俗、丧葬、禁忌、礼仪、族谱和信仰中,还留存着祖先崇拜、火崇拜、图腾崇拜(包括对神兽的崇拜、对狐狸的崇拜、对动物神灵的崇拜等)、自然崇拜(包括天崇拜及祭祀、地崇拜及祭祀、星辰崇拜及祭祀、门神崇拜、路神和山神崇拜、河神和鱼神崇拜、猎神崇拜、树神崇拜等)、喜利妈妈(以绳纪事人口繁衍)、海尔堪(牲畜保护之神)等各类崇拜的许多遗俗,它们当中如狐狸崇拜、祖先崇拜、海尔堪等都曾供立神位祭奉,喜利妈妈实物至今犹存。由此产生的信仰、观念和禁忌等,在日常生活中遵循。它们当中的许多痕迹和遗风,依然留存在锡伯族西迁节民俗艺术传统里。

西迁节民俗艺术依然留存着锡伯族古老的冬季打猎、春季捕鱼的渔猎文化习俗。迄今还留存着赴山野丛林之处,狩猎野生动物,“猎得山兽和野鲜,皮做衣来肉做餐”的遗俗。留存着在伊犁河拉网、挂网、扳网、迷魂阵、诱鱼篓、冰洞逮鱼,“撒网打鱼到河边,捕击河水捕鱼忙,欢歌喜舞生活甜”的渔猎传统。由此还创造一种“河水煮河鱼”的特殊吃法,成为在伊犁地区闻名遐迩的一种旅游饮食文化。

2、传承着原始的萨满文化

“萨满是一个演员,一个舞蹈家,一个歌手和一个整体管弦乐队。”锡伯族的萨满确是如此。萨满教是锡伯族的原始宗教,它对锡伯族西迁节民俗艺术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宗教文化(锡伯族在近代信仰过喇嘛教)的影响。锡伯族的萨满教以哈拉莫昆传衍,形成伊勒图萨满、布图萨满、额尔其、道奇、相通等形式。

萨满文化逐渐演化成为一种舞蹈化的形式,据此创编的《额姆琴舞》、《铃鼓舞》、《鼓舞》等古典舞蹈在国家级、自治区级比赛中多次获奖。萨满跳神时演唱的神歌目前搜集到的有《艾辛哈准》、《嚯里色》、《扎嘿也朱嘿也》、《杭啊尔常啊尔》、《阿尔坦库里》、《吾亚拉伊也》、《索哩仰克》、《托斯别久别》、《东布尔东布尔》、《额聂克尼》、《亚嘎伊格》、《霍博里格霍博里》等20余种,成为探究萨满文化极为的珍贵资料。萨满音乐形成单点节奏和多点节奏,与萨满歌搭配形成宫调式、商调式、羽调式的鼓点音乐。萨满跳神时用的帽子、裙衣、腰铃、铜镜、铁矛、皮鼓以及萨满神像图等道具,在神奇的萨满世界里被赋予神化的意义后,都成为特殊的法器。比如神裙被认为是灵魂飞升,在与恶魔搏斗中光明在保护他;神帽和神矛,成为萨满的勇武精神;腰铃意味着身边风雷交鸣,行途遥远等等。而在西迁节民俗艺术里,萨满的服饰和道具都是精美绝伦的工艺美术品。

3、传承着“国语骑射”的文化传统

有清一代,在锡伯族屯垦戌边的漫长时空里,满语满文被做为传承西迁节民俗艺术的工具和载体,生成其独特的语言与文化空间。凡懂锡伯语文者都懂满语文。基于这一优势,锡伯族学者在国内外的满语文研究、文献研究及其整理、翻译都作出了独特贡献。满语满文在锡伯族当中的留存,为我国和世界满—通古斯语族民俗事象的保存和研究提供了难得的“活化石”。

英姿潇洒/雕翎斜挂/锡伯儿女神射/引弓千钧欲发/一声鸣镝飞去/一朵彩云落下”

在八旗制度下,锡伯族村村有箭场,家家有弓箭,家中降生男孩,门口要用红绳挂一小弓箭,祝愿孩子成为一名勇敢善射的男儿。到十五、六岁时,进行严格的骑射训练;满十八岁后每年都要参加官方严格的骑射考核,达标者注册为“伍克辛”而应征入伍,成为誓守祖国边疆的战士。弓箭陪伴着锡伯人降生、成长,弓箭文化孕育了锡伯族战胜困难的动力,逐渐由古代渔猎生活的谋生工具转化为守卫祖国的军事武器,又由军事武器转化为民俗艺术当中颇具特色的娱乐活动。

新中国建立后,射箭成为现代竞技项目,这为传承本民族善射传统的锡伯族运动员创造了一个施展身手的平台。上世纪80—90年代,他们纵横驰骋在国内外箭坛赛场上,先后在全国射箭冠军赛、全国射箭锦标赛、全国室内射箭比赛、第六届会运会、第一届亚洲射箭比赛、罗马尼亚国际射箭邀请赛、中国射箭队访问爱尔兰、爱尔兰射箭比赛、日本射箭队访问中国、中国射箭队访问朝鲜、第一届亚太地区射箭锦标赛、石家庄国际射箭邀请赛、第九届亚运会、第三届亚洲杯射箭比赛、威尼斯国际射箭邀请赛、亚太地区青年射箭通讯比赛、第三十二届世界射箭锦标赛、第二届亚太地区射箭锦标赛、南宁国际射箭比赛、第二届“索非亚”杯国际射箭比赛、第二十三届奥运会、第十届亚运会、天津国际射箭比赛、中国射箭队访问泰国、第三十四世界射箭锦标赛、第五届亚洲杯射箭比赛、美国射箭队访问中国、国际射箭邀请赛等多项国内外重大射箭赛事中,锡伯族运动员荣获近百枚金牌、百余枚银牌和铜牌。在2005年全国第十届全运会上,以锡伯族运动员为主组成的新疆代表队荣获团体赛冠军。

    节日形式与内容的演变

“我乡自有艺人出,独领风骚二百年”

有清一代,锡伯营军民在屯垦戌边生活中,在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日,以总官名义或以各牛录佐领名义举办,或由民间自发举办。节日内容涵盖对本民族历史的回忆,对戌边使命的再认识,以及各类民俗活动、祀祭、萨满跳神等,还开展文艺节目表演、射箭、摔跤、赛马等各类竞技活动。在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八旗制度下的半军事化生活中,以西迁节为载体,生成和发展了本民族的屯垦戌边文化,使每一个锡伯人自小就知道本民族有一个每年都要举办的重要节日——西迁节,由此代代相传,一直延续到今天。

期间虽然节日内容和形式随社会的演进发生了诸多变化,但本民族群体对西迁节的认知没有变,对本民族民俗艺术的保护意识没有变,反而随着生活的富裕而对这一传统节日及其表现形式的认可程度越来越高,参与力度越来越大。

新中国建立以前,新疆锡伯族的西迁节民俗艺术活动大多是以庙会形式,在各牛录的寺院里举行,或者按照崇尚大自然的古老习俗,在野外举行。由此形成集宗教仪式、民俗文化于一体的节庆活动内容。每逢农历“四月十八”日,举办诸如给“关帝磨刀”、“向索木达神祈求安康”、“向主管普天下生灵的娘娘神祈求多子多福”以及萨满跳神、攀刀梯等仪式等活动。同时举办射箭、摔交、赛马、扭秧歌、民歌比赛、舞蹈表演、踩高翘、说唱、汗都春表演等各类文体活动,各种传统习俗艺术在节日活动期间得到集中展示。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工艺美术、书法类:西迁浮雕群,锡伯营八旗屯垦戌边纪念亭,在靖远寺、图公祠、民俗风情园、博物馆、西迁路线图及模型,木轮车、纪念碑,图伯特塑像,弓箭、刀枪及其他武器,战时召集兵员用的生铁大钟,神奇的萨满服饰及跳神用的器具、《西迁组画》等。在民间,各类生产工具、家庭用具、图案、剌绣、剪纸等物品中,都可看到与西迁节民俗艺术相关的制品、器具和作品。还有巨幅浮雕壁画《大西迁》(荣获《民族大家庭画展》最高荣誉奖大金果奖)、微石作品《西迁之歌》、有关西迁内容的书法作品,民间艺人们在翻译和抄写演义小说中创作的满文、锡伯文毛笔草体等。

文史类:研撰出版《锡伯族简史》、《锡伯族研究文集》、《锡伯族源流史纲》、《漫话锡族》、《沈阳锡伯族志》、《大连锡伯族》、《锡伯族图录》、《锡伯族百科全书》、《锡伯营官职年表》、《锡伯族民间图案集》及政协文史资料等多部著作,发表大量学术论文;多次召开全国性、自治区级学术研讨会,对西迁节及其民俗艺术作了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的探讨。

书面文学类:忠实地记录历史,真实地反映生活、生产和战斗历程,讴歌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是锡伯族文学艺术的总体特征。口头文学作品记录成锡伯文出版发表的许多作品,或以手抄本形式留存于民间,由众多民间艺人和无名作者创作的有关西迁节民俗艺术内容的作品有很多。主要有数种版本的叙事长诗《离乡曲》、《西迁组歌》、《西迁之歌》(长达1500余行)、《迁徙之歌》、《噶什喀尔之歌》、《拉希贤图》、《海兰格格》、《苏花之歌》、《三国之歌》、《锡伯族民歌集》、《锡伯族民间歌曲集》、《锡伯族民间故事集》、《锡伯族谚语选》等;完成锡伯族三套集成、曲艺志、音乐志的编辑工作;民俗风情有《锡伯族风情录》、《锡伯族习俗志》(满汉合璧)、《中国少数民族风情游·锡伯族》等。

口头文学及民间文学类:用锡伯语传承的有关西迁的故事、民歌、儿歌、萨满神歌及音乐、戏曲音乐及曲牌曲目、民歌音乐,萨满舞、贝伦舞等系列舞蹈,谚语、歌谣、小型话(歌)剧及多篇(部)手抄本诗歌、传记、散记、纪实、家谱等,它们都用来记载、念说、表演和传唱,成为西迁节民俗艺术的一种传承形式。

翻译文学类:翻译媒体在锡伯族非物质文化作品的传播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凡是用满语文和锡伯语文创作的有价值的作品及代表性的口头文学作品,大都翻译成汉文发表或出版,有的还用外文译介到国外。通过“念说”这一集体性欣赏文学的形式,在民间进行传播,形成代代相传的一种文化传统,主要有译成满文或锡伯文的《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隋唐演义》、《清史演义》、《东周列国志》等多部演义小说以及满汉合璧《西厢记》、《聊斋志异》、《诗经》等。通过满汉、锡汉双向翻译,将西迁节民俗艺术及其原始文化形态介绍给其他民族的读者,扩大了其在国内外的影响。同时还将汉族的优秀文化代表作译介给本民族群众,使之与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有机结合,互为补充,提升了本民族成员的整体文化素质。

舞剧、舞蹈、电影、电视片(剧)类:音乐舞剧《西迁之歌》,电影《现代角斗士》、记录片《消逝的足迹》、《察布查尔锡伯人》、《锡伯族婚礼》、《走进锡伯族》、《打牲部落的变迁》等。锡伯族民歌录音专辑、戏曲录音带等多部。从民俗文化艺术中汲取创作素材,创作出的多部舞蹈、歌曲、音乐等,这些节目参加国家、自治区、地州级文艺汇演,多次获奖。

综上,西迁节及其民俗艺术形成西出东进、纵横传播的文化空间,将全国各地的锡伯族人民连结为一体,起到了文化交流、民族认同的纽带作用,进而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认同,增进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2004年,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民政府举办的纪念西迁240周年节庆活动中,各种文体活动、学术研讨会、经贸洽谈会、旅游、饮食、民族服装表演、民俗文化展示会等同步进行,使节庆活动成为全面展示和介绍本民族的民俗文化传统、寻机遇、谋发展的平台。同年由辽宁省沈阳市新城子区政府主办的西迁节,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名同胞参加,规模空前。两地的节庆活动及其民俗艺术都展示出锡伯族人民热爱祖国、同心同德、开拓奋进的优良传统。

主要参考文献:

(1)《西域锡伯人》,佟加·庆夫著,新疆大学出版社,1999

(2)《锡伯族风情录》,佟加·庆夫、佟林清编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

(3)中国少数民族风情游《锡伯族》,佟加·庆夫、郭庆、葛丰交著,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5

(4)《世界满学著作提要》,阎崇年主编,民族出版社,2003

(5)《沈阳市锡伯族志》,沈阳市民委民族志编纂办公室编,辽宁民族出版社,1988

(6)《呼伦贝尔盟情》,呼伦贝尔盟地方志办公室编,1986

(7)《西域历史地理》(二),苏北海著,新疆大学出版社,2000

(8)《清代北部边疆卡伦研究》,宝音朝克图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9)10集电视专题片《走进锡伯族》,伊犁电视台,2004

 

锡伯族人的后裔主要生活在新疆察布查尔县,乌孙雪山下、伊犁河畔旁,已繁衍生息十几代的锡伯族人依然坚守着祖先的信念,传承着民族的文化。

从察布查尔山口修建的100公里大渠如今的现状、那些农村、农场使用。至今仍有五乡、两镇、三个团场使用的求证。锡伯族人又陆续开挖了“喀尔莽阿布呼”大渠、“安巴约霍伦”、“布唐阿大渠”等十几条河渠的考证。

锡伯族文物比较集中的地方主要有两处,一是沈北新区的兴隆台镇、石佛乡等地,如兴隆台镇入口处立有“锡伯之乡”的高大牌坊与歌颂锡伯族祖先的石碑,附近还有一座锡伯族文化纪念馆;二是新疆伊犁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锡伯族先人在察县留存的古迹更接近原始风貌,如卡伦哨所、靖远寺、图公祠等。在察县求证。

锡伯族当年被安排在伊犁河以南边防空虚、荒无人烟的地区,沿绰霍尔旧渠两岸修筑城堡定居,的遗址及资料的影印件

锡伯族先人驻守的卡伦哨所。这座卡伦在67团所在地,距此不到40公里,便是哈萨克斯坦的琼扎县,边境口岸名为“都拉塔”。此卡伦如今地处一片棉田中,周围有几家哈萨克族住户。卡伦长宽各约30多米,黄土墙高近6米,卡伦内荒草丛生,四周仅剩被风沙严重剥蚀的断壁残垣。

靖远寺是当地的一名胜,里面保存着锡伯族先人所建的百年庙堂,但均破旧不堪,有的偏殿已成危房,个别享殿的墙壁已整体坍塌,到处是碎石乱瓦。

当年西迁的锡伯族军民建筑的城堡,如今仅能在察县纳达齐村见到残段。这座城堡遗迹从外形看,不过是一人来高的长土坯,且被树木、野草覆盖。察县广电局副局长查德明遗憾表示,包产到户政策实施后,一些村民为扩大自己的宅基地,将城墙毁坏,再过几年,锡伯族城堡也许将荡然无存。

不过,保护祖先遗产者也大有人在,察县扎库齐乡的吴大爷便是其中一位。吴大爷称自己的先祖来自辽宁熊岳,两地都有家谱,按锡伯语,他们这一支属乌扎喇氏,依据谐音后改称汉姓吴。以前扎库齐乡有关帝庙,娘娘庙,后来均遭破坏,吴大爷对此十分气愤,个人出资将娘娘庙所在地皮包下来,这座锡伯族小庙现在吴大爷自家院中,半面墙壁已倾塌,残留的壁画线条流畅,造型生动,壁画多为彩绘。“以前说要保护,上边来人说要管,但后来就没信了。”吴大爷备感无奈。

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位于察县纳达齐乡的图公祠(纪念察布查尔大渠的开凿者图伯特的祠堂),祠堂内异常幽静,百年古庙掩映于不知名的香花奇草中,草地上还有一仙鹤闲庭信步,管理祠堂的锡伯族赵女士说,这仙鹤是从附近山区抓来,放养在图公祠的。图公祠内的壁画已褪色脱落,一些庙堂沦为堆积杂物的仓库,墙上锡伯族先人绘制的精美壁画,与散乱堆放的废旧物品形成了鲜明对照。

在如今蒙古国的版图上,留下了“锡伯吉尔孟”的地名,即锡伯井之意。的地理位置及遗存

锡伯人后来每年春季采摘一种叫“乌珠墨尔”的野菜吃的影像资料及生成条件、有那些产地

额尔齐斯河时,锡伯人砍伐树木,架设浮桥,在渡河处留下了“锡伯渡”地名。在进入新疆布克赛尔、察罕俄博地区的老风口处,十级大风将牛车、马车掀翻,飞沙走石迎面击打,人根本睁不看眼,锡伯族人只能手拉手挣扎地穿越老风口,才艰难到达额敏,在额敏的歇脚待命地又留下了“锡伯图”的地名。

西迁队伍穿过塔尔巴哈台巴尔鲁克山、阿拉山口、博尔塔拉等地,穿越新疆果子沟天险,曾架设72座桥梁方惊险通过。等等的地理考证

(按清朝八旗制度分为8个牛录,组建锡伯营,拉开了戍边文化的序幕)。

锡伯族军民修建了18所卡伦(边防哨所),的具体地理位置。

每年春秋两季,锡伯营领队大臣率领60余名官兵,巡逻查看几千里长的边境线,巡逻队从锡伯营出发,沿伊犁河直达巴尔哈什湖,然后往南拐,巡逻查看哈萨克与吉尔吉斯的游牧区,一直巡查完伊塞克湖以南辽阔的游牧边界后才返回,一路上顺便替伊犁将军查收马税,执行这一巡逻任务,每次远行至少用一个半至两个月时间才能完成。求证资料的影印件。

本文转载自印象新疆网,点击阅读原文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董务江:重走西迁路策划书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