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文学库:离乡曲(清·锡笔臣)

锡伯文化 daxiqian 808℃

人生不可忘根源,苦尽甜来自有天;
说起我们锡伯来,本是满洲出白山。

太祖高皇都盛京,吉林安插锡伯营;
世祖章皇多有道,沈阳分驻十三城。

最爱康熙几年中,物阜年丰乐无穷;
尧天舜日天下定,锡伯人丁更兴隆。

乾隆二十有九秋,圣旨煌煌不敢留;
平定新疆安兵勇,命我锡伯边庭守。

盛京将军奉恩波,十三城内选兵多;
挑出锡伯一千户,移驻伊犁奈若何。

高宗皇帝恩无边,差派锡伯兵一千;
饬拨饷银数十万,赏给官兵作盘缠。

命下锡伯择日移,诹吉四月十四时;
父子兄弟难分散,姐妹妯娌不忍离。

娘哭子来子哭娘,家家悲凄实堪伤;
从此分别不见面,报国不能报高堂。

收拾行装要出关,哭哭啼啼泪如泉;
同说死别还好受,这回生离实在难。

坐上牛车出了关,骨肉分离不能还;
每日只行数十里,不知何时才换班。

东望家乡泪不干,哪堪夏热与冬寒;
历过千山与万水,一到乌城更心酸。

牛也疲乏车也残,人都饥饿病难安;
无法暂在乌城住,春融不敢再盘桓。

惶惶过一冬,同把行装密密缝;
准备三春积雪化,想起关东泪满胸。

山路崎岖车乱颠,赶车人儿好熬煎;
妇女嚎啕牛不走,铁石人闻也见怜。

登山涉水更心忧,老牛车偏遇石头;
儿女翻在车箱里,损腰折腿血交流。

嗳哟苍天快显灵,保我儿女到边庭;
纵然受了伤与病,哪有医药来调停。

奔奔忙忙何日休,可恨拉车都是牛;
过了赛里淖尔地,又把烂车到处留。

一日行到果子沟,两边树木水中流;
渡过小桥七十几,但见红日出山头。

人乏已经到伊犁,芦草沟前想暂栖;
父老子弟纷纷议,上司必定有端倪。

伊犁将军差人传,绥定城中暂安眠;
命与锡伯择好地,常久之业要屯田。

时值乾隆三十春,七月十九二十旬;
锡伯官兵齐报到,九重天上细条陈。

明阿将军恩德高,同把我们青眼瞧;
奏明锡伯原种地,恐怕生业日萧条。

城中屯住诸不谙,择地惟有伊犁南;
霍吉格尔一带地,土肥地润水泉甘。

锡伯闻之泪沾襟,携儿抱女过河阴;
迁驻霍吉格尔地,布置八旗奏当今。

计算路程几万余,二年才得到此居;
当差应役学弓马,开田种地结茅庐。

一年光阴快如梭,查点人口三千多;
套车牛支全疲弱,借些籽粒种田禾。

男理外兮女理家,锡伯渐渐有生涯;
丰年好过凶年苦,鹑衣鸠面实堪嗟。

幸有一道伊犁河,天生鱼虾开网罗;
捕鱼为食人欢乐,圣仁宽大育物多。

沧海桑田时变迁,人生不可忘艰难;
水有源来木有本,忠孝相传万万年。

自从盛京往西移,百有余年到此时;
作此一种离乡曲,辛勤传与后人知。

(贺灵 提供)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文学库:离乡曲(清·锡笔臣)

喜欢 (2)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