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蝴蝶舞:爱情的曼妙表达

锡伯文化 daxiqian 400℃

锡伯族蝴蝶舞源远流长,意蕴丰富。

锡伯族蝴蝶舞

资料图片

蝴蝶舞是流传于新疆锡伯族聚居区的一种民间舞蹈,锡伯语称“多木多昆马克辛”,“多木多昆”即蝴蝶之意。

蝴蝶舞源于锡伯族古代渔猎生活,保留着原始的舞蹈语言和舞蹈风格,是锡伯族民间娱乐活动中最为常见的一种舞蹈形式,与锡伯族的生活、生产息息相关。在原始信仰里,锡伯族人崇拜大自然,认为自然高于一切。他们注意观察山水草木的细微变化,喜欢模仿飞禽走兽的各种姿态。在锡伯族人的心目中,蝴蝶是美的化身、自由的象征,寓意追求纯洁爱情的蝴蝶舞就是这样问世了。

蝴蝶舞具有比较完整的故事情节和表演程式。在蝴蝶舞的表演过程中,蝴蝶更多地存在于表演者的想象中:一开始,表演者由寻找蝴蝶起舞,因为看不见蝴蝶而异常焦灼;继而,蝴蝶出现了,表演者又惊又喜,急忙前去捕捉;当她捉住蝴蝶,捏在手指尖欣赏时,蝴蝶却出其不意地飞走了……于是,表演者又开始若干次的捕捉,由此形成一系列表演程式,直到最终捉住蝴蝶为止。整个表演过程中,渗透着表演者的喜怒哀乐,充分显示出寻觅的苦恼、追求的艰辛以及获得后的欢乐之情。

蝴蝶舞多以女子独舞或男女对舞的形式表演。舞蹈分若干个大分节动作,在每一个大分节动作中又分若干个小分节动作,合四二拍节进行。“弹踢踏”是蝴蝶舞的中心动作,舞蹈中的每一个舞步都要按照轻重不同的节奏,脚跟弹磕地面,不断地发出踢踏声响,并借此移步,或进或退或旋转,和膝部伸缩结合,产生以“弹踢踏”带动全身的效果。“双肩摆动”是蝴蝶舞的另一个关键动作,它跟抖肩迥然不同,通过双手叉腰、双臂带肩,在后仰前俯中使两肩前后摆动,与“弹踢踏”结合在一起,轻松愉快,富有感染力。

蝴蝶舞的演出服饰鲜艳美丽。表演者头上缠一节红头绳、插一朵鲜花,梳长辫披于身后,颈部挂蝴蝶式项链,身着多色蝴蝶裙,裙摆处镶金色花边,脚穿绣花鞋。此外,表演者常常手执一块锡伯族刺绣方绢,起舞时裙帕飞扬,轻盈优美。

蝴蝶舞流传过程中,还形成了与之相配套的古老民歌:“雪飘如蝶飞,驰骋共撒围;踏遍千重山,猎夫凯歌回。”短短几句歌词,把锡伯族猎人骑骏马、带猎犬、架猎鹰到深山老林行猎后满载而归的情景刻画得活灵活现。

史上,锡伯族的祖先曾经生活在呼伦贝尔大草原和嫩江流域,明末清初,先后编入蒙古八旗和满洲八旗,南迁东北各境和北京等地驻防。1764年,数千名锡伯族军民奉清政府之命从东北西迁新疆戍边,蝴蝶舞也在这里扎下了根。在新疆这片富饶的艺术土壤上,蝴蝶舞实现了绚丽的蜕变,它不仅有了新的艺术内容,艺术感染力也进一步增强。

新中国成立后,蝴蝶舞经过进一步丰富,实现了创新性发展。当代的锡伯族蝴蝶舞逐渐将传统表演与现代化、舞台化、艺术化的表演相融合,涌现出郭玛丽、郭志红等编创型舞蹈传承人。

近年来,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进一步搜集蝴蝶舞的资料、开展传承人保护与培养工作,为保护、传承蝴蝶舞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13年,锡伯族蝴蝶舞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未来,察布查尔县将按照“保存濒危的、保护现有的、发展有生命的”这一思路,完善保护规划和实施方案,建立蝴蝶舞电子档案和数据库,运用信息化手段保护、利用这一文化资源,让锡伯族蝴蝶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蝴蝶舞:爱情的曼妙表达

喜欢 (2)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