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让锡伯语锡伯文恢复元气

锡伯文化 daxiqian 1531℃

IMG_9615

新中国成立初期,在新疆各民族中间,锡伯族曾被誉称为“翻译民族”。这是因为,当时国语在各民族中间还没有普及,少数民族群众及其干部与内地来的干部、军代表等接触,都需要翻译,而锡伯族在清末便开始锡汉双语教学,凡高小毕业而继续求学者,均可操用汉语汉文,并且很多人同时掌握着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俄语、蒙古语等,这就为他们充当各民族之间的翻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新中国成立前后,许多老一辈名成功就者,起初都是以翻译身份涉世的,最典型的就是为赛福鼎·艾则孜充当翻译而与毛泽东主席见面的锡伯族第一人赵德林。这说明,当时的客观条件,造就了这个“翻译民族”的称号。后来由于各民族均开始双语教学,各民族中汉语人才逐步涌现,锡伯族的这一优势慢慢弱化。回首历史,锡伯人曾经以“翻译民族”称号而自豪,许多老前辈也为涉世之初的翻译身份而感到光荣,并为本民族的文化史谱写了光辉的一页。现在,锡伯族人民完全有理由仍然以此为自豪和光荣。首先,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仍在使用;其次,本民族群众已经把国语作为自己的第二种交际工具,锡伯族基本成为双语民族;再次,许多锡伯族群众仍然熟悉地掌握着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俄语等少数民族语言,成为他们扩大族际和社会交际面的工具。对现在仍然明显存在的语言优势条件所带来的文化功能和良好社会作用,很多锡伯族干部群众并不是很清楚,况且,也有一些干部和文人,仍然持着“锡伯语锡伯文过不了伊犁河”的观点。结果导致相当一部分人对子女接受锡伯语锡伯文教学持反对态度,甚至部分人将子女转至异地接受教育。对这种社会现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指责他们,而是有责任从自身找原因。

锡伯族的语言文字曾经为本民族的文化转型和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展开来讲,清末以及辛亥革命至新中国成立初期,本民族文学艺术的缘起与发展、历史研究、民族内部引起新文化的讨论以及民族思想意识的转变、部分民族群体走出封闭的社会、锡伯族被称为“翻译民族”等,均与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存在着本质的联系,即锡伯语锡伯文始终起着至关重要的媒介作用。而且,要让全体干部群众都要清醒认识本民族语言文字的辉煌历史,这是非常必要的。锡伯语锡伯文是继承和发展了的满语满文,此为不争的事实。满语满文曾经为近300年统治中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的“国语”“清文”,当时的新疆,很多相应品级的维吾尔、汉、蒙古等官员,都先后掌握了满语满文。现在,很多国家仍在研究这一语言文字,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以及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部门,散存着数百万件用这种语言文字记录的古籍和档案文献,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数百年间形成的近300万件满文档案,目前,锡伯族文人志士均可以无障碍地识读它们,所以,锡伯语锡伯文为各方面翻译这些古籍文献,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和优势,也为锡伯语锡伯文的继续延伸和发展,创造了极好的客观条件。

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对该民族来讲,首先起着体现本民族特点的最重要作用。在近现代历史上,民族区分首先以语言文字为首要条件,然后才以其他特性来区分使用同一种语言文字的不同民族。这在当时满语满文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以及有关部门不甚明了锡伯语锡伯文与满语满文之间为何关系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相见,语言文字在当时锡伯族民族区分中所起的是什么作用。因此,当民国时期一部分锡伯族知识分子以报告形式,提出用拉丁字母替代满文(1947年以前就称为满文)字母时,盛世才很快以“满文为传统文化”不可废除为由予以驳斥,并强调“勿再庸议”。盛世才心里很清楚,废掉满文字母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从此可以看出,民族的传统语言文字,对任何政府来讲,都是不可轻易触动的民族文化因素。因为民族的语言文字在表现其民族特点的同时,它还有增强民族凝聚力的重大功能。在同一民族内部,共同的语言文字一定是起民族成员之间情感认同的作用,而在他乡异地,共同的语言文字,首先消除和淡化民族成员之间的陌生感和防备心理,然后触发民族成员之间固有的亲近感和认同感。但是,这时同一民族成员的一方,如果因不谙本民族语言而使用非本民族的语言时,这种亲近感和认同感就会大打折扣。再扩大范围,在同一民族群体交往中,如果相当一部分人使用的是非本民族语言,其效果一定是弱化内聚力、涣散交际圈甚至减弱整体民族的凝聚力。实事求是地提出和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排斥本民族中间实际存在的其他民族语言,而是希望和要求每个民族成员,首先要学会本民族语言文字,在此基础上再学习和掌握其他民族语言,尤其是国语。在目前国家的教育制度及各民族大一统的社会居住和交际条件下,锡伯族对汉语汉文,已经到了自然选择或主动选择的阶段,实际上,目前汉语汉文已经成了本民族的第二种交际语言文字,无论什么阶层的家庭,均无需对子女能否学好汉语汉文担心什么了。反而,担心的问题早已颠倒了过来,即相当部分城镇子女已经成为锡伯语锡伯文之盲,并且,农村中也有相当部分家庭,成员间交流,或干脆用非本民族语言,或用混合型语言。这种状况的出现和进一步发展,对锡伯语锡伯文的日趋弱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是一个引起关注的问题。

目前,在国内外历史上,不同民族使用同一种语言文字的现象司空见惯,但历史上有自己的语言文字,由于种种原因失去该语言文字而改用其他民族语言文字的情况也是不乏其例。造成后一种状况的各种原因,我们暂时无必要过多追究,但这种状况所造成的后果,必须总结一二。一个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如上所述,首先最大限度地增强整体民族的凝聚力,即自然而然地在共同语言文字的使用环境下,民族成员之间就会产生认同感和亲近感,这是任何民族中都存在的共同特点。民族凝聚力的加强,必然提升民族自尊心。从此而言,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与其民族自尊心具有很密切的联系,即失去民族的共同语言文字,必然极大地伤害民族自尊心。因此,保护、传承、弘扬民族的传统文化,首先应该重视保护、传承、弘扬自己固有的语言文字,重视发挥共同语言文字对民族成员的“串联”功能和作用。民族自尊心是民族自立的基础,而文化自信更是提高民族自尊心的根本。培养民族自尊心,先提高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心。文化自信,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固有语言文字的自信。放弃(无论有意或无意)自己固有语言文字,是缺乏文化自信的悲哀表现,也是对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轻视行为,它必然导致民族自尊心的丧失。这应该引起锡伯族社会的关注。

语言文字是人们交际的工具。多掌握一种语言,就会多一种工具,你的社会交际范围就会扩大,你被社会认同的几率也会增加。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在国内外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经典作家、社会活动家、政治家、科学家等,往往都是多种语言文字的掌握者。他们所取得的辉煌成绩,与其掌握的多种语言之间都有很密切的关系。据国内外学者研究认为,掌握多种语言的优势和好处是十分明显的,如:从小掌握两门以上语言的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后的“认知灵活性”能力方面,相对普通孩子会更强,这就意味着他们在与陌生人相处的过程中,会更具主动性,擅于表达自己,应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的灵活性更广,而且,掌握多门语言能力的孩子,在应对考试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技巧上,会相对更加灵活,创造力也会更强;与一生只说一门语言的人相比,掌握两门以上语言的人,在认知能力上更灵活,特别是在阅读能力和总体智商、情商上的得分率会更高,即便年纪增大,掌握多门语言的人相较于同龄老年人,其思维会更加活跃、逻辑更清晰、表达更条理化;掌握多门语言的人,在看待和分析语词的能力上会更胜一筹,特别是在对那些需要依靠语境对词性进行分析的情况下,会更加轻松自如,选择的时间会更短,此外,在不同语言却享有同样词汇的情况下,可以用更少的时间迅速排除掉无用意义;掌握多门语言会使人的大脑变得更加灵活,说话富有哲理性和趣味性,思维能力更强、思维方式更多角度,遇事反应更加灵活自如。由于过去对此没有研究,并且也没有任何宣传,因而人们对保持多门语言文字的优势和好处知之甚少,甚至一点不知,导致相当一部分人,把学习和掌握锡伯语锡伯文当做一种负担,认为中小学阶段学习锡伯语锡伯文,会影响孩子主课的学习和高考成绩,因而反对和阻止锡伯语锡伯文课程的设置。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看法和行为,应该及时予以指出和更正。

综观锡伯语锡伯文的教学历史,民国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至文化大革命前夕,其教学成绩十分明显,培养了诸多锡伯语锡伯文以及双语优秀人才,也促进了锡伯族文化的快速发展。文化大革命前夕至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锡伯语锡伯文教学全面停止,造成了大量本民族语言文字之盲。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党和政府各项政策的落实,锡伯语锡伯文教学得以恢复,在锡伯族聚居区中小学,开始设立锡伯文课程。之后几年中,也一度实行了高考锡伯文加分制度,但实行几年之后该制度便被取消。之后,本来就效果不佳的锡伯文教学,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越来越有了市场,反对和阻止锡伯文教学的上下表现越来越明显,开设锡伯文教学的中小学纷纷砍短教学课时,或者调整受教的年级,已经进入集体共同敷衍了事的阶段。直至目前,学校锡伯文教学仍处于该状况。

改革开放以后,锡伯族聚居区锡伯文教学被恢复的同时,察布查尔农村地区、塔城、伊宁、乌鲁木齐等城镇,先后开设了多期锡伯文补习班,伊犁师范学院也先后开设数个锡伯文班,使文化大革命前夕至改革开放之间出现的本民族语言文字之盲中,很大一部分得到了补习,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尤其是最近几年,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党政,对党政干部进行连续几年的锡伯文强化补习,其效果十分明显。最近几年,随着现代多媒体的发展,以及锡伯文软件的开发和逐步普及,锡伯文的应用范围正在逐步扩大,“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逐渐放低声音,锡伯文出现了复兴的迹象。

但是,全面恢复和发展锡伯语锡伯文,要走的路还很长,要做的工作头绪繁多。可以说,改革开放以后教学和补习出来的学生和社会人员,其百分之九十以上处于只认字母或简单拼写的水平,胜任创作当编辑、充当翻译者微乎其微。在此情况下,复兴锡伯语锡伯文这一传统文化,第一,要做基层群众的工作,肃清社会上仍然存在的“锡伯语锡伯文无用论”影响,帮助群众认识自己语言文字的辉煌过去和历史地位,让他们知道,失去语言文字对本民族将要带来的重大负面影响,充分认识和了解掌握多门语言文字的优势和好处,提高他们的文化自信心。第二,充分发扬本民族“民间办教育”的优良传统,继续发挥民间补习班的作用。第三,察布查尔党政、社会团体、民间组织等,要统一认识,步调一致,提高对传统文化以及文化多样性的认识水平,继续接办前任的工作,深入基层,做提高群众认识水平的实际工作,激发其子女接受锡伯文教育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第四,充分发挥现代宣传机器和媒体的功能和作用,在直接运用其功能普及锡伯文知识的同时,用以做群众工作,宣传保护、传承、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和其他相关问题。第五,要多方面争取国家和自治区对复兴锡伯语锡伯文这一传统文化的政策和项目资金支持。

 

   附:人物简介

贺灵(1956— )

贺叶尔氏。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乌珠牛录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1988年被中共新疆人民出版社委员会评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1991年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八十年代优秀大中专毕业生”称号,2013年被评为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奖。1982年2月毕业于新疆大学历史系七七级,获历史学学士学位。上大学前曾从事财务工作三年。1982年7月入新疆人民出版社从事图书资料工作,1986年底进该社汉文编辑部从事图书编辑至今。编审。兼任中国民族史学会、中国民族学学会、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新疆分会、新疆锡伯语言学会会员,任辽宁大学民俗研究中心和中国萨满教研究会兼职研究员。从事编辑以来,先后编辑出版《西域研究书目》、《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和党的民族政策》、《西域史地论文资料索引》、《新满汉大词典》、《新疆历史词典》、《哈萨克族历史与文化》、《哈萨克文化研究》、《新疆宗教演变史》、《西域艺术通论》、《民国新疆史》、《伊犁研究》、《新疆历史研究论文选编·通论卷》、《新疆历史研究论文选编·屯垦卷》、《新疆历史研究论文选编·民国卷》、《新疆历史研究论文选编·当代卷(上下)》、《清代新疆研究文集》、《20世纪新疆史研究》、《吐鲁番史》、《新疆边防概要》、《新疆与祖国关系史论》、《新疆历史画丛》(1—100)、《锡伯族民间散存清代满文古典文献》(国家资助项目)、《丝绸之路吐鲁番研究》、《丝绸之路宗教研究》、《丝绸之路艺术研究》、《新疆社会科学院专家学者文库(1—34)》等400余部书稿,8000余万字。其中《西域史地论文资料索引》、《中国少数民族论著索引》、《新满汉大词典》、《新疆历史词典》、《新疆宗教演变史》、《20世纪新疆史研究》、《西域艺术通论》等20余部书分别获国家和省部级优秀图书奖。主要著作有:《锡伯族历史与文化》(合著),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研究》(合编),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史》(与佟克力合著),199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习俗志》(与佟克力合著,锡伯文),199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汉文版于1994年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与佟克力合著),199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历史民族文化》(与佟克力合著),200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民间信仰与民族社会》(与佟克力、仲高合著),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中华民族全书·中国锡伯族》(与佟克力合著),2012年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参加编纂和汇编《锡伯(满)语词典》,1987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简明汉锡对照词典》,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维吾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哈萨克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柯尔克孜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蒙古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满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达斡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乌孜别克塔吉克塔塔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编写《锡伯族文化精粹》,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来自辉番卡伦的信》,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历史与文化》(上下册),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濒危传统文化图典》,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地域文化通览·新疆卷》(集体项目),2014年中华书局出版。主编《锡伯族百科全书》,199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丝绸之路伊犁研究》,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民间传录清代满文古典译著辑存》(上下册),201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濒危朱伦文化遗产》(1—4,第4卷为上下册),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西域历史文化大词典》(1—3卷),2012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古典名著译丛》(1—20卷),2012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古典名著译丛》(21—30卷),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伊犁文化概览》,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历史上的伊犁》,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新疆古籍文献大词典》(1—3卷),201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古典名著译丛》(31—50卷),201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新疆历史文化古籍文献资料译编》(1—40),201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副主编并参与撰写《新疆民族辞典》,199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西北民族词典》,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研究文集(第一辑)》,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伊犁历史与文化》,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锡伯族卷》(国家课题),2007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参加编写《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资料集成·锡伯等族卷》(国家课题),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中国民族文化大辞典》(国家课题),199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中国原始宗教百科全书》,2002年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西域地名词典》,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辑注《锡伯族古籍资料辑注》(国家资助项目,与佟克力合注),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新疆宗教古籍资料辑注》(国家资助项目),200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从事锡伯、满、达斡尔、塔吉克等民族民间文化资料的搜集、整理和翻译工作,与人合作或独立出过专集,主要有:《兄弟民族谚语选编》(锡伯文),198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谚语选》,198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外国谚语选》(锡伯文,与人合译),198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劝学篇》(与人合编),198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谚海》,(第四册,与人合作),1990年甘肃少儿出版社出版;《新疆少数民族谚语集锦》(与马雄福合作),1990年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俄罗斯塔吉克满达斡尔塔塔尔五民族谚语》(合作),199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民歌集》(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0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锡伯族民间故事集》(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2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锡伯族谚语集》(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4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多部锡伯等民族民歌、谚语、民间故事等收人《西北民歌集粹》、《新疆民族文学》、《锡伯族民间故事选》、《新疆民间文学》等书刊中。在国家级和省部级刊物如《民族文学研究》、《民俗画刊》、《民族研究动态》、《北方民族》、《满族研究》、《新疆社会科学》、《西域研究》、《西北民族研究》、《满语研究》、《满族文化》(台湾)、《新疆大学学报》、《新疆师范大学学报》等上发表《锡伯族源考》、《锡伯族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锡伯族萨满教概况》、《锡伯族萨满歌初探》、《锡伯族风俗习惯的特征》、《试论民族的排异性》、《盛世才统治时期的锡伯族》、《论民族的现代化》、《民族素质与现代文明》、《锡伯族过去的信仰和禁忌》、《西域历史地名》、《西域地名的文化意义》、《西域地名语属语意类型》、《锡伯语文的民族学考议》、《民族的文化选择与传统文化》、《新时期民族意识》、《西域文化与出版》等历史、原始宗教、人文地理、文化、出版等方面的论文100余篇,计100余万字。在《锡伯族习俗志》、《锡伯族历史与文化》、《民俗画刊》、《锡伯族民间图案集》、《中国萨满教》、《中国美术全集》、《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锡伯族卷》、《锡伯族民间散存清代满文古典文献》、《锡伯族非物质文化代表作》、《西域历史文化大词典》、《新疆古籍文献大词典》等书刊上发表民俗、古籍等图片3000余幅。发表各种书评30余篇,20余万字。主编或合著的7部著作分别获国家和省部级不同级别成果奖。个人简历被收人《中国当代历史学学者辞典》、《中国专家人名词典》、《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志》等多部书中。

贺灵论著目录

一、编著的图书及资料集等

(一)著作

《锡伯族历史与文化》(23万字),与佟克力合著,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研究》(34万字),与佟克力合编,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史》(37万字),与佟克力合著,199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习俗志》(20万字),与佟克力合著,锡伯文,199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习俗志》(13.5万字),与佟克力合著,1994年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

《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9万字),与佟克力合著,199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历史 民族 文化》(36万字),与佟克力合著,200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间信仰与民族社会》(22万字),与佟克力、仲高合著,2008年民族     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简史》(20万字),与佟克力等合著,2008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中国56个民族文化·锡伯族》(34万字),与佟克力合著,2011年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濒危传统文化图典》(800余幅图片,3万字,自治区民族文字优秀出版物资助项目),编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二)编纂和编写的图书

《锡伯(满)语词典》(80万字),与佟玉泉等合编,1987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简明汉锡对照词典》(150万字),与佟玉泉等合编,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维吾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8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哈萨克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50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柯尔克孜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2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蒙古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2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6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满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8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达斡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40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乌孜别克塔吉克塔塔尔族民间信仰与社会研究资料汇编》(28万字),编纂,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文化精粹》(58万字,自治区60周年资助项目),编纂和撰稿,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来自辉番卡伦的信》(60万字,自治区60周年资助项目),编纂和撰稿,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历史与文化》(上下册,120万字),编纂和撰稿,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三)主编和副主编的图书

《锡伯族百科全书》(150万字),主编,199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辞典》(120万字),副主编并参与撰写,199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西北民族词典》(140万字),副主编并参与撰写,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研究文集(第一辑)》(25万字),副主编,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伊犁历史与文化》(30万字),副主编并参与撰写,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锡伯族卷》(80万字,国家课题),副主编并参与撰写,2007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

《丝绸之路伊犁研究》(35万字,其中本人撰稿6万字),主编并参与撰写,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间传录清代满文古典译著辑存》(上下册,240万字,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纂,201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濒危朱伦文化遗产》(1—4卷,第4卷为上下册,600万字,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纂,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古典名著译丛》(1—20),800万字,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纂,2012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西域历史文化大词典》(1—3卷),435万字,3200余幅图片,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2012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西域历史文化大词典》(1—2卷),2300余幅图片,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古典名著译丛》(20—30),400万字,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纂,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历史上的伊犁》(19万字),主编和撰稿,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伊犁文化概览》(17万字),主编和撰稿,201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古典名著译丛》(30—50),800万字,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纂,201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新疆历史文化古籍文献资料译编》(1—40),主编,201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四)参与编写的图书

《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资料集成·锡伯等族卷》(137万字,国家课题),编写,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民族文化大辞典》(国家课题),参与编写,199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中国原始宗教百科全书》(197万字),参与编写,2002年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

《西域地名词典》(70万字),编纂并撰稿,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古籍资料辑注》(35万字,国家古籍整理资助项目),与佟克力合作辑注,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宗教古籍资料辑注》(50万字,国家古籍整理资助项目),编注,200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资料集成·哈萨克等族卷》(130万字,国家课题),编写,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资料集成·维吾尔等族卷》(118万字,国家课题),编写,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各民族原始宗教资料集成·塔吉克等族卷》(120万字,国家课题),编写,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五)搜集、整理和编译的资料集

《兄弟民族谚语选编》(25万字,锡伯文),编译,1985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谚语选》(5万字),搜集、整理和编译,198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外国谚语选》(37万字,锡伯文),与佟玉泉等合译,198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劝学篇》(20万字),与佟玉泉合编,198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谚海》(37万字,第四册),与赵世杰等合作,1990年甘肃少儿出版社出版。

《新疆少数民族谚语集锦》(20万字),与马雄福合作,1990年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

《俄罗斯塔吉克满达斡尔塔塔尔五民族谚语》(20万字),与马雄福合作,搜集、整理和翻译,199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歌集》(38万字),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0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间故事集》(47万字),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2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谚语集》(9万字),副主编并主要搜集翻译者,2004年辽宁民族出版社出版。

《中国谚语集成·新疆卷》(105万字),参与搜集编译,2009年中国ISBN中心出版。

《中国歌谣集成·新疆卷》(上下册,218万字),参与搜集编译,2009年中国ISBN中心出版。

另有多部锡伯等民族民歌、谚语、民间故事等收人《西北民歌集粹》、《新疆民族文学》、《锡伯族民间故事选》、《新疆民间文学》等书刊中。

二、论文

《“杜因拜专扎坤”节》,载《新疆青年》1981年第2期。

《锡伯族源考》,载《新疆大学学报》1981年第4期。

《索伦概述》(与佟克力合著),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2年第1期。

《锡伯族习俗简介》,载《新疆青年》1982年第2期。

《历史的真实记录——锡伯族佚名史诗〈喀什噶尔战记〉简介》,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4年第2期。

《锡伯族民间文学简介》,载《伊犁师范学院学报》1985年第2期。

《锡伯族〈萨满歌〉译注》,奇车山译,贺灵、佟克力注,载《新疆宗教研究资料》第15辑,1987年4月。

《试论民族的排异性》,载《新疆大学学报》1987年第3期。

《锡伯族〈萨满歌〉初探》,《新疆社会科学》1987年第6期。

《锡伯族信仰的萨满教概况》,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1987年第12期;收入《萨满教文化研究》,1988年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萨满歌〉译释(一)》,奇车山译,贺灵、佟克力注释,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8年第2期。

《锡伯族风俗习惯的特征》,载《新疆社会科学》1988年第4期。

《满族谚语概谈》,《满语研究》1988年第4期。

《锡伯族〈萨满歌〉与满族〈尼山萨满〉》,载《民族文学研究》1988年第4期。

《锡伯族〈萨满歌〉译释(二)》,奇车山译,贺灵、佟克力注释,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

《锡伯族源》,收入佟克力编《锡伯族历史与文化》,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民族关系史》,收入佟克力编《锡伯族历史与文化》,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原始信仰》,收入佟克力编《锡伯族历史与文化》,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萨满教及其文化》,收入佟克力编《锡伯族历史与文化》,198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过去的信仰和禁忌》,载《民俗画刊》1989年第11期。

《锡伯族源资料、研究成果及新信息》,载《新疆社会科学》1990年第4期;收入《锡伯族研究》,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 “索伦”与锡伯索伦》(与佟克力合著),收入《锡伯族研究》,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笔臣及其〈离乡曲〉》,收入《锡伯族研究》,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萨满歌初探》,收入《锡伯族研究》,199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尼山萨满〉——一份研究萨满教的重要文献(附译文)》,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91年第2期。

《伊犁新满营的组建及巩留旗屯》,载《满族研究》1991年第2期。

《盛世才统治时期的锡伯族》,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1992年第3期。

《锡伯族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载《北方民族》1992年第4期。

《锡伯族古代语言文字简论》(与佟克力合著),载《语言与翻译》1992年第4期。

《锡伯族巫术的兴衰》,《西域研究》1996年第2期。

《阿尔泰各民族萨满教遗迹》,载《北方民族》1997年第1期。

《锡伯族亲族及其称谓》,收入《锡伯族研究文集》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语文的民族学考议》,载《满语研究》2000年第1期。

《近代锡伯族作家文学述论》,载《西域研究》2000年第3期。

《近代俄罗斯文化对锡伯族的影响》,载《西域研究》2001年第2期。

《图书翻译与文化积累——兼论新疆人民出版社翻译读物》,载《语言与翻译》2001年第3期。

《地区特点与民族特色铸就图书生命力》,收入《新疆出版改革与实践》,200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民族现代化论》,载《北方民族》2003年第1期。

《凝固的文化——西域地名》,载《西域文化》2003年第1期。

《西域地名的文化意义》,载《西域研究》2003年第1期。

《锡伯族手抄典籍乡土教材及报刊图书出版文化》,《锡伯文化》第35期,200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西域文化与出版》,载《新疆社会科学信息》2003年第3期;《新疆出版改革与实践》第二辑,200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地域文化中不可忽视的出版文化》,载《新疆新闻出版》2003年第2期。

《试论出版物的文化积累》,收入《新疆出版改革与实践》,200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西域地名语属语意类型探析》,载《新疆大学学报》2003年第3期。

《民族素质与现代文明》,载《北方民族》2003年第4期。

《文化出版与民族素质》,载《实事求是》2003年第5期。

《西域文化与出版》,《新疆社会科学信息》2003年第6期。

《清代满文文献概论》,载《西域研究》2004年第1期;《锡伯文化》总第38期,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文化、出版与民族素质》,收入《新疆出版改革与实践》第三辑,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以史为鉴知兴替——新疆人民出版社历史读物论析》,收入《新疆出版改革与实践》第三辑,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各市县名称演变考议》,载《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4期。

《当代民族主义探源》,载《北方民族》2004年第4期。

《“人民社”的出书定位与编辑素质问题刍议》,载《新疆新闻出版》2005年第1期。

《西域历史地名浅论》,载《西北民族研究》2005年第1期。

《新疆民族文化与地域性出版资源》,《新疆新闻出版》2005年第2期。

《清代同治光绪初年伊犁锡伯营及其总管喀尔莽阿事略》,收入《伊犁文史资料》第20辑,2005年3月。

《内忧外患及喀尔莽阿》,收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史资料》第二辑,2005年。

《子承父业,经商助学》,收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史资料》第二辑,2005年。

《古籍整理与新疆地域文化的延续》,载《新疆新闻出版》2006年第2期。

《试论新时期民族意识》,载《新疆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编纂教学辞书的几个问题》,《新疆新闻出版》2006年第5期。

《打造精品无捷径》,《新疆新闻出版》2007年第1期。

《论图书质量控制》,《新疆新闻出版》2007年第5期。

《民国时期锡伯族社会与文化》,收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史资料》第三辑,2007年。

《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化促进会史略》,收入《伊犁地方志》2008年第1—2期;收入《伊犁文史资料》第28辑,2010年。

《论版权功能与出版创新》,《新疆新闻出版》2009年第1期。

《锡伯族西迁:尘封两百多年的戍边往事》(与吴凤翔合著),《新疆人文地理》2009年第2期。

《书稿审读与图书评论》,《新疆新闻出版》2009年第4期。

《锡索满文化促进会概述》,收入《伊犁文史资料》第26辑,2009年。

《锡伯族萨满文化调查采访录(一)》,收入《伊犁地方志》2009年第2期。

《锡伯族萨满文化调查采访录(二)》,收入《伊犁地方志》2009年第3期。

《锡伯族萨满文化调查采访录(三)》,收入《伊犁地方志》2009年第4期。

《锡伯族》,载《锡伯文化》第42期,2009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少数民族·锡伯族》(1.5万字),2009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新疆兄弟民族知识·汉族》,载《锡伯文化》第43期,201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俄苏学者对锡伯族资料的搜集与研究》,载《锡伯文化》第44期,201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喇嘛教及外来神祇崇拜》(笔名:博雅),载《锡伯文化》第44期,2010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各民族文化和谐与出版》,收入中国编辑学会编《编辑文化论》,2010年中国人口出版社出版。

《适时重视满文古籍文献的整理出版》,载《新疆新闻出版》2011年第6期。

《在新疆地域历史文化条件下的编辑规范》,载《新疆新闻出版》2013年第2期。

三、书评

《满族文学艺苑中的一朵奇葩——〈尼山萨满〉评介》,载《满族研究》1986年第1期。

《锡伯族历史文化的镜子——〈锡伯族历史与文化〉评介》,载《民族研究动态》1990年第2期。

《锡伯族研究的又一丰硕成果——〈锡伯族研究〉评介》,载《民族研究动态》1991年第2期。

《姗姗而来的〈新满汉大词典〉》,载《新疆人民出版社重点图书目录(1990—1996)》,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研究的硕果——〈新疆民族辞典〉出版发行》,载《新疆人民出版社重点图书目录(1990—1996)》,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历史的集大成——〈新疆历史词典〉出版发行》,载《新疆人民出版社重点图书目录(1990—1996)》,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锡伯族文化的集大成——〈锡伯族百科全书〉出版之际》,载《新疆人民出版社重点图书目录(1990—1996)》,1998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投资者的必备工具——〈新疆投资指南〉出版发行》,载《新疆投资与建设》2002年第1期。

《紧紧把握新疆现代史发展的主线》,载《实事求是》2002年第5期。

《学习和处理民族问题的指南—〈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概论〉评介》,《新疆教育》2002年第6期。

《一部不可忽视的西域史料经典—〈西域图志校注〉评介》,《西域研究》2002年第6期。

《〈中共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与新疆〉评介》,《实事求是》2002年第6期。

《跃然纸上的历史真实——写在〈20世纪新疆史研究〉出版之际》,载《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

《凝固的文化—西域地名——写在〈西域地名词典〉出版之际》,《西域文化》2003年第1期。

《忍辱贬西陲,未敢忘忧国——〈林则徐在伊犁〉评介》,载《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2期。

《〈明实录新疆资料辑录〉介评》,载《西域研究》2003年第2期。

《把握根本,创造未来——感读〈中国教育督导·兵团卷〉》,载《兵团教育》2003年第3期。

《新疆宗教文化的系统审视——〈新疆宗教演变史〉评介》,载《新疆新闻出版》2003年第2期。

《察哈尔蒙古研究新作——读〈新疆察哈尔蒙古历史与文化〉》,载《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3年第4期。

《草原游牧文化的人文魅力——读〈哈萨克文化研究〉》,《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

《古籍整理出版与新疆地域文化的延续——兼论新疆人民出版社对新疆古籍的出版》,《新疆新闻出版》2006年第2期。

《新疆社科研究成果之荟萃——记〈新疆社会科学院专家学者文库〉出版》,载《西域研究》2011年第4期。

《适宜全民阅读的新疆历史知识普及读物——记百种〈新疆历史画丛〉出版》,载《新疆新闻出版》2011年第6期。

四、其他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维吾尔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汉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哈萨克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蒙古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回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柯尔克孜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塔吉克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乌孜别克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塔塔尔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锡伯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满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达斡尔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疆民族知识画丛·俄罗斯族》(脚本,1.1万字),2011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全民阅读支撑的国际书展》,载《新疆新闻出版》2011年第3期。

民俗、书法等摄影图片2100余幅分别收入《锡伯族习俗志》、《锡伯族历史与文化》、《民俗画刊》、《锡伯族民间图案集》、《格吐肯书法新作》、《中国萨满教》、《中国美术全集》、《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锡伯族卷》、《锡伯族民间散存清代满文古典文献》、《锡伯族非物质文化代表作》等书刊。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让锡伯语锡伯文恢复元气

喜欢 (1)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