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新疆锡伯族舞蹈家何耶尔·春英:创编东布尔弹唱节目

锡伯人物 daxiqian 1008℃ 0评论

IMG_20141205_155154

“锡伯族歌舞发展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一个纯粹的东布尔弹唱节默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我这次来,无论如何要迈出第一步,排演出一部综合性的锡伯族弹唱节默让大家看看,不只是维吾尔、哈萨克族有很好的弹唱节默我们锡伯族也可以有。”7月21日,锡伯族著名舞蹈家、编导何耶尔·春英这样告诉记者。

2014年已经82岁的春英曾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舞蹈编导、演员,系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新疆舞协理事。她自幼喜爱舞蹈艺术,通晓锡伯、维吾尔、汉、俄罗斯、哈萨克等多种语言。

成绩斐然的舞蹈生涯

1932年3月,春英出生于伊宁市,1951年被选送到中央戏剧学院舞蹈运动干部训练班学习,师从舞蹈大师吴晓邦及俄罗斯专家,系统学习舞蹈理论,中外民族、古典舞蹈基本功,毕业后留校。1954年,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

60多年来,春英为中国的舞蹈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她表演和编导的许多锡伯族舞蹈,如《猎人的欢乐》、《婚礼》、《镯铃舞》、《选种新歌》、《送烟袋》等,一直深受锡伯族人民的喜爱。其中《送烟袋》是她的处女作,也是锡伯族第一个专业舞台作品。同时,她也善于创编和表演新疆各民族的舞蹈,如维吾尔族舞蹈《揭面纱》、哈萨克族舞蹈《姑娘追》、独舞《纺织姑娘》、《唱支歌儿上北京》、《欢乐的麦西来甫》,维吾尔族小歌剧《懒汉》、塔吉克族舞蹈《帕米尔雄鹰》、塔塔尔族舞蹈《蜂场情歌》等。小歌舞《唱支歌儿上北京》在华东地区木偶歌舞会演中获得优秀节目奖,《欢乐的麦西来甫》收入优秀电视片《民族团结赞歌》。

从1955年到上世纪末,春英一直活跃在舞台上,多次参加全国及各地区重大的庆典表演活动,并随中国代表团前往埃及、叙利亚、前苏联等国演出,多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创编东布尔弹唱节目的心愿

纵观春英老人的履历,记者不禁为她对舞蹈的热爱与执著所叹服。说起舞台、说起舞蹈,老人会情不自禁地比画起来,钟爱之情溢于言表,说到“文革”的冲击,老人又禁不住潸然泪下,为那个荒谬的年代而悲伤。

虽然已是80多岁高龄,春英始终放不下她对事业的热爱。她告诉记者:“很多年来,我都有个想法,锡伯族传统乐器东布尔在演出中总是以伴奏或舞曲的形式出现,从没有尝试过弹唱。我就一直想创编这样一个弹唱节默让锡伯族的艺术形式能更加丰富。近些年,我几乎每年都要回到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对东布尔的演奏、发展状况进行摸底、调研,并与老一辈的民间艺术家座谈,征求他们的意见。”春英还说,对她的这个想法,家中的亲人都不支持,觉得她这么大年纪了,就该好好颐养天年,何必自找苦吃。

万事开头难,春英的这个想法进展得并不太顺利。她说:“我的业务是舞蹈,对东布尔演奏其实并不是太了解,具体应该怎样排演还需要相关专家配合。另外,编曲、作词、人员排练等都需要相关资金投入,目前还存在一定困难。”

春英表示,虽然有重重困难,但她决心要迈出第一步,在自治州成立60周年大庆前,争取把节目基本的雏形排练出来。她说:“很多事一旦迈出了第一步,之后往往能走出一个好的结果。拿我自己的经历来说,也曾有两个重要的第一步。一个是把锡伯族女子婚礼时的头饰搬到舞台上,成为锡伯族女演员经典的装扮。另一个是向萨满学习舞蹈,发掘了锡伯族古典舞蹈萨满舞和伊木琴鼓舞。”这两件事都是春英深以为豪的,她希望同样能把创编东布尔弹唱节目这件事做好。

身为锡伯族人的责任

在这个节目中,春英计划选用3首锡伯族歌曲《打猎歌》、《婚礼歌》和《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进行弹唱,同时组建东布尔乐队,并把伊木琴鼓等古老乐器也搬上舞台,再配以锡伯族舞蹈。整台节目要综合性地反映锡伯族传统乐器、歌舞等各方面的艺术魅力。

多年来,春英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精心整理创编的22套锡伯族舞蹈组合留给了察布查尔,留给了锡伯族群众。每逢锡伯族的重大节庆,春英总会被邀请回来排舞、教舞。春英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既不为名,也不为利,只是想把我身上最大的财富、我的艺术成就留给锡伯族群众。有一天,锡伯族艺术能走向国际舞台,被更多的人熟知和喜爱,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新疆锡伯族舞蹈家何耶尔·春英:创编东布尔弹唱节目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