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20个人,誓要唤醒283册满文档案

锡伯人物 daxiqian 595℃ 0评论

满语,在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极度濒临灭绝的语言。

生活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锡伯族,系从东北西迁而来,是世界上唯一使用“活”的满语的族群。他们不仅继承了满语言及文字,而且始终保存和发展着满语言文化。

283册深蓝色封面,厚得像砖头一样的《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自从编辑出版后,就一直静静地放在不为人知的一角,少有人看得懂它,也少有人关注它。

2014年7月,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20位平均年龄70岁的翻译者担负起唤醒这些档案的重任。

2014年11月29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签订全方位合作协议,共同对锡伯族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系统深入的发扬、整理和研究,全方位对锡伯语(满语)翻译进行规范与推广。

4张拼在一起的深棕色办公桌,将这间位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职业技术学校的教室挤得满满当当。沿桌而坐的十几人很少有人起身,偶有交谈,也是低声细语。

这像是一节安静的自习课,只是坐在教室里的人已不再年轻。包括退休教师、退休编辑、退休干部20人,他们所要完成的“作业”就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满文版《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

640 (3)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

  翻译工作难上加难

《汇编》主要是一些奏折、公文,与现代语言差别极大。“没接触过的人,光是各种官职就能让你晕头转向。”负责此事的富尔和春说道。

65岁的富尔和春是察布查尔县爱新舍里镇中学的退休教师,从事锡伯文研究几十年。在这些翻译者中,他也是唯一一位在此之前翻译过满文档案的专家。“这些档案,一半文言文,一半白话文,词汇量非常大,而且这些词语基本上是我们现在不用的,翻译起来十分困难。”富尔和春说。

由于档案中涉及许多机密,翻译工作只能手写。要先打草稿,经过核对,基本确认无误后,再誊写一遍。参与这次翻译工作的大多数人是第一次接触满文档案,这让翻译工作在最初的两个月进展十分缓慢。

72岁的孔淑瑞退休前一直担任高中语文教师,对于文言文相对比较熟悉,在这些译者中,她的翻译速度也属于比较快的。即便如此,一天下来,她也只能翻译出三四个比较短的奏折。

尽管翻译工作困难重重,但在这些译者眼中,能够从事这项工作是一生的荣耀。

57岁的赵春芳和55岁的赵春英是姐妹俩。退休前,赵春芳是县电视台的锡伯语编辑。“才退下来没几天,就过来报到了。”赵春芳调侃道。赵春英是年龄最小的一个,这个曾经的小学教师发现,自己竟是这里最差的“学生”:“刚开始时,手稿上一片改过的红字,现在就好多了。”

然而,富尔和春心里一直认为,这些“学生”已经在创造着奇迹。“5年时间才能培养出一个满文专业的大学生,而这些平均年龄在70岁左右的老人只用了短短两个月就能熟练地翻译满文,并且,他们中的12个人差不多已经达到了专家的水平。”

  那些沉睡在书籍中的历史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编辑,共283册。收录所有军机处满文月折包内涉及新疆事宜的录副奏折、上谕、寄信、札付、咨文、呈文以及随奏折呈进的履历、口供、清册、清单等72812件,起自雍正八年(1730年),止于宣统三年(1911年),时间跨度长达181年。主要反映清代新疆职官、军事、地理和外交等多个方面的情况。

《汇编》每册有500多页,如果将这些档案一册册摞在一起,足有10米高。“别说是翻译这些档案,仅打印这些汉文目录,就用了5000张纸。”锡伯(满)语翻译研究中心负责人吴永光说。

在枯燥的翻译过程中,专家们发现档案中也有许多有趣的故事。

640 (3)

富尔和春正在审稿

《汇编》中以乾隆时期的档案最多,共200册。这些档案展示了一个不同于电视屏幕上的乾隆。“乾隆学识非常渊博,在他统治期间,许多书籍被翻译成满文,他甚至能指出大学士们的一些翻译错误。”富尔和春说。

档案中还可以看到清代新疆官员的退休制度。“清代官员的退休年龄一般在60岁,退休后能领到多少退休金,和你立下多少战功有着紧密的联系。”富尔和春介绍道。

一件意义深远的工作

翻译工作紧张进行的同时,培养接班人的工作也同步开展。“深入发掘这些弥足珍贵的档案,可以为决策者提供可靠的历史依据。另一方面,通过一系列的研究,为系统地研究和发展满文、锡伯文,以及现实市场应用打下坚实的基础。”在采访中,察布查尔县副县长佟金玉说。

年轻的扎志清书桌上堆着各种学习书籍,《满汉大辞典》《新满汉大词典》,满文版的《诗经》《古文观止》。“现在最重要的是掌握大量的词汇,为今后的翻译打好基础。”扎志清说。

翻译者在交流

富尔和春的二儿子郭智林是《察布查尔报》的一名编辑。有了父亲的指点,他的进步很快。“经过一个星期左右的学习,已经开始让他们尝试着去翻译。要能独当一面,还需要经过半年至8个月左右的学习。”富尔和春说。

对于这批年轻的翻译者,富尔和春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满文档案文书数量之繁多,内容之丰富,为清朝以前历代封建王朝所望尘莫及,《汇编》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些年轻人不仅有一定的满文基础,而且对工作充满热情,他们才是今后的主力军。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20个人,誓要唤醒283册满文档案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