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开原喇嘛庙——老虎头广喜寺

锡伯文化 daxiqian 453℃

开原喇嘛庙——老虎头广喜寺

开原锡伯研究团队

    金末元初,藏传传教开始进入蒙古草原,并逐渐扎根,锡伯族人也开始信奉此教。到了明朝,特别是清初,锡伯族人在原始崇拜,包括自然崇拜、祖先崇拜、萨满教的基础上,更加信奉藏传佛教。开原也不例外,从伯都讷迁过来后,很多锡伯族村屯就建有喇嘛庙,比如庆云老虎头村建有广喜寺,八宝大湾屯村建有广发寺,小湾屯村建有关帝庙。这些锡伯族村屯的寺庙都由喇嘛进行管理,喇嘛都是锡伯人,而且有一时期,清朝鼓励甚至是强制锡伯人出家当喇嘛。

   庆云老虎头村的广喜寺的遗址现在还很清晰,在村部的西侧不到百米之处,有一处土墩台,比周围的房舍、田地都高出一米多,东西长约十几米,虽然也种植着玉米,但其特别之处很是明显。广喜寺当年的风貌象谜一样困惑着我,却在最近,经过采访关香兰、孟昭仁夫妇、刘   、吴树军等人,广喜寺的轮廓开始清晰起来。真可谓云开雾散却晴霁,清风渐渐无闲尘。

  广喜寺在老虎头村中主道的北侧临街而建,开南门,院门有两个,东侧较大,西侧较小,初一、十五开大门,平时开小门。院中有一杆高大旗杆,还有一棵皂角树,非常粗大,一个人合抱不过来,从这边看不到那边的人,还有两棵枫树。穿过院中,就可以看到正殿,正殿丈八尺,即是5.76米见方,进门有门神,俗称二鬼把门,并设置机关,进殿走第一步门神手里的大刀举起,再走一步门神手里的大刀落下,据说挺吓人,给人以威严。正殿四周的墙壁上都画有壁画。正殿中供的佛像说法不一,有人说中间供着关公,旁边供弥勒佛,两侧供着泥佛,一到初一、十五等大日子,再供上一尊铜佛,供人们上香朝拜。也有人说中间供的是弥勒佛。庙里的喇嘛就是本村的吴姓锡伯人,就住在寺庙的东厢房里。每年的正月初八,喇嘛给佛洗眼睛,然后挨家挨户发红糖水。正月十五,家家户户做面灯,家里有几口人就做几盏,送到庙里,用秫杆作成五个小鬼形状,意为送五鬼,祈求家人远离磨难、健康平安。谁家有红白喜事,喇嘛主持念经祈福或超度亡灵。

  据关香兰介绍,她六奶死的时候,在家停了二十一天,“两股鼓乐、两捧经”,天天杀猪,天天宴请,路过的、要饭的都可以进来吃饭,长老拿着铜锣,扯着白布,敲一下铜锣,就向外扬饼干,她们小孩子就捡着吃。吴树军介绍,他祖太爷去世时,在家停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是由庙里的喇嘛进行超度。

  据几位老人说,就在广喜寺的北侧,有一座狐仙堂,村东有一座火神庙,可见老虎头村不一般。

  据村干部介绍,广喜寺在文革期间扒掉,用寺庙的砖建了供销社、学校和村部,足可见寺庙的建筑规模。现在村部已经没有了,代销社、学校已经闲置,但寺庙的那些青砖清楚可见。学校即将拆掉,在此位置建设锡伯祖庙暨老虎头村锡伯族民俗文化展示馆,原有庙上的砖还将用于祖庙的建设之中。 

  关于铜佛,还发生了一个还发生了一件颇为有意思的事。据老虎头村支部书记孟宪明讲,2013年,村里在修路的时候,挖掘机挖出了一尊铜质坐佛,高有30公分,佛身下边开口处掉出两卷经书,还有一些珍珠、水晶、五彩石等装藏。佛像被一个捡破烂的拿走,孟书记把那些五彩石装进塑料袋放在车里,准备将来放在展览馆里。第二天他就开始头疼,从来没有过的,实在挺不了,就去医院拍CT,结果什么也没看出来。那天正赶上沈阳肖昌老师带规划人员来开原,大家在一起吃饭,孟书记谈到了这件事,大家一致建议孟书记把那佛请到庙里,等展览馆建成后,再请回来。第二天,孟书记就去邻村找那个捡破烂的,可是连去三天,那人都没在家。晚上又去,才看见那个人。孟书记问他卖没,他说没卖。那人说,第二天他嘴巴子就肿了,他妈也头疼,他妈不让卖,把铜佛又送回去了。于是,孟书记就拉着他来到村里,重又把铜佛挖出来,并给了他200元钱。然后就把铜佛送进庆云的   寺里。第二天,孟书记头也不疼了,还接到市财政局的电话,让他去取40万的农业补助,这笔钱已经欠他很长时间了。

  这就是这个铜佛引发的一段有点神奇色彩却真而切真的小故事,也许这个小铜佛就是广喜寺的铜佛。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开原喇嘛庙——老虎头广喜寺

喜欢 (2)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