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艺人郭晓玲传唱秧歌剧

锡伯人物 daxiqian 904℃ 0评论

c89cdc24079611bdd30e0f

锡伯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席间或劳动休息时聚在—起,歌声不绝,舞蹈不停。

印象最深的是《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谁给咱砸断锁链?谁把咱救出火坑?通往幸福的阳关道谁给咱指明?天上的太阳,心中的明灯,毛主席呀共产党,锡伯人民的救星。”曲调欢快,三言两语道出锡伯族人民的感恩之情。

锡伯族人爱唱歌已不仅是传统,很多人还成了真正的传承者。在众多的民歌歌手中,郭晓玲被赞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爱新舍里镇的“刘三姐”。锡伯族秧歌剧也称“汗都春”,是深受锡伯族人民喜爱的一种曲子戏。

说到锡伯族秧歌剧,无法绕开郭晓玲,就像提起锡伯族,就一定会谈到大西迁、谈到乌孙山。今年41岁的郭晓玲出生于爱新舍里镇一个秧歌世家,她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用秧歌表达生活的喜怒哀乐。小小年纪的她从牙牙学语开始,听到的就是锡伯族秧歌,如《海兰格格》、《艾辛托浑》、《相亲歌》、《思念歌》、《我原是吸鸦片的懒婆娘》、《禁烟歌》等,她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很多首民歌。

锡伯族的民歌里有许多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郭晓玲不但爱听大人们讲,每次听完之后还学着讲给同伴听。

郭晓玲说,世代传唱的《素花之歌》里,素花本是一位锡伯族普通女性,但在民族危急的生死关头,她挺身而出,为拯救一个民族宁愿牺牲自己。曲本用生动优美的语言,以中国历史上的巾帼人物如春秋时代的息夫人、汉家公主以及香妃的形象来衬托素花,塑造出了她压倒须眉、为民捐躯的锡伯族女性形象。

郭晓玲应记者之邀唱了一曲《金纽扣》,大意是:“女儿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但她不愿离开父母身边,对出嫁不感兴趣。经过母亲的开导,女儿终于明白了女人长大要出嫁的道理。于是,母亲又劝导出嫁的女儿,要入乡随俗,孝敬公婆,与夫婿和睦相处,安宁过日。最后,母亲还希望女儿千万别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经常回家看一看。”虽然听不懂歌词内容,但那份热烈而真挚的情感,那未经修饰、原汁原味的歌声让记者仿佛感受到远古的气息,一种超现实的景象好像就展现在眼前。

郭晓玲因此成为文艺队和秧歌剧组的骨干演员,由于她能歌善舞,又会用双语主持节目,每当乡里开展文艺活动,郭晓玲就是最忙的人。20多年来,她积极热情地为丰富和活跃农牧民的文化生活,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

郭晓玲用歌声诠释着锡伯族秧歌剧,《打猎歌》、《美丽的察布查尔》、《觉罗家的姑娘》、《合作种田好》、《察布查尔颂》……她用自己特有的声音和表演,展示了锡伯族秧歌善于抒情的特点。这些年,郭晓玲获得了很多奖项。1993年,在录制锡伯族民歌和戏曲专辑时,她一个人完成了十多首秧歌的演唱录音任务。2001年,在广西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中华民间歌手邀请赛”中,她获得最佳歌手奖。2004年,在该县举办的民歌大赛中,她获得一等奖。当年,她还到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民歌中国》的拍摄演出。

与郭晓玲交谈是在一个黄昏,她的眼神在追忆,笑容是淡淡的。虽然获过多次大奖,但她始终是个农民,一直生活在爱新舍里镇。为了生活,她像每一个锡伯族妇女一样,种地、喂猪、生儿育女。

“父亲在外受辛苦,母亲在家更忙碌,哥哥种田汗浇苗,姐姐缝衣备寒暑。先生教书费心血,朋友在旁直焦虑,我们要是不勤学,心里怎能过得去……少年时光不再来,努力求学实紧要,只要横下一条心,任何事情难不倒!”这首《劝学歌》是郭晓玲平日唱给孩子们的歌。

就这样,郭晓玲和许多锡伯族人一样,带着乌孙山赋予的豪迈,也带着伊犁河的灵韵,歌唱着,行走着…… (文/紫烟)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艺人郭晓玲传唱秧歌剧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