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捍卫祖国统一的锡伯营和索伦营

西迁历史 daxiqian 654℃ 0评论

b_186474822

锡伯族和达斡尔族是清朝政府从东北调遣至新疆驻防戍边的少数民族,他们都为平息叛乱、抗击侵略者、守卫祖国边陲作出了卓越贡献。

锡伯族的历史源远流长,长久以来他们“畜牧迁徙,涉猎为生。”1593年,锡伯族出兵随科尔沁、叶赫、哈达、乌拉、挂尔察等组成九部联军,在古勤攻打努尔哈赤兵败。此战后,部分锡伯族部落的贵族在努尔哈赤的威慑下,带着本部落民众归属了满洲,并加入了满洲籍,1692年,锡伯族摆脱了科尔沁蒙古的控制,被编入满洲八旗兵内,移防黑龙江、吉林各地。

1762年,清政府为改善包括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伊犁地区防务空虚的状况,决定在伊犁惠远城设立统辖全疆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1764年,清政府为了加强伊犁地区防务,从盛京将军所属的盛京、开原、辽阳、义州、兴京、牛庄、抚顺等15处,抽调锡伯族官兵1020名,连同家眷4千余人西迁至伊犁,奉伊犁将军之命,驻防伊犁河南岸的察布查尔,防守台站,驻守卡伦,锡伯营和先后西迁来的索伦、察哈尔、额鲁特营并称伊犁四营,当时驻守在新疆首府惠远城的是满族与蒙古族混合编旗的满营。就这样满营与伊犁四营共同构成了惠远及周边地区的军事防卫力量。

达斡尔族起源于大兴安岭南麓、契丹族大贺部的发祥地洮儿河。乾隆年间,清朝政府为平定准噶尔叛乱,抽调东北布哈特八旗达斡尔、鄂温克官兵各500人,以“索伦营”名义编入西征军中前往伊犁等地戍守边塞。1763年清政府将永戍伊犁的达斡尔人编入索伦营,并设领队大臣,承担起换防喀什噶尔和塔尔巴哈尔的任务。自此,满营与伊犁四营成为保卫西北边疆的主力。

清朝统一新疆,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后,包括波罗泥都之子萨木萨克等100余名天山以南的和卓后裔逃入浩罕国隐藏伺机反攻,萨木萨克有三个儿子,次子张格尔最为剽悍狡黠,一直念念不忘返回天山南麓,重新夺回其父辈失去的“天堂”。

1820年,南疆发生了“张格尔之乱”,张格尔纠集浩罕国的亡命之徒共300多人,偷越喀什噶尔以西烧杀抢掠,杀死换防官兵,伊犁将军闻讯,立即命令在喀什噶尔换防的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前往剿杀,张格尔仓皇逃出喀什噶尔。

1824年,张格尔再次入侵南疆,袭击清朝设在帕米尔高原的乌鲁克卡伦,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作战十分英勇,张格尔战败后率叛兵逃离。

1826年,张格尔纠集浩罕人和布鲁特人500名入侵阿图什,并裹胁维吾尔族民众1万余人,进攻喀什噶尔和叶尔羌,浩罕国又出兵万余人协同张格尔叛军作战,张格尔率数万人进攻喀什噶尔,喀什噶尔城内的参事大臣庆祥指挥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1000多人浴血奋战,在鏖战中庆祥遇难。锡伯营总管额尔古伦率800名清军突围出城,其余官兵全部壮烈牺牲。1826年8月,清政府急调关内满汉官兵3.6万人平叛,同时增调伊犁满、锡伯、索伦、察哈尔精兵1100人与率领6000人企图强渡浑巴什河的张格尔决战,一举夺取了浑巴什河战役的决定性胜利。1827年,清军先后收复南疆四城,张格尔仓皇逃窜,于1828年春在帕米尔高原喀尔铁盖被生擒,解送至北京处死。

在平定张格尔叛乱中,伊犁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有数百人牺牲,平叛结束后,道光皇帝下谕给生擒张格尔时最为出力的官兵奖赏并赐予各营官兵各种“巴图鲁”(英雄)称号。

1864年,沙俄趁伊犁农民起义之际袭扰边境,强占了我国西北4万平方公里土地,其中包括索伦营长期牧耕的土地,沙俄当局对达斡尔族人民百般威胁利诱,企图让他们归附俄国,但遭到达斡尔族人民的一致拒绝,他们强烈要求返回祖国,经清政府多次交涉,1868年7月,在外颠沛流离两年的索伦军民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1869年,沙俄大举进犯伊犁,并于1887年5月派兵直逼霍尔果斯,遭到索伦营和锡伯营官兵的英勇抵抗,使沙俄侵略行动多次受挫。在沙俄侵占伊犁期间,锡伯族军民宁肯吃野菜,也不归顺沙俄,并采取各种方法进行斗争,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的民族骨气与爱国主义精神,锡伯营中涌现出了许多抗俄英雄。

历史不会忘记锡伯族、达斡尔族官兵和人民在几次勘平内乱和抗击沙俄侵略、为保卫祖国边防和维护国家统一方面所作出的卓越贡献。(魏然 王功恪)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捍卫祖国统一的锡伯营和索伦营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