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吃锡伯美食这些道道你得门清:你手里的锡伯大饼拿反了

锡伯美食 daxiqian 249℃

锡伯族大饼

开栏语:在这个吃穿不愁的年代,“吃饱”只能算是饮食的初级境界。探究如何吃得有学问,就算没有专家的水平,也得向行家看齐,这才是应有的追求。今日起,晨报将不定期为大家带来美食科普文章,让你的眼球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还能学习到一些内行饮食技巧,让你吃出行家范儿。

乌鲁木齐市南湖北路西一巷的锡伯特色快餐已经开了6年时间,42岁的老板永钢和40岁的老板娘永林卡都是来自伊犁的锡伯族。锡伯大饼、锡伯辣酱、花花菜……在这家不大的餐厅内每天都出产着正宗的锡伯特色美食,以及不正宗的吃法和偶尔因为点餐闹出的笑话。5月3日,记者走进餐厅,用“涨姿势”的方式快速打开锡伯族特色美食。

花花菜:和花菜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如果你是花菜爱好者,请在点餐的时候自动忽略餐牌上的“花花菜炒鸡蛋”一项,因为它只是名字叫花花菜而已。由芹菜、韭菜、包包菜、红椒、胡萝卜组成的花花菜,通常是以咸菜形式出现在锡伯族家庭餐桌上的。

餐厅后堂的师傅将洗净的胡萝卜等5种食材切成丝和段,放到不锈钢小盆里,撒上咸盐再用洗净的手进行搅拌。以拧和捏为主要的搅拌动作可以让菜的纤维断裂,更易于入味。

快腌好的花花菜既可以直接吃,也可以炒鸡蛋。第一种吃起来会感受到蔬菜最自然、最原始的气息,杂糅在一起的清香充斥在口腔中,配合最简单的佐料,生菜的野性些许生猛,喜欢吃熟食或者不喜欢吃咸菜的人不一定能吃得惯。

第二种配以打好的鸡蛋炒制而成,高温与熟油的历练多了几分滋润。五颜六色的搭配或许能够阐释它叫“花花菜”的缘故:五六种花样的组合搭配菜。

辣酱:韭菜爱好者的福音

花花菜和花菜可以毫无关系,辣酱的原料也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辣椒,比如锡伯韭菜辣酱。永林卡舀了几勺辣椒面在不锈钢小碗里,那是老板远在察布查尔家中父母种的红辣椒。这种辣椒肉厚,磨出的辣椒面辣味足却不刺激。

永钢将刚炼好的热油淋在辣椒面上,滋啦滋啦的热油让原本疲沓的辣椒面顿时沸腾起来,稍微放置后,倒入少许开水、撒上一小勺咸盐搅拌后放置,让其在小碗中自然泡发。

等待的工夫也没闲着,永林卡将洗净的韭菜切成韭菜碎,倒入小碗,反复搅拌,直到二者融为一体。

韭菜碎和辣椒面的比例差不多是1∶1,辣香辣香的油泼辣子与生韭菜碎的结合,生韭菜味儿并不突兀,对于口味比较重的人而言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如果你只钟爱辣椒却不爱韭菜,还是不点为妙,不然就像从火龙果里挑“芝麻”,难度太大。

锡伯大饼:一不小心就“吃错”的面饼

如果给锡伯族家庭餐桌上的各类美食来个排名,锡伯大饼绝对是第一。只要是在家,全年365天早晨必吃锡伯大饼。辣酱和花花菜可以被替换成炒菜,但锡伯大饼绝对不会被替换成油条,这足以显示出这种发面饼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制作到食用,都有讲究。

松软、可口、易消化的锡伯大饼在锡伯语里念做“发合额分”(音译),是“发面饼子”的意思。后堂里,一块酵面从一个直径1米左右的大盆中扯出后放到和面盆里。面团发酵得恰到好处,听话地在43岁的丽玉手中变成各种形状。12岁就在察布查尔和妈妈学做锡伯大饼的丽玉动作十分娴熟,她笑着说:“面和好,手和盆子里都是干净的才算合格。”

面团被擀成圆饼放入电饼铛,电饼铛代替了家乡的大铁锅和锅底的秸秆与稻草。在高温加热下,发酵食品特有的性质凸显出来:白面饼朝上的一面“开”出发酵气泡的花朵,这一面被称作“天”,也叫“大花”。将饼子翻过来,看得见焦黄色的温度印记,这一面被称为“地”,也叫“小花”。翻三次,转九下即可出锅,俗称“三翻九转”。

“天”一定是要盖(包)着“地”的,将饼对折后一分为四撕开,以“天”朝上,“地”朝下的方式装盘端上桌。卷菜的时候“天”在外,“地”在内,千万不能搞混。

食用的时候也有讲究,不是一口饼子一口菜,而是将菜卷进饼里,每次卷一口能吃完的菜量最好。吃完一口饼卷菜,再夹一口菜卷进饼里,循环往复。也可以一次性多夹些菜在饼里,与其他人一起分享。(晨报记者 余梦凡)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吃锡伯美食这些道道你得门清:你手里的锡伯大饼拿反了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