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简史(肖夫著)

锡伯文化 daxiqian 3272℃ 0评论

31821912463

锡伯族简史

肖 夫

第一章  

    我们的祖国是统一的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锡伯族就是这个大家庭中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大兴安岭、嫩江;北部和嫩江左岸呼伦贝尔草原、松花江流域的扶余、前郭尔罗斯等区域是锡伯族祖先的发祥地和早期生产、生活过的第一故乡。
    锡伯族是一个勤劳、勇敢、智慧的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她和全国各兄弟民族,特别是和东北、西北的少数民族一道,用辛勤的劳动和丰富的智慧,创造了自己光辉的历史和优秀的文化,并对缔造我们伟大祖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第一节  锡伯族的人口分布

    十七世纪中叶以前,锡伯族就繁衍生息在祖国的东北部,是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之一。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为适应气候、地理等因素而进行的民族内部的自然迁徙以及统治民族频繁的调遣,使他们由原来生活的地区分散到辽宁,北京、山东等地。到了一七六四年(清乾隆二十九年),清政府又抽调东北的锡伯族八旗官兵一千零二十人,连同眷属共计三千二百七十五人移驻新疆的伊犁地区。从那时候起,就有一部分锡伯族人民分布于祖国的大西北,形成今日东、西分居的局面。
    据一九八二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全国的锡伯族人口有八万三千六百二十九人。主要分布在辽宁、新疆、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等地区。分布在辽宁省的锡伯族共有四万九千三百八十人,约占全国锡伯族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十九,辽宁省各地都有锡伯族居住,遍及全省十二个市、地的八十九个区、县之内。其中有锡伯族一千人以上的区、县九个,如:沈阳市新城子区有一万六千四百九十三人;于洪区有四千一百八十九人;新民县有一千八。百九十二人;苏家屯区有一千四百二十七人,铁岭地区的开原县有六千四百九十七人,法库县有二千零六人,锦州市的义县有二千五百七十九人;丹东市的凤城县有二千九百六十七人;大连市的复县有一千六百四十四人。一千人以下至五百人的区、县有八个;五百人至一百人的区、县有九个;一百人以下的区、县有六—十—个。另外,在全省各市、地、区、县、社:所属生产大队,锡伯族人口一百人至一千人的生产大队有九十八个;一百人以下至三、五人的生产大队还有一百零六个。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共有锡伯族二万七千三百六十四人,约占全国锡伯族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强。其中有一万七千三百三十九人,约占新疆锡伯族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以上,聚居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此外,散居在乌鲁木齐市、伊宁市、塔城、霍城县、巩留县的各有一千人以上,——千人以下至一百人以上市、县、区有十个;一百人以下至三、五人的市、县、区有五十九个。总的来说,新疆的锡伯族主要分布在北疆地区,特别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所属各市、县之内。
    分布在吉林省的锡伯族共有一千五百五十九人,主要聚居在松花江中游的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的锡伯屯、扶余县达户屯以及长春市等处。
    分布在黑龙江省的锡伯族共有二千六百二十一人,主要聚居在双城县、富裕县的三家子屯和齐齐哈尔、哈尔滨等地。
    此外,分散在内蒙古东部和北京等处的锡伯族也有二千余人。
    总之,从上述的分布状况来看,锡伯族在全国的分布是大分散小集中的局面。

第二节 锡伯族聚居区的自然概貌

    在第一节里已经讲了,锡伯族的分布状况是大分散小集中的局面。辽宁省锡伯族居住的“锡伯屯”,大都座落在九河下梢的涝洼地带,移驻伊犁的锡伯族大都沿伊犁河岸边定居;留居吉林省的锡伯族,则在松花江中游,以及松嫩平原一带居住。他们在各自所处的自然环境里,利用地利,劳动生息,发展壮大。
    辽宁省位于我国东北的南部,地势大致东西较高,中部和沿海较低。除松岭、医巫闾山等丘陵山地外,概为一片广大的辽河平原。这里的主要河流以辽河为主,支流以浑河和太子河较为重要。分布在辽宁省的锡伯族主要散居在辽河、浑河以及太子河这三条河流域。散居在吉林、黑龙江的锡伯族则居住在松嫩平原。
   辽河平原、松嫩平原面积广阔,地面平坦,土壤肥沃,水源充足,便于灌溉,是宜耕宜牧的好地方。
    早在十七世纪中叶以前,锡伯族就繁衍生息在大小兴安岭的深山里和广阔平坦的松嫩平原上。松嫩平原实际上是一个四面被山岭包围的盆地,松花江、嫩江汇集在这里。这里气候适宜,雨水充足。锡伯族适应有利的地理条件,很早就从狩猎、畜牧经济逐渐进入了农业经济,发展了农业生产。所以,清代初期“席北米” (席北即锡伯)就盛名于东北。
    十七世纪中叶以后,由于统治民族出于政治和军事上的需要,把长期生活在松嫩平原的大部分锡伯族凋遣来辽河平原驻屯。从此,他们在辽河流域,浑河边上又创建村寨,垦荒造田。
辽河平原不仅面积广阔,土地肥沃,而且气候比较温和、湿润,生长期约一百八十——二百天。所以,很适合于各种植物的生长,是辽宁省主要的耕作区。移驻盛京所属各地的锡伯族,充分利用当地有利的自然条件,从事农业生产。在早主要种植高梁、玉米、小麦、谷子等。经济作物有大豆、棉花、柞蚕、烟草等。八十年代在从事农业生产的同时,也办起了工业,如:住在浑河流域的沈阳市苏家屯区北莹子大队(以锡伯族为主的大队),在粮食生产自给有余的基础上,充分利用方便的交通条件,办起了四个工厂:麻刀厂、烤漆厂、化工厂和有机玻璃厂。
    沿着嫩江、,松花江岸和沿海一带居住的锡伯族,则利用河湾等地的有利条件,除经营农业外,还搞一些渔业生产。
    新疆地区锡伯族聚居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位于新疆西部的伊犁河南岸和天山西段的阿拉喀尔山北部。北面以伊犁河与伊宁县、伊宁市、霍城县为界,东面与巩留县接壤,南部以阿拉喀尔山与昭苏、特克斯相邻。东西长约九十六公里,南北宽约七十二公里,面积为四千四百三十四点二四平方公里。全县共有八个公社、两个国营农牧场、三个农垦团场、两个林场,是一个以农为主,农牧结合的县。
    这里的地势为东南高、西北低,海拔高度为五百八十——三千八百米,由南往北逐渐平坦,自东向西渐趋开阔。平原占百分之四十四点三,丘陵占百分之二十七,山区占百分之二十八点七。现已开垦的耕地面积为九十六万四千六百七十四亩。海拔七百米以下的伊犁河冲积平原是自治县的主要农业区。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属大陆性北温带温和干旱气候,这里光照充足,四季分明。另外,它的东、南、北三面为天山支脉所环绕,西部地形开阔,易受冷气流侵袭,是新疆降雨量较多的地方之广;无霜期约在一百五十——一百八十天,适于农作物的生长。居住在这里的锡伯族,二百多年来适应上述发展农业的良好自然条件,种植小麦、玉米、高梁、水稻、谷子、豌豆等粮食作物,油料有胡麻、油菜、葵花籽等。还种有棉花、烟草等经济作物。锡伯族亦有经营园艺、花卉和种植蔬菜的传统习惯,锡伯族家家都有前后大园,这里栽培各种果树,如苹果、梨、杏、葡萄等,还种植蔬菜,有辣椒、韭菜、土豆、大蒜、葱、萝卜、黄瓜、茄子、白菜等二十余种。蔬菜瓜果自种白食,没有买卖的习惯。
    这里水草丰美,也是个很好的畜牧区。锡伯族主要饲养牛、羊、马,除了农耕和交通使用之外,主要是解决吃肉、吃奶等问题,也喜欢饲养鸡、鸭、猪等家禽家畜。北部河湾里盛产各种鱼类,主要是鲤鱼,新疆有名的鲟鳇鱼又是伊犁河的特产,所以捕鱼也是锡伯族人民古往今来的一项主要的副业生产,同时也是锡伯民族的一种爱好。故冬雪出猎,春化捕鱼,是锡伯族祖传的风尚。南面的阿拉喀尔山是水草丰美的夏牧场,山里又蕴藏着丰富的矿产,如煤、铁和稀有金属等;生长着砍伐不尽的以云杉为主的林木;而鹿茸、贝母、大黄、甘草等药材是这里的重要特产。特别是煤的储藏量多,质量又好,除供应本县工矿企业、机关团体和一般居民的燃料之外,还供应伊宁市、伊宁县、巩留县、博尔塔拉等市、县的燃料。

第三节 民族关系

    纵观古今中外历史,没有一个民族能够孤立地生存和发展。各民族通过友好往来,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壮大。在交往中,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一些纠纷、隔阂,于是就构成了比较复杂的民族关系。
     锡伯族的先民鲜卑,特别是拓跋鲜卑,早在公元337——581年之间,在黄河流域先后建立过南燕、西秦、后燕、南凉、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北周等十几个王朝,大量的和汉族接触。他们迁到中原以后,逐渐采用与中原农业生产水平相适应的政治、经济制度,实行了“分土定居,计口授田”等措施。正如列宁在《论“民族文化”自治》一文中所说:“只要各个民族住在一个国家里,它们在经济上、法律上、生活习惯上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量的历史文物证明,自两汉时期开始,居住在东北的鲜卑民族与中原等地区的汉族, 虽然相隔千里,但在经济上就保持着联系。例如,从满洲里市扎赉诺尔、察右旗赵家房子村二兰虎沟、四子王旗井滩等地,被认为是鲜卑人的墓葬中出土的随葬品来看,有两种特色的文物:一种是反映鲜卑特色的金、银动物形饰牌,双条铜釜,长腹陶罐,又有一种是典型的汉式文物,如灰陶罐、规矩镜等。还有汉文的“如意”锦残片,足以说明民族间早有的交往。
    历史就是这样,在我国北部的广阔疆域内,少数民族的南迁,汉民族的北移,兄弟民族之间杂居共处,相互渗透,以及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逐渐趋向融合的现象比比皆是。
    锡伯族东西两部分的差异,也证明了民族交往、共同影响的事实。由于历史的原因,锡伯族被分隔成东西两大部分,相隔已两个多吐纪了。在这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因他们各自所处的地理条件、社会环境等各不相同,东北和新疆地区的锡伯族在其经济生活和精神文化的发展上均起了变化,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十八世纪中叶;携眷驻防新疆伊犁的锡伯族,为了适应当时的政治制度和军事上的需要,自乾隆三十一年进驻伊犁河南岸 (即今日察布查尔地区)的次年,就组建了锡伯营,同索伦营、察哈尔营、厄鲁特营统称为伊犁四营。锡伯营组建之后:按。八旗分筑八个城堡定居下来,以后逐渐形成今日的八个牛录的居民区,这是今日还保留着的八旗制标本。因为他们生活在特殊的八旗军营制度里,在城堡之内,其它民族不能随声杂处。正由于居住比较集中,军营制度严格,加之清政府所规定的“旗民不通婚,旗民不交产”的禁令的束缚,使锡伯族与其它民族的交往相对地少了—些。所以,长期地保持了自己民族原有的语言文字以及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等方面的许多特点。但由于维吾尔族是新疆的主体民族,伊犁是哈萨克族聚居的地方,所以也接受了一些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的影响,因而在他们的生活中又增添了如刁羊、吃抓饭等新的习俗。
    然而留居在东北老家的锡伯族,由于居住比较分散,长期与汉族、满族和蒙古族等错居杂处,经济、文化的交流与日俱增,因此,汉族的文化对东北锡伯族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两族人民在生产、生活、语言文字、服饰和风俗习惯等各个方面,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异了。和蒙古族错居杂处的也接受了蒙古族的文化,特别是语言等方面。如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锡伯屯的锡伯族至今讲——口流利的蒙古语,在生活习俗等方面亦受到一定影响。
    总之,锡伯族就是在与各族人民的长期交往中,不断吸取其他民族的生产技术、科学文化而发展壮大的,同样,锡伯族的生产生活对其他民族也有影响。在锡伯族历史上与各民族和睦相处是主流。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简史(肖夫著)

喜欢 (3)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