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周铁钧:锡伯族族源

锡伯文化 daxiqian 941℃

b63108a3b10947f19f75e623555038ec_th

锡伯族族源

□周铁钧

在北方少数民族史料中,在对锡伯族极为稀少的记述中有一种说法:锡伯族源于鲜卑。鲜卑在北魏、隋、唐、宋时期称室韦、失韦,元、明、清史书中写为实伯、西伯、锡伯等。新中国成立后,在认定民族成分时才用“锡伯”规范了族称。

历史上鲜卑族,是北方林海莽原上最为活跃的游牧、狩猎民族,在锡伯文中,“锡伯”与“西伯”是同一字根,“西伯利亚”系“锡伯利亚”的异音,有人认为如今所属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曾是鲜卑人牧猎、生活的地方。

数千年,锡伯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游牧、狩猎、生存,磨练出骁勇顽强的品性及高超的骑射技艺。努尔哈赤在策动统一女真各部战争伊始,就看中了忠勇仁德的锡伯人。1582年,他将5万余锡伯人整体收编为“八旗军”,在后来长达36年的战争中,锡伯人跟随努尔哈赤浴血拼杀,在清河城、萨尔浒、马尔敦等著名战役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样一个忠贞的民族、一支建立了开国奇功的队伍,却被满清王朝一次次分割、拆散、迁徙。清朝虽以满族为主体,与其共存的民族也不少,为什么偏要迁拆锡伯人呢?虽史料众说不一,但归根到底的原因只有一个:满清统治者害怕极具民族凝聚力、英勇善战的锡伯人居住在一起“恐生事非”、难以统治,便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

1764年农历四月十八,在盛京(沈阳)锡伯家庙太平寺,锡伯族男女老少集体祭拜祖先,4000多锡伯人与留守的乡亲们挥泪话别,携家带口、浩荡逶迤地西出张家口向新疆伊犁进发。这是一支由职业军人和家属组成的队伍,他们不知道伊犁有多远,也没有地图,走过科尔沁、乌兰巴托、杭爱山、阿尔泰山……一个“乌尔特”(驿站)一个“乌尔特”地往西走,途中遭遇的狂风暴雪、断草绝粮、洪水断路等艰难困苦,终于在1765年7月抵达惠远城(今伊犁霍城县)。惠远守将明瑞在检阅这支长途跋涉了一年多、行程近2万里的队伍时惊奇地发现,虽经历磨难,队伍的人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如今,锡伯族有近19万人,主要居住在辽宁省沈阳、开原、义县,黑龙江、嫩江流域、内蒙古东部和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霍城、巩留等地。现在,生活在北方的锡伯族已没有了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也趋于淡化,而新疆地区的锡伯族依然使用着锡伯语言和文字,完整地保留着本民族的风俗习惯。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周铁钧:锡伯族族源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