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新疆锡伯族西迁节

锡伯文化 daxiqian 441℃

111

锡伯族是我国56个民族大家庭的成员之一,也是新疆13个世居民族之一。全国锡伯族人口约20万,分居东北三省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其中新疆的锡伯族有4.2万余人,主要分布在地处伊犁河谷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2.2万余人)、霍城县伊车嘎善锡伯族乡(1600余人)、塔城市喀拉哈巴克乡(1200余人)、巩留县(1300余人)、伊宁市(3000余人)和乌鲁木齐市(4000余人)。

西迁节是锡伯族的传统节日。锡伯语称“Duin—biywai zhuwan zhakun”(杜音拜专扎昆),东北地区的锡伯族称“迁徙节”、“怀亲节”、“西迁节”等。西迁节庆况活动都在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日举行,全国各地的锡伯人都在同一天举行各种形式的节庆活动。

西迁节民俗艺术的基本内容
1.西迁节民俗艺术传承着锡伯族人民屯垦戍边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与时俱进的民族意识“有清一代,边患之地,莫过于新疆”。

西迁节及其民俗艺术,扎根于祖国西部极边之地察布查尔(当年的锡伯营八旗所在地)的土地上,向全国锡伯族地区辐射,历经二百多年沧桑演变,终于形成传承本民族的民俗传统,集历史、时空、地域、精神为一体的文化空间。

2.西迁节民俗艺术传承着锡伯族古老的渔猎文化传统。
西迁节民俗艺术承袭了锡伯族早期在大兴安岭一带从事渔猎生活时生成的崇拜大自然的原始文化形态。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主要有古老民歌《亚其纳》、《蝴蝶舞歌》、《狩猎歌》等。在锡伯族的婚俗、丧葬、禁忌、礼仪、族谱和信仰中,还留存着祖先崇拜、火崇拜、图腾崇拜(包括对神兽的崇拜、对狐狸的崇拜、对动物神灵的崇拜等)、自然崇拜(包括天崇拜及祭祀、地崇拜及祭祀、星辰崇拜及祭祀、门神崇拜、路神和山神崇拜、河神和鱼神崇拜、猎神崇拜、树神崇拜等)、喜利妈妈(以绳纪事人口繁衍)、海尔堪(牲畜保护之神)等各类崇拜的许多遗俗,其中如狐狸崇拜、祖先崇拜、海尔堪等都曾供立神位祭奉,喜利妈妈实物至今犹存。由此产生的信仰、观念和禁忌等,在日常生活中遵循。它们当中的许多痕迹和遗风,变成残余形态依然留存在锡伯族西迁节民俗艺术传统里。

西迁节民俗艺术依然留存着锡伯族古老的冬季打猎、春季捕鱼的渔猎文化习俗。迄今还留存着大雪之卮众人成群结队,骑上骏马,扛上猎枪、长矛,带上猎狗,赴 山野丛林之处,狩猎野生动物,“猎得山兽和野鲜,皮做衣来肉做餐”的遗俗。留存着在伊犁河拉网、挂网、扳网、迷魂阵、诱鱼篓、冰洞逮鱼,“撒网打鱼到河边,搏击河水捕鱼忙,欢歌喜舞生活甜”的渔猎传统。由此还形成每年过西迁节时,都要到河边捕鱼、食鱼的习俗,并由此创造一种“河水煮河鱼”的特殊吃法,成为在伊犁地区闻名遐迩的一种旅游饮食文化。

3·西迁节民俗艺术传承着锡伯族原始宗教的萨满文化传统

“萨满是一个演员,一个舞蹈家,一个歌手和一个整体管弦乐队。”锡伯族的萨满文化确实如此。萨满教是锡伯族的原始宗教,它对锡伯族西迁节民俗艺术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宗教文化(锡伯族在近代信仰过喇嘛教)的影响。锡伯族的萨满教以哈拉莫昆(同姓氏族)形式传衍,形成伊勒图萨满(攀刀梯成功者,由13级到49级不等,最高攀49级)、布图萨满(攀刀梯未成功者)、尔其(职业性巫医)、道奇(职业性巫医)、相通(职业性巫医)等形式。因萨满无专业活动场所,其跳神仪式往往在大庭广众之下举行,其跳神仪式逐渐演化成为一种舞蹈化的形式,成为西迁节民俗艺术的一个重要的舞蹈种类 ,据此创编的《额姆琴舞》、《铃鼓舞》、《鼓舞》等古典舞蹈在国家级、自治区级比赛中多次获奖。萨满跳神时演唱的神歌成为锡伯族西迁民俗艺术中的一个重要民歌种类,目前搜集到的有《艾辛哈准》、《嚯里色》、《扎嘿也朱辽嘿也》、《杭啊尔常啊尔》、《阿尔坦库里》、《吾亚拉伊也》《索哩仰克》、《托斯别久别》、《东布尔东布尔》、《额聂克尼》、《亚嘎伊格》、《霍博里格霍博里》等二十余种,成为探究萨满文化最为珍贵的资料。萨满跳神时敲击的手鼓形成单点节奏和多点节奏,与萨满歌搭配形成宫调式、商调式、羽调式音乐,成为西迁节民俗音乐中独立,性很强的鼓点音乐,据此创作的一首《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的歌,唱遍全国,至今仍久唱不衰。萨满跳神时用的帽子、裙衣、腰铃、铜镜、铁矛、皮鼓以及萨满神像图等道具,在神奇的萨满世界里被赋予神化的意义后,都成为特殊的法器。比如神裙被认为是灵魂飞升,在与恶魔搏斗中光明在保护他;神帽和神矛,成为萨满的勇武精神;腰铃意味着身边风雷交鸣,行途遥远等等。而在西迁节民俗艺术里,萨满的服饰和道具都是精美绝伦的工艺美术品。由萨满教衍生出来的尔其和相通则专司巫医,至今在民间仍有少数“尔其”和“相通”从事巫医活动。

4.西迁节民俗艺术传承着“国语骑射”的文化传统

清朝前期和中期,满语满文被当作“国语”在全国推行。锡伯族在东北居住时就被编入满洲八旗,系统地学习并熟练地掌握了满语满文。自西迁新疆伊犁地区屯星戍边时起直至20世纪40年代,满语满文始终成为锡伯族社会交际、开展公务、军事活动及学校教育中的主要工具,同时成为传承西迁节民俗艺术的载体,跨越了近两个世纪的时空,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境内生成其独特的语言与文化空间。期间经对满文进行改进,创制了锡伯文,而现代锡伯语除现代词汇发展部分外,其固有词汇与满语同源,这种状况使两者成为同一母体的孪生语言文字,具有较强的兼容性,凡懂锡伯语文者,都懂满语文。基于这一优势,锡伯族学者在国内外的满语文研究、文献研究、文化研究及其整理、翻译方面都作出了独特贡献。这对于自清朝后期始就由鼎盛走向衰落、现已濒临消亡的满语文而言,其在锡伯族当中的留存,无疑为我国和世界满一通古斯语族民俗事象的保存和研究提供了极为难得的“活化石”。

5.西迁节民俗艺术活动形式与内容的时代演变
“我乡自有艺人出,独领风骚二百年。”有清一代,锡伯营军民在屯垦戍边生活中,始终把西迁节作为本民族主要的传统节日,在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日,以总官名义或以各牛录佐领名义举办,或由民间自发举办。节日内容涵盖对本民族历史的回忆,对戍边使命的再认识,以及各类民俗活动、宗教祀祭、萨满跳神等,还开展文艺节目表演、射箭、摔跤、赛马等各类竞技活动。在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八旗制度下的半军事化生活中,以西迁节为载体,生成和发展了本民族的屯垦戍边文化和各种习俗,使每一个锡伯人自小就知道本民族有一个每年都要举办的重要节日——西迁节,由此代代相传,一直延续到中华民国时期、新中国建立以后到新世纪新时期。期间虽然时代变了,节日内容和形式也随社会的演进而发生了诸多变化,但本民族群体对西迁节的认知没有变,对本民族民俗艺术的保护意识没有变,反而随着生活的富裕而对这一传统节日及其表现形式的认可程度越来越高,参与力度越来越大。

新中国建立以前,新疆锡伯族的西迁节民俗艺术活动大多是以庙会形式,在各牛录的寺院里举行,或者按照崇尚大自然的古老习俗,在野外举行。由此形成集宗教仪式、民俗文化于一体的节庆活动内容。每逢农历四月十八日,举办诸如给“关帝磨刀”(意为像关云长那样忠君报国)、“向索木达神祈求安康”(意为祈求小孩无病无灾、驱逐瘟神归天)、“向主管普天下生灵的娘娘神祈求多子多福”(意为人口繁衍)以及萨满跳神、攀刀梯等仪式和活动。同时举办射箭、摔跤、赛马、扭秧歌、民歌比赛、舞蹈表演、踩高跷、说唱、汗都春(锡伯族特有的说唱艺术)表演等各类文体活动,本民族的各种传统习俗艺术在节日活动期间得到集中展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艺美术、书法类: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化广场西迁浮雕群,察布查尔大渠龙口锡伯营八旗屯垦戍边纪念亭,在靖远寺、图公祠、民俗风情园、博物馆、文化馆、文管所等处陈列的西迁路线图及模型,仿制的当年西迁时乘坐的木轮车、纪念碑,锡伯营总管、民族英雄图伯特塑像,清代锡伯族官员兵戍守边防、战斗时使用过的弓箭、刀枪及其他武器,战时召集兵员用的生铁大钟,神奇的萨满服饰及跳神用的器具;民间画家何叶尔·兴谦花费数十年心血创作的二十余幅油画《西迂组画》等。在民间,各类生产工具、家庭用具、图案、刺绣、剪纸等物品中,都可看到与西迁节民俗艺术相关的制品、器具和作品。还有沈阳美术学院扎·藏布教授创作的巨幅浮雕壁画《大西迁》(荣获《民族大家庭画展》最高荣誉奖大金果奖),黑龙江省锡伯族微石雕刻艺术家关柏春创作的微石作品《西迁之歌》,锡伯族著名书法家格吐肯创作的有关西迁内容的书法作品,民间艺人们在翻译和抄写演义小说中创作的满文、锡伯文毛笔草体等。

文史类:研撰出版《锡伯族简史》、《锡伯族研究文集》、《锡伯族源流史纲》、《漫话锡伯族》、《沈阳锡伯族志》、《大连锡伯族》、《锡伯族图录》、《锡伯族百科全书》、《锡伯营官职年表》、《锡伯族民间图案集》及政协文史资料等多部著作,发表大量学术论文;多次召开全国性、自治区级学术研讨会,重点地对西迁节及其民俗艺术作了多角度、全方位的探讨。

书面文学类:忠实地记录历史,真实地反映生活、生产和战斗历程,讴歌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是锡伯族文学艺术的总体特征。充分运用本民族的语言文字,或将口头文学作品记录成锡伯文出版发表的许多作品,或以手抄本形式留存于民间,由众多民间艺人和无名作者创作的有关西迁节民俗艺术内容的作品有很多。主要有数种版本的叙事长诗《离乡曲》、《西迁组歌》、《西迁之歌>(长达1 500余行)、《迁徙之歌》、《噶什喀尔之歌》、《拉希贤图》、《海兰格格》、《苏花之歌》、《三国之歌》、《锡伯族民歌集》、《锡伯族民间歌曲集》、《锡伯族民间故事集>、《锡伯族谚语选》等;完成锡伯族三套集成、曲艺志、音乐志的编辑工作;在《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新疆卷》中选入锡伯族民间舞蹈萨满舞、贝伦舞、蝴蝶舞等;长篇小说有《流芳》、儿童报告文学《乌孙山下的歌》等。用汉文出版发表的作品主要有长篇小说《大西迁》、《西域锡伯人》、中短篇小说《在那遥远的国土上》、《锡伯井》、《锡伯渡》、《西陲碣石》等多篇(部);民俗风情有《锡伯族风情录》、《锡伯族习俗志》(满汉合璧)等。

口头文学及民间文学类:用锡伯语生成的有关西迁的故事、民歌、儿歌、萨满神歌及音乐、戏曲音乐及曲牌曲目、民歌音乐,萨满舞、贝伦舞等两大系列舞蹈,谚语、歌谣、小型话(歌)剧及多篇(部)手抄本诗歌、传记、散记、纪实、家谱等,它们都用来记载、念说、表演和传唱,成为西迁节民俗艺术的一种传承形式。

翻译文学类:翻译媒体在锡伯族非物质文化作品的传播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凡是用满语文和锡伯语文创作的有价值的作品及代表性的口头文学作品,大都翻译成汉文发表或出版,有的还用外文译介到国外,其中的代表作有汉译的民间诗人关兴才的叙事长诗《西迁之歌》,曾荣获自治区翻译文学评奖一等奖。同时将汉文名著翻译成满文或锡伯文,通过“念说”这一集体性欣赏文学的形式,在民间进行传播,形成代代相传的一种文化传统,主要有译成满文或锡伯文的《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隋唐演义》、《清史演义》、《东周列国志》等多部演义小说以及满汉合璧《西厢记》、《聊斋志异》、《诗经》等。通过满汉、锡汉双向翻译,将西迁节民俗艺术及其原始文化形态介绍给其他民族的读者,扩大了其在国内外的影响。同时还将汉族的优秀文化代表作译介给本民族群众,使之与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有机结合,互为补充,提升了本民族成员的整体文化素质。

舞剧、舞蹈、电影、电视片(剧)类:沈阳市话剧团创作演出大型音乐舞剧《西迁之歌》,引起很大反响,文艺界著名人士对该剧评价:“这是一部让青年人看了增长知识的戏。”此外有电影《现代角斗士》、电视纪录片《消逝的足迹》(4集)、专题片《察布查尔锡伯人》、《锡伯族婚礼》、《走进锡伯族》(10集民俗专题片)、《打牲部落的变迁》(中央电视台)、《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中央电视台)等。锡伯族民歌录音专辑、戏曲录音带等多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民族歌舞团从民俗文化艺术中及取大量创作素材,创作出多部反映西迁历史及其民俗艺术的舞蹈、歌曲、音乐等,这些节目参加国家级、自治区级、地州级文艺汇演,数次获奖。其中根据萨满跳神仪式创作的《伊姆琴舞》、《铃鼓舞》、《鼓舞》,根据古代渔猎生活创作的《古代锡伯猎人》等古典舞成为深受群众欢迎的保留节目。

改革开放以来,西迁节民俗艺术的仪式和内涵发生了由本民族部分人到全民族成员踊跃参与,由民办到官办、由新疆向东北地区普及等一系列变化。东北地区的锡伯族,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失去了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也曾失去本民族的传统节日西迂节及其民俗艺术传统。在清代后期、中华民国时期和新中国建立以后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期,都未能举办节日活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宽松的政治环境下,通过以西迁节为主要载体的联谊活动,新疆和东北两地同胞在时隔两个世纪之后终于相认相聚,相互来往日益频繁,民族情、同胞情、兄弟情不断加深。随着两地同胞互访、交流的逐年频繁,沈阳市锡伯族于1 982年在北陵公园集会,首次举办西迁节纪念活动,讲述锡伯族西迁的历史经过,西迁戍边的意义,本民族的习俗、文化艺术等,激励同胞们继承和发扬祖辈的光荣传统,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以此为起端,丹东市、哈尔滨市于1984年,大连市于1986年先后举办西迁节纪念活动,继而普及至锡伯族居住的所有地区,使失传多年的节日文化传统在东北地区得到延续,并且得到所在地各级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乌鲁木齐地区的西迁节每年都有自治区党政主要领导前来祝贺,凡有锡伯族干部职工工作的部门都给他们放一天假,并安排车辆接送,区、市民委给予资助。由此西迁节及其民俗艺术形成西出东进、纵横传播的文化空间,将全国各地的锡伯族人民连结为一体,起到了文化交流、民族认同的纽带作用,进而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认同,增进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2004年,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民政府举办的纪念西迁240周年节庆活动中,各种文体活动、学术研讨会、经贸洽谈会、旅游、饮食、民族服装表演、民俗文化展示会等同步进行,使节庆活动成为全面展示和介绍本民族的民俗文化传统、寻机遇、谋发展的平台。同年由辽宁省沈阳市新城子区政府主办的西迁节,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名同胞参加,规模空前。两地的节庆活动及其民俗艺术都展示出锡伯族人民热爱祖国、同心同德、开拓奋进的优良传统。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新疆锡伯族西迁节

喜欢 (1)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