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萨满教信仰

锡伯文化 daxiqian 1013℃

【萨满】

「萨满」(shaman)一词源自于西伯利亚乌拉尔—阿尔泰(Ural-Altaic)部落的通古斯语系(Tungusic)方言。在女真语和其他通古斯语族语言中,这个字是“智者”、“晓彻”的意思。满语穆林德转写为saman .蒙古语为孛额,回纥牟羽可汗是此字转音。

至于这个词的来源,学术界众说纷纭,一部分学者认为“萨满”来自梵语的sramana “沙门”,并可能是通过汉语被借入通古斯语言中,而其他学者则认为这个词是通古斯语族的本土词,和动词sa-mbi “知道”的词根同源。

最近,萨满已经渐渐成为常见词,用来指称在全世界传统社会中实践这个角色的人。

【万物有灵论】

泛灵论(英语:animism),又名万物有灵论,为发源并盛行于17世纪的哲学思想,后来则引用为宗教信仰种类之一。

处于原始氏族社会中的人类,基于对梦境的恐惧,或基于对变化律则(The Law Of Metamorphosis)于是逐渐发展出超越界意识,从而认为一切自然万物之背后,皆存在一种具有神奇力量的精灵,一如人类的灵魂可以自由来去一般。泛灵论认为天下万物皆有灵魂或自然精神,并在控制间影响其他自然现象。倡导此理论者,认为该自然现象与精神也深深影响人类社会行为。简言之,泛灵论支持者认为“一棵树和一块石头都跟人类一样,具有同样的价值与权利”。基于此理论,后来也被广泛扩充解释为泛神论。
【巫师】
“萨满”一般是指在原始文化中治疗疾病的巫师。萨满(珊蛮)(Shaman,巫师)曾被认为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狱的能力。

在与世隔绝、自我依赖的文化社群中,萨满巫师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能治疗疾病与痛苦,但并非专门治疗师;能与祖先、灵魂与众神沟通,但并非牧师;能提供指点给人们,但并非圣人。更精确的说,他们是上述三角色的合体。

与其他任何的(通常是全部社会成员笃信的)万物有灵论或称泛灵论(animism)不同,成为萨满要求专业的知识和能力。但是,萨满们不会像牧师那样组成全职的仪式或者精神类组织。哈萨克人中间有一种名为巴克什的人,即是巫医。他们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萨满,就连保加尔汗国也有这种人与俄罗斯东正教也有圣愚,证明萨满教的影响无远弗至。有些萨满是一夜之间成为,有些是要拜师。萨满与世界其他地区巫医不同之处是他们的意识可随时进入癫狂状态。

—萨满巫师的角色
 
为了解萨满巫师的角色,有必要了解古代人类的世界观。一般来说,与自然界关系密切的古老文化都曾是信仰万物有灵谕的社会。万物有灵谕(Animism)一词源自拉丁文anima,代表灵魂的意思,这些古老文化相信万物皆有灵魂和或精神。萨满巫师的基本角色就是作为世界万物灵魂沟通的媒介,包括动物、土地、雨和谷物等。由于人类非常仰赖自然力量与地球万物,所以与自然沟通被视为是预测未来与解决灾害的方法。

萨满巫师能够藉由灵魂旅程与其他灵魂沟通,祈求狩猎成功,解惑(询问谷物歉收的原因),或预知未来(预测是否有干旱)等等。灵魂旅程也能够引导萨满巫师进入灵界,与众神沟通,发现专门知识及获得法力。

萨满巫师的特色是具有灵魂旅程的能力,能够出神至灵界。灵魂旅程通常是突发的,可同时产生幻觉或是利用弄伤身体而产生。现在常说的「神经病」(Madness)一词被视为从「与众神接触」(Touched By The Gods)而来。

萨满巫师通常不住在社群中,不过能听见超然声音,或是经历超自然灵异的人,皆备受尊重。萨满巫师进行灵魂旅程时,会造成意识状态的转换。在萨满教中,鼓是力量强大的工具,鼓声开启灵魂的入口,巫师的灵魂在规律事物鼓声中进行灵魂旅程。舞蹈是另一种灵魂旅程的方式,通常用作与特定动物进行灵魂沟通。利用模仿动物动作来舞动身体,萨满巫师会变成该动物,并可直接与它沟通。在这过程中,服装也是重要的一环。羽毛,毛皮、头骨以及具象徽意义的设计,皆被视为灵魂沟通与进入灵界的方式。

由古至今,神圣植物扮演着进入灵魂世界的媒介。在欧洲,毒瀛伞(Fly Agaric)、裸盖菇碱蘑菇(Psilocybe Mushroom)以及毒芹(Hemlock),皆是萨满巫师用来改变意识状态的工具。在墨西哥,萨满巫师至今仍食用皮约特仙人掌(Peyote Cactus),作为与宇宙万物灵魂的沟通桥梁。这些植物能诱发幻觉出神,增强灵魂感应,使萨满巫师能够调整至正确的灵魂沟通桥梁。这些植物能诱发幻觉出神,增强灵魂感应,使萨满巫师能够调整至正确的灵魂沟通频率,或进入灵界。由于这些神圣植物具有力量,所以必须透过庄严的仪式才能使用。萨满教的另一特色是每一仪式必须有火与火献祭。

因此,传统萨满巫师除了具有影响力之外,也身负重任。人们会先找巫师询问事情的重要性,而这些萨满巫师会利用本身的能力与力量来帮助他们找出满意的答案。

—传说中的萨满巫师
 
欧洲文化对于萨满巫师与萨满仪式存在许多迷思。赛立德温(Ceridwen)是赛尔特人(Celtic)的萨满巫师,她调制一份能让她儿子拥有无穷知识的魔药,不过被厨房男仆偷喝,获得她所有的智慧。在变身追赶男仆的过程中,她变身为母鸡,而男仆变身为玉米上的一颗玉米粒,赛里得温吃下玉米,然后怀孕生下塞尔特族诗人塔列辛(Taliesin)在亚瑟王传奇中,梅林具有预知与变身的能力,在与动物和灵魂沟通,并到灵界神游。

斯堪的纳维亚神殿的主神奥丁(Odin)是另一位有名的萨满巫师。他用一双眼睛向米尔(Mimir)换取一杯智慧之泉。他也将自己当成世界树的祭品,已取得灵界智慧。并从灵界取回卢恩(Runes)文字。

—现在萨满巫师
 
在世界许多地方,仍可发现传统的萨满巫师,尤其是古老文化仍兴盛的地区。在北极、非洲、澳洲、印尼、北美与南美洲、蒙古、中国与西藏等地,人们仍求助于萨满巫师。虽然现在西方社会像萨满巫师寻求指点或预测未来似乎很少见,不过仍有许多人向萨满巫师寻求解决个人问题。萨满教是一种找出个人宇宙定位的方法。藉由萨满的灵魂旅程,现代萨满巫师能够获得启发的灵感。

—灵魂沟通
 
何谓灵魂?灵魂又该如何定义呢?萨满教认为灵魂是万物体内无所不在的能量,是万物的本质,这种凝聚力存在与整个宇宙。灵魂连贯人类,同时连贯人类与动物、植物。矿物、水、空气、恒星及恒星之间的空间。万物的串聊已超乎物质层次,达到沟通、治疗与理解的层次。而人类直觉可察觉到这股能量,更进一步地说,对人的好恶是直觉的,因为人类是靠律动而繁密链接在一起,而他人能敏锐地感觉到这股能量。萨满巫师能延伸这股敏锐度,感受到期万物的律动。

—实践形式

在一些社会中萨满的力量被认为是从其他被“招魂”的萨满那里过继过来的:西伯利亚萨满的举止可能被西方医师描绘为精神病患者,但是西伯利亚文化将其解读为灵魂附体,而在南美土著和Tapirape那里萨满被托梦。在其他社会中萨满找到了他们的终生职业:原始民族寻找可以跟灵魂交流的宗教团体进行“前景咨询”,南美土著舒阿尔人追寻反抗敌人保护家族的力量,从而把自己训练成极有造诣的萨满。西伯利亚人容易患上一种名为模仿性舞蹈症的病,有人认为这是成为萨满的其中一步骤,其中一病例是一支哥萨克模仿军官的言行,最初军官以为开玩笑,但发现不是有意的行为,很多萨满都是患病后成为萨满。雅库特人称为萨满病症(他们认为萨满是仪式不是宗教),先经过一昏迷阶段,大约三天,然后脱胎换骨,什么也要重新学习,再宰羊一只,就可找一老师学习,成为萨满(最后阶段爬一棵由刀刃构成的宇宙树)。有趣的是,大部分圣愚也经历过此阶段。

萨满们能够跟灵魂交流来诊治深受魔道所害的人:有些社会区分能治病的萨满和害人的巫师(白萨满和黑萨满);其他的相信所有的萨满都有治疗以及害人的力量;也就是说,萨满在有些社会也被认为有能力害人。萨满在社团里通常享有极大的权力和声望但也可能被怀疑害人而招致恐惧。大多数萨满是男人,但也有些社会里女人会成为萨满(在旧挪威拉普人文化里,只有女人才可以,男人做萨满被认为是不体面的)。

基于这个词来自特定的地点及民族,不是所有的传统民族都赞成用“萨满”作为一个通称。它在古英语中就是以“巫医”(witch doctor)的形式出现的——一个高度概括的术语体现了萨满的两个模式化特征:魔法知识及其他学问;治疗和改变境遇的能力。

【萨满教概念】

萨满教建立在认为可见的世界充满影响生物体生活的不可见的力量或者灵魂的前提上。

是一类涉及到诊断、治疗与引发疾病等能力的传统信仰及实践,有时因为与灵魂的特殊的关系、或对灵魂的控制而造成人们的苦难。其将生命视为整体。萨满巫师藉由与世界万物沟通,获得灵感与智慧,并化解分歧,维持世界万物关系的健全。分歧可存在于任何角落:自我心中、群体中以及人类与自然之间等等。

萨满教将全世界视为一体,没有年龄、性别、种族与宗教的差异,所以适合任何人。事实上,有许多人已经历过萨满教仪式,只是没有入教而已。如同世上万物,人类也是万物的一部分,而萨满教是人类与世界沟通的方式,是人类传承的基础,虽然会被现代生活压力所消弱,但是这种沟通能力的实践仍然存在。

萨满教的特征是与物质自然界的关系紧密,通常工艺技术简单而实用,对于物质与精神的概念之间,他们并没有明确的划分。其社会结构为部落型,对于人的个体特性的觉察程度低。

有一种与当代人对萨满教(简·阿特金森称之为“萨满术”)的研究不同,代表人物为莫赛·伊利亚德,他在其1951年出版的经典著作中提出假设:萨满教乃是一种单一类型的教—他称之为“典型的”萨满教,其结论认为:萨满教是国家产生前的社会中的文化产物。但当代专家学者抛弃了他的假设和结论,主要研究萨满教在各种政治制度下的实践,远起草原地区的游牧民族,近至曾是殖民地的地区,如当代的朝鲜和台湾,涉及各类制度环境。
【萨满教历史】

萨满教据信先于任何有组织的宗教出现,很显然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并且遍布全世界。萨满教后来面对有组织宗教的种种遭遇基本上是由其神秘的,有象征意义的仪式造成的。

希腊神话曾受到萨满教的影响,正如在坦塔罗斯,普罗米修斯,美狄亚,卡吕普索及其他神话故事中所反映出来的那样,同样的还有厄琉息斯秘密仪式(Eleusinian Mysteries)等,后者暗示可以使用致幻物质来达到精神上的大彻大悟。

满洲人的祖先女真人,也曾信奉萨满教,直到公元11世纪。清朝皇帝把萨满教和满族的传统结合起来,运用萨满教把东北的人民纳入帝国的轨道,同时萨满教在清朝的宫廷生活中也找到了位置。

佛教在14世纪后在相信萨满教的族群例如藏族人(藏人称之为苯教)、蒙古人、满洲人中变得流行。萨满教仪式与藏传佛教结合在一起的宗教形式被中国的元代和清代制度化为国教,北京故宫里的坤宁宫便是当年皇族供奉萨满教及举行仪式的神殿。在中华民国推翻清朝统治之后的一个世纪里,萨满教已几乎消声匿迹。

在19世纪开始的欧洲浪漫主义运动中,人们开始对工业文明造成的环境破坏与对金钱物质的崇拜所造成的人心堕落开始反省,这一运动造成萨满信仰的复兴,田园风、崇尚简朴成为时尚。一直到20世纪中叶的环境保护运动为其高峰,“生态中心主义”便为其代表,另外还有“绿色和平”等民间组织与之相呼应。在21世纪,萨满教现今还在全世界继续流传,不只在乡下,还在城市,在市镇,在郊区以及棚户区,不论是在极地还是在丛林或者沙漠里。
【目前萨满信仰文化在全球各地区与民族间的分布及现状】

(1)北美的印第安人与北极因纽特人地区:
最为典型,目前保存也很完整,受到了部分基督新教的影响,但是影响力有限。

(2)中美洲与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地区:
代表是印加人的太阳崇拜以及玛雅人的多神信仰,但是与北美的不同,这两支部族同时发展了古代几何学、建筑学、古代天文学、数学,目前由天主教主导,萨满文化仍有部分影响力。

而从亚马逊雨林到巴西高原、从查科到巴塔哥尼亚地带的印第安土著则与北美印第安人的情况类似,但受到了天主教以及共产主义的部分影响,但是相比玛雅与印加人,其保存状态还算是比较完好的。

(3)西伯利亚的通古斯–满文化的族群地区:
西伯利亚这部分目前是萨满文化保存的最为完整的地区,在东西伯利亚与西西伯利亚东正教影响很小,在伏尔加河流域、芬兰人种居住的地区的影响力也很强。南部的满族则是将萨满文化结合了汉文化与佛教元素。

(4)中亚突厥–蒙古的阿尔泰语系的草原游牧部落地区:
东部的蒙古语族主要是受到了藏传佛教的影响,但萨满文化仍有部分影响力。而在中亚的突厥人是很早就已经受到来自波斯的二元论宗教祆教与摩尼教的影响,随后就是伊斯兰教的强烈影响。目前萨满文化已几乎消失,仅有部分腾格里文化的残余。
(5)从中国到印度东北阿萨姆–那加地带与缅甸的汉藏语系民族地区:
华夏族则相当于美洲的玛雅、印加,工艺发达,发展了科技文明,并从早期原始信仰中发展出了儒教与道教(汉文化的核心),后来受到佛教比较大的影响,近代的基督教部分影响,现在则受到共产主义强烈影响,但乡村依然有祖先崇拜盛行,与对各种保护神的祭拜,并且龙图腾的崇拜传承至今。在四川云南部分的是受到汉文化较大的影响,部分是基督教的影响比较大。藏区是由早期的笨教被后来的佛教取代,但是影响力还是依然有的。不丹是很早就已经佛教化,但其生活方式已经完美的将萨满信仰与佛教结合宰了一起。阿萨姆–那加地带是受到印度教与基督教影响,但是萨满文化影响力现在依然比较强。缅甸的主要是佛教化了,萨满文化在北部偏远地带依然有影响力。

(6)东北亚的朝鲜半岛与日本:
朝鲜半岛早期已受到汉文化与佛教的强烈影响,近代的北朝鲜受到共产主义强烈影响,南朝鲜则是基督新教,但是萨满教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许多朝鲜人也是萨满教的信徒,他们的东学党据说是由此而来。日本同南朝鲜的情况一样,目前仅在北部北海道的阿伊努人里面有完整保存,在南部的民间仍有部分影响力。

(7)从中国南方到印度–支那半岛的壮泰语族的民族:
北部中国境内的主要是受汉文化影响,保留较多。南部是来自佛教的强烈影响,保留已很少。

(8)东南亚到太平洋的南岛语系民族地区:
马来群岛的萨满传统受到伊斯兰教的强烈影响,保留很已少。在菲律宾的则是天主教影响,目前只在矮黑人(尼格利陀人)之中仍有完整保留。在澳洲与新几内亚的土著民族当今仍然保持的比较完整,但是部分也有基督新教的影响。从新西兰到夏威夷的广阔太平洋地带当今影响也比较强,与基督教的影响力相当)。

(9)黑非洲:
西部与南部主要是基督教影响,北部与东部主要是伊斯兰教影响,但是由于非洲的工业化与现代化进程缓慢,整体上目前萨满文化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10)从中东到南亚的闪族与南雅利安人地区:
目前只在北非撒哈拉沙漠里面的柏柏尔人部落里面有所保存。埃及人、腓尼基人、苏美尔人、赫梯人等基本都是维持一种多神信仰,包括日月崇拜、金星崇拜等,但是包括波斯与南亚的这些地区很早就已经掌握建筑几何学与天文学等科技文明。后来是接受了早期基督教与摩尼教,最后几乎完全被伊斯兰教取代,萨满文化基本已消失。阿拉伯人与波斯人很早就进入二元论的祆教与摩尼教,随后全面伊斯兰化,萨满文化消失殆尽。婆罗门早期也是多神信仰,后来发展成崇拜三大主神梵天、毗湿奴、湿婆的印度教,和独特的佛教,但是后来的佛教又加入了一些多神崇拜的元素,萨满文化仅在半岛南部与东部的部分土著民族里面有所保存。

(11)欧洲:
南欧的希腊罗马最早脱离了原始的自然崇拜,但仍是多神信仰,并且建筑与天文学、数学等技艺发达,基督教化以后多神信仰部分转换了形式得以保存。西欧与中欧在中世纪早期基督教化,东欧则在晚期全面推行东正教。目前仅在凯尔特人(德鲁伊教)、北欧的萨米人部落里面有萨满文化保留。

ad00e706xc606d2cbeaa8&690

蒙古图瓦人的萨满在举行仪式

萨满教信仰

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东部的萨满巫师

萨满教信仰

北美印第安土著的萨满仪式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萨满教信仰

喜欢 (2)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