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新疆锡伯族女性和产育习俗

锡伯文化 daxiqian 1375℃ 0评论

20100928103036446

如果说婚姻是锡伯族女性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意味着她们从“女儿”到“媳妇”的角色转变,生儿育女则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人们往往认为孕期前的女性尚不能算是一个女人,或者说是不能算一个完整的女人,只有生儿育女后才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女人。“女儿”、“少妇”到“母亲”的角色转换,还意味着从“娘家”到“婆家”的家族认同的变化。生育对于锡伯族社会家庭、血缘的延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当然它对于女性的生活也有重要的影响。

(一)生育观念

“生育文化是指人们在生育及相关活动中形成的意识形态和相应的规范制度,即人们在婚姻、家庭、生育、节育等活动中形成的思想理论、价值观念、知识能力、风俗习惯、伦理道德、行为规范等等”。

生育观念是指人们对生育问题的态度、看法和倾向。如果说婚姻是锡伯族女性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意味着她们从“女儿”到“媳妇”的角色转变,生儿育女则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人们往往认为孕期前的女性尚不能算是一个女人,或者说是不能算一个完整的女人,只有生儿育女后才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女人。“女儿”、“少妇”到“母亲”的角色转换,还意味着从“娘家”到“婆家”的家族认同的变化。生育对于锡伯族社会家庭、血缘的延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当然它对于女性的生活也有重要的影响。

1、生育态度

生育态度反映了人们的生育动机和生育期望需求,构成生育的价值取向和选择。在锡伯族传统的社会中,生育并不单纯是一种生理现象,也不是一个人的个人行为,婚姻和生育往往是家族延续的象征。
锡伯族早先在东北时经历了漫长的游牧生活,游牧时期氏族人口的多少是成为氏族存亡的重要条件,高生育率可以满足社会生产的需求。锡伯族从事农业以后,人口增长成为农业生产的基本需要。所以“生育至上、多生多育”的思想始终支配着锡伯族人的生育观念。过去妇女担负着人口繁衍的特殊社会义务,生育子女是女性人生中最重要,同时也是无法回避的生活内容。那些不孕的妇女则会受到人们的歧视,所以她们以各种方式求子。怀孕的妇女更要遵守各种生育禁忌,求育护生。由于过去医疗卫生条件差,接生方式不卫生,婴儿死亡率高,锡伯族为了保证后代的延续,妇女从怀孕开始,在心理上和生理上都表现出极强的对儿成活的期望。孕妇的衣食住行有诸多禁忌,表现出他们非常重视培养婴儿的身体素质,通过各种方式祈求婴儿能有健康的体魄来保证家族子孙的繁衍和兴旺。到如今,只是文明的帷幔部分地遮掩了锡伯人民要求繁衍种嗣的远古内涵。

2、生育性别偏好

锡伯族在生育性别偏好上,更注重生育男孩,认为生儿子才是传宗接代和家族人丁兴旺的终极目的。锡伯族中有这样的一句谚语:“生了男孩,地上的土也要跳三跳”。从一句谚语中我们便可知锡伯族重男轻女的思想的深厚程度。

锡伯族的先祖是狩猎部落,他们在早年就以“嘎善洞”为活动中心,活动在大兴安岭北段,畜牧迁徙、涉猎为业。到了清朝,锡伯族编入满洲八旗后,便快速进入了封建社会,受满族、汉族等民族的影响,封建伦理思想及家长制进一步加强,为了传宗接代,婚后不育的妇女,其丈夫都会纳妾,如果家中没有儿子,就要从兄弟家过继一个或两个儿子,否则就会被别人视为“断业者”。

西迁到新疆的锡伯族作为清政府的边防部队,一直在“军事、行政、生产”合一的八旗制度下生活,平时除了从事农业生产外,战时皆为勇兵。在锡伯营中,青年男子基本上都要当骑兵,骑马、射箭都是军事训练的主要科目。男孩到了13岁,就要编为预备队,接受军事训练。到了18岁,则进行披甲测验,被挑的甲兵可分得“俸地”60亩,还有清政府发给的饷银。农业生产需要大量的性,在过去那种落后的生产力条件下,男性作为主要劳动力,除了尽防守卡伦守卫台站等神圣军事职责外,还要创建家园、凿渠引水、垦荒造田、自垦自食这都需要男性作为主要兵力和劳力。按照儒家宗法观念,男子有继承财产的权和赡养父母的义务。家中辈分最高的男子为一家之长,在经济上独立,支配着里的一切大小事件,而女性作为男人的附属物,既没有权利,也没有财产继承只是作为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过去,锡伯族家庭通常都是几代同堂,父母在时,儿子不分家,父母一般和最小的儿子度晚年,如果与女儿度晚年被认为是光彩的事。这种传统思想一直到今天也有遗留,只是在不同的个体上表现程度所不同。基于以上原因,从根本上强化了锡伯族生育男孩的偏好。笔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锡伯族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生育的性别选择上现出明显的性别偏好,问及“如果只能生一个孩子,希望生男孩还是女孩”时他(她)们大部分都选择男孩,如:

个案一:郭景苑,男,71岁,中专,寨牛录人,务农。生育四儿两女。
问:“如果只能生一个孩子,希望生男孩还是女孩?”答:“男孩,男孩可以续家族的血脉”。
个案二:佟梅英,女,60岁,中专,宁固齐牛录人,察布查尔县报社退人员。生育三儿一女。问及“如果只能生一个孩子,希望生男孩还是女孩?”
她的回答是:“还是有点重男轻女,那是老天决定的,不可能老天给了女儿还要儿子”。问及“如果生了男孩的话您的态度是什么样的?”时,她的回答“生了男孩的话高兴地眼泪都会流!生我们家龙龙(其孙)的时候高兴激动的泪都留下来了!从心里面高兴,心里面的泪都流出来啦!”儿孙生下来后,佟英还祭拜了祖先。
个案三:tuorluohan,女,76岁,孙扎齐牛录人,务农。生育一儿五女笔者问:“如果只能生一个孩子,希望生男孩还是女孩?”她的回答是:“最少该生两个孩子,生一个不好。只生一个的话还是男孩好。我因为想生男孩所以生了五个女儿。”

(二)求子习俗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过去,婚嫁的主要目的是生子。进入父权社会以后,人们的生活以“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为最主要的乃至唯一的目的,早生贵子,多生贵子,几乎成为所有家庭最殷切的希望。家庭的组成毕竟是宗法血缘关系延续中的一个环节,其终极目标是求得种族的繁衍。具体到每个家庭中,便是对生儿育女,尤其是生育法定继承人—儿子的企盼。于是祈子的愿望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在很多物品上,寓于某些仪式中。在传统的锡伯族社会里,由于缺乏科学文化知识,人们多将生育与不生育认为是命中注定的事。夫妇婚后若没有孩子,会用各种方式求子,其求子习俗和原始宗教信仰及祭祀仪式等密切相关,其表现如下:

1、娘娘神崇拜
过去,锡伯族每个牛录都建有娘娘庙,其供奉的娘娘神和汉族的一样。娘娘神是锡伯族妇女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灵,是保佑降生的神。娘娘神像是抱着婴孩的女性,逢年过节,那些不孕的妇女纷纷送蜡烛、小鞋子等供品,烧香磕头。许多妇女还抓摸娘娘神怀抱里男婴的生殖器,甚至有的将其偷偷捏下一点吃掉,祈求子嗣。以此可以看出那些没有孩子的妇女求子之心是多么强烈。类似这种习俗至今在锡伯族生活中还很常见,例如说有男孩的家中,不论是从几个月大的男婴到七八岁的小男孩,家人和亲友都会常常拿小男孩的生殖器开玩笑,亦或是用手抓摸小男孩的生殖器,然后再用嘴亲摸过小孩生殖器的手,同时嘴里还说“群觉”(即青椒)好甜啊之类的话。

2、祭星仪式
新中国成立以前,锡伯族人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三日都去庙里举行“抢千烛”仪式,锡伯语称“明安烛蜡度林”(mingan zhula dulin bi),即向星星求子的仪式。锡伯族人认为,月亮为天之母,星星是母之子,人们生儿育女都是星星投胎所致。

所以这一天,每家每户都用面粉和清油做蜡烛送到庙里。庙里的喇嘛等神职人员将各家送来的蜡烛排好,中间放一较大的蜡烛象征月亮,周围是各家送来的小烛,象征星星,多达上千个,待神职人员进行点烛祭祀仪式后,众人便争先恐后地抢蜡烛。尤其是那些无子嗣的人们,为了求得孩子,更是抢到几个才罢休,抢到的蜡烛,是为了拿回去烤饼吃。锡伯族祭星起因一说与早期的狩猎生活有关,锡伯族先民在深山老林打猎,黑夜里靠北斗星辨别方向,便对其极为崇拜。另一说认为对北斗星的崇拜是受汉文化的影响。

3、偷衣祈子

锡伯人小孩的衣服是不能随便丢弃的,过去一些不孕的妇女,会故意偷取那些多子多孙人家婴儿的衣服、鞋帽等,锡伯族人相信如此便可引来小孩的魂魄,继而自己也能生儿育女。如果知道那些不孕的妇女偷了自家小孩的衣服,一般也会原谅。如察布查尔县春芳的母亲就是在偷取郭桂林家二儿子的帽子后生了唯一的女儿春芳。后来春芳生育了三个儿子,这顶偷来的小帽子她的每个孩子都戴过,并且给孙辈也戴过,似乎这顶帽子才使得这个家族有了后代,因此他们把它当做保佑自家子孙的神物来看待。

(三)孕期习俗

1、孕期禁忌

在孕育期间,人们认为母亲的言谈举止会影响到胎儿。不论是孕妇本身还是家人都会对其腹中胎儿小心呵护。因此,传统胎教非常注重外部环境对孕妇和胎儿的影响,重视孕妇的身心健康,注意孕妇的饮食,其内容往往是科学与迷信并存。在传统社会里,锡伯族妇女怀孕后就不再让她干重活,饮食起居会得到家人的特别照顾,唯恐因闪失而导致流产或其它不幸的事情发生。伴随着锡伯族人对孕妇及胎儿特殊的关心产生了一些相关的避忌习俗。

如禁止孕妇去病人家,孕妇忌看死婴、忌听凶事和悲伤的事,意在不让孕妇伤心,保证胎儿健康发育;孕妇不得跨越绳子,认为跨越了绳子脐带就会绕在孩子的脖子上,实际上是为防止孕妇跨越绳子时跌倒,导致流产;不能跨越渠沟、爬墙;孕妇不得跨过扁担,否则会“横生”。禁止用衣襟抱兜辣椒、番茄之类的东西,否则生出的婴儿会得疝气;孕妇忌参与丧葬事,认为这是大大的忌讳,否则会给孕妇及胎儿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伤害,如重要亲属死亡非去不可,就必须在衣服的肩背部别一根穿上线的针,同时手上缠绕红布,意为避邪,不让亡灵侵袭母子;孕妇不戴孝;孕妇借东西,物主一定得借给她,因为等于是两个生命在借东西。孕妇不能高举手臂,否则肚子里的孩子手会松了耳朵。在饮食方面,孕妇忌吃兔子肉,否则生下来的孩子会是兔唇;忌吃骆驼肉,否则会使孕期延长;孕妇的食欲务必予以满足,保证婴儿没有生理缺陷否则胎儿会眼红。

上述这些禁忌都来源于锡伯人对生育的认识积累,一部分有科学道理,还有些是因为人们面对生产过程中难产、怪胎等一系列不解的难题,或难于控制的现象而形成的神秘化的禁忌。总之都是以保胎为目的,试图从母亲的身心方面尽可能护佑腹中胎儿的健康发育。这些禁忌许多至今还被锡伯族的妇女尊奉着。用现代文明的观点来看,这些禁忌可能是一种空幻,是一种非理性的荒谬,但在传统社会里,它成为女性自我保护、延续后代的措施,而绵延于现在又成为束缚女性的羁绊。

2、预测男女

妇女怀孕后,最关心的便是生男生女。在过去,绝大多数家庭都盼望生男孩,男孩可以延续家族的香火,男孩多家族香火就旺盛。于是,孕妇们大多祈求生男孩。为了弄清腹中的胎儿是男是女,便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试探,形成了一些程式化的习俗。

通常女眷们在孕妇迈门槛时观察先迈哪只脚,遵循“男左女右”的观念,先迈左脚生男孩,先迈右脚则生女孩;有的通过孕妇的肚子看生男生女,认为男孩在娘胎里脸会朝内,面向母亲,而女孩是脸朝外,若怀了男孩,肚子摸着就是硬的,女孩摸着则软;肚子显得尖凸的,生男孩,如果是圆滚滚的就生女孩;怀孕期间,孕妇若喜食酸的,就会被认为会生男孩,若好食辣的,则认为会生女孩。
如果妇女在怀孕期间脸上长斑变丑了,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生男孩,若比怀孕前变得更娇艳,那么生女孩的可能性大些。

在过去,由于受到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生男生女是有区别的。上述这些预测生男生女的习俗多少带些迷信色彩,往往使孕妇的身心受到影响,或空欢喜,或一场虚惊。

(四)分娩习俗

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孕妇生产是整个孕育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孕妇生产,意味着生男生女的谜底终于要揭晓,因此,人们的心理充满了神秘与敬畏,同时也让人忐忑不安。“对于产妇来说,这是一个前途未卜、生死难测的‘鬼门关’。在生育子嗣责任感和趋吉避凶心理的共同驱使下,人们穷思极虑,尽当时条件所能够发明的方法,来实现胎儿的顺利降生”。

1、产前准备

新中国成立前锡伯族产妇的分娩率很低,产生了许多或迷信或有科学道理的习俗。产妇分娩前,有钱人家会在院中鸣枪,并在院子的四周点棉花放烟火,意为驱赶那些可能会作祟的妖魔鬼怪,使她顺利平安的产出婴儿。炕上也要架火,防止恶鬼邪神从烟囱里钻进来伤害防御能力低的产妇。同时家人要在灶上架火为产妇准备小黄米粥,据说产妇吃后可促进血液循环,使血流更加顺畅。

过去锡伯族生育时多请“蝶普玛么”15(类似于接生婆,每个牛录都有一个“蝶普玛么”),或者年长且富有经验的妇女来助产。同时还要枕很高的枕头,据说是为了促进产妇血液的循环。

2、孕妇生产

俗话说“门槛是当家人的脖子,炕席是当家人的脸”,锡伯族忌讳在炕上直接生下婴儿,故掀掉炕上的铺席,铺一层刚从灶里取出的草木灰,再在上面铺一层芦苇,再铺一层布或者纸,然后让产妇躺在上面生产,谓之“落草”。用草木灰等物为分娩用物,主要原因有两点:一则因为过去布、纸等一类物质缺乏,产妇分娩时用草木灰可以防止羊水、污血等污染产房;二则因为人们希望产妇能像草类植物那样,分娩时能生易生。孩子生毕,草灰和血迹等脏物也不能随处乱扔,必须要埋在自家院子里。由于这种接生不卫生,妇女产后易感染。

如遇到难产时,就请“相通”16(萨满女巫师之一)来处理,她们虽然以“跳神驱鬼”等迷信活动为业,但也能处理一些急症。或者由一个男人从产妇背后勒住孕妇腹部上方,以此来给产妇助力,如助力不当也常造成母死子亡。

3、脐带处理

婴儿出生后,脐带用苇子割断,而不用剪刀或刀子,据说用利器割断脐带的小孩长大后心狠手辣。笔者在调研过程中,问及为什么脐带不能用刀、剪之类利器割时,有些锡伯族老年妇女这样解释现在医院的接生:现在的孩子为什么没以前那么孝顺?总是顶撞父母,还有不孝敬父母的,就是因为脐带是用剪刀剪的缘故。割脐带时,将脐带拉到与孩子眉梢一样的长度再用苇子割,割后用点着的棉花粘住伤口,再将脐带顺着孩子的肚脐眼盘几圈用布包扎好。而割下来的脐带也不会随处扔掉,如果是男孩的脐带通常会夹在一本书里,希望孩子长大以后能有学问,若是女孩就将脐带包在布块里,意为长大后能精通女红。

4、产后保养

产后要在产妇小腹上缠宽布条,意为防止子宫下垂,并且一个月内不下地。饮食讲究营养,多食鸡蛋,常用鸡、羊骨汤等滋补身体,吃小米稀饭等流质食物。忌食冷饭冷菜酸涩等食物,多食肉食。坐月子期间还禁止手脚裸露,不能梳头、洗澡。防止大声哭喊,过度悲伤。不许做针线活,读书看报等。

满月那天,要让产妇发汗,没有奶水的要让产妇下奶水。具体做法是煮四个鸡蛋,两个夹在双腋下,两个握在手中,让产妇卧在炕上,再蒙上层层棉被,出汗后慢慢揭去被子,使汗慢慢下去,据说这样可使月子里受的风寒随汗驱除,不留后患。满月后,产妇就可以带着孩子回娘家修养一段时间。产妇在百天内要特别注意冷暖,不干重体力活,当然这也要看个人生活条件。

为了表明家中有产妇和婴儿,通常会在家门口挂一根红布条,避免一些不易见妇幼的人进入带给抵抗能力低的妇幼疾病。直至产妇满月可下床时红布条才能取下来。亲友们看望产妇和婴孩时也有许多忌讳,通常只能是上午去看望,下午或傍晚不能去,尤其忌讳女性下午去看望产妇。因为锡伯族的传统鬼神观念认为,鬼神易在午后出没,同时女人没有什么反抗能力,很容易受到鬼怪的侵害,身上所带邪气会影响到体虚的产妇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孩。而男人则身强体壮,鬼魅不敢附在男人身体里,进而也不能伤害到产妇和婴孩。如果要抱小孩出去,一般也不会傍晚出去,如非必要,则要在小孩脸上涂一点黑灰再出门,使鬼魅认不出小孩,以防侵害到小孩。

(五)子女养育习俗

《礼仪》中载:“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即生了男孩在门的左面挂上一张木弓——弧,以象征男子的阳刚之气;若生了女孩则在门的右面挂一个手帕,象征女子的阴柔之德。左为“地道之尊”,男为天,女为地,男尊女卑。锡伯族供奉的“喜利妈妈”,是一条长绳索,它是保佑子孙繁衍、人丁兴旺的女神。“喜利”锡伯语是延续的意思,“妈妈”是女祖宗或奶奶的意思。她的神位通常供于上房西屋西北墙角,每年过年时,若生了男孩就在绳上挂一个象征性的小弓箭,祝愿他继承先辈传统,长大后能骑善射;生了女孩挂小布条,希望她日后能精通女红,成为贤妻良母。男孩和女孩的象征物不同,不仅说明家长对于孩子的期待有所不同,也说明他(她)们将被“濡化”成为锡伯族社会所要求的合格的性别角色。

锡伯族十分重视生育,孩子出生后,养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婴儿出生后每天为其洗三次温水澡,睡前洗澡后,上身只穿一件小衫,再用宽布轻轻捆绑小孩的胳膊肘、膝盖和脚脖等处,再用襁褓包好,这样一是可以防止小孩翻出摇车外,而且孩子稍加束缚后不会乱动,可以睡得安稳。二是锡伯人认为这样小孩长大后就能有个好身材,使孩子的胳膊和腿长的平直,便于学习拉弓射箭。

孩子出生后的前三天,通常母亲都没有奶水,所以开口奶一般都由别的妇女给新生儿喂,等母亲下奶后再亲自喂孩子。如果生的是儿子,就要去刚生过女儿不久的妇女家喂开口奶,生女儿的话则相反。这实际上是包含着对下一胎孩子的性别期待,希望儿女双全。从科学角度来讲,给新生儿喂母的初乳可以增强婴儿的抵抗力,因为母亲的初乳中含有很高的免疫因子,有初生儿身体必须的营养元素。所以这种给初生儿喂别的妇女乳汁的做法是极不科学的。

过去锡伯族小孩的哺乳期很长,一般都会哺乳到两三岁。家中只有一个儿子的人家,或者家里最小的孩子,甚至会哺乳到六七岁。如寨牛录的吴富灵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又是男孩,所以母亲哺乳到他十二岁,他说十二岁那年他学会了喝酒,自那以后就不吃奶了。寨牛录的郭梅凤也是一直吃到八岁,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都上学了还常常从学校偷偷翻墙回家吃奶。

1、婴儿祝吉礼

在“多子多福”的传统社会中,增添了新生命是人们生活中的大喜事,孩子的诞生礼一般都相当隆重,它关系到一个家族血缘的延续。但是由于受男女有别观念的影响,在具体的诞生礼仪上呈现出极大的性别差异。传统观念认为生男是“弄璋”之喜,表示尊贵,要大庆贺;生女为“弄瓦”之喜,表示卑顺,仪式从简。锡伯族在生育上也表现出重男轻女的感情偏向和价值观念。如果生了男孩全家都高兴,认为家族的血脉能够得到延续,香火不断,有人养老送终,会为其办喜宴,而生了女孩就没有太多的庆贺的仪式。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为他举行的各种礼仪,表达了对新生儿的希望和祝福。这些仪式中包涵着丰富的文化象征意义直接体现了锡伯族人对孩子未来的期望。

(1)起名礼

过去锡伯族在给孩子起名时都有自己的传统方式,一般生了男孩子,会在第三天请家里的长辈或一些有学问的人给孩子起名,即便不是第三天也会在第七天或满月后请客,让老人给婴儿起名。如果家中没有老人,父母就自己给孩子起名而且都起得是锡伯族名字。而生了女孩是没有专门的这种起名仪式的。锡伯族给男孩起名时,往往会起那种代表阳刚、英勇的名字。例如,色勒图(铁)、阿尔斯兰(狮子)、巴图(勇敢)等名。也有起寄托光明、吉祥意义的名字,如“尔登”光亮之意;“苏尔德”阳光之意;“格图肯”聪明之意;“希吉尔珲”耿直之意;“音登保”兴盛之意。也有的根据小孩祖父的年纪起名的,如小孩祖父当时是八十六岁,就起名“八十六”,如果是六十,就叫他“六十”。给男孩儿起名后就会把他的名字记在家谱上,记入家谱时还要邀请同一“哈拉”(锡伯语“姓”之意)的人来,将新出生的婴儿给大家看,并让婴儿的父亲向家谱和长辈行礼。此时,一般不会让妇女接近家谱,也不让妇女看到家谱。给女孩子起名一般都起比较阴柔的、有女性特质的名字。例如说:伊尔哈(花儿)、墨尔根芝等等花的名字。由于女孩起名没有像给男孩起名那样的正式仪式,所以许多人家也不知道给女孩起什么名字,就随便叫她安巴萨罕吉(大女儿)、阿吉萨罕吉(小女儿)、玛什坤(形容长的瘦小)、郭勒敏芝(形容长的高)、疙瘩芝(长的矮小的)等等这样的名字。还有些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给他(她)起“结实”等意的名字,例如:

个案一:tuolruohan,女,76岁,务农,孙扎齐牛录人。她说:“因为我母亲生的孩子总是夭折,所以生下我以后就送到一个维族妈妈那里,给我起名为‘图若汗’,希望我能顺利地活下来,‘图若’是柱子(过去旧式房屋支撑房子的柱子)的意思,象征结实,‘汗’是维吾尔族女孩名中常带的词。所以母亲后来生的孩子就都活下来了。”
个案二:英秀,女,75岁,务农,寨牛录人。她说:“我生第一个孩子就生了个儿子,所以第三天就请客了。请来的老人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即丈夫是单传的情况),所以给我的儿子起名叫‘avedun bao’(结实之意),简称‘阿宝’。所以那些老人就说这样就会生七个儿子,结果就真的生了七个儿子,一个女儿。”到了现代,锡伯族起名习俗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很多都开始起汉名。也有许多人都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在家中用的锡伯族小名,一个是在学校或工作中用的大名(汉名)。

(2)满月礼

新生儿满月,是产妇可以离开产床,走出产房,逐渐回归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满月无论是对新生儿还是产妇,都是非常重要的过渡礼仪。满月这天,锡伯族家中要宴请亲朋好友,客人都会送礼,通常都是妇女去探望产妇和婴儿,她们会带些鸡蛋、肉类等滋补身体的食物去看望产妇,给出生的婴儿则带些自己亲手缝制的衣物、襁褓、小毛毯等婴儿用品。这种生育馈赠表达了锡伯族社会对新生命的关怀和庆贺。

按照锡伯族的习惯,孩子满月后才可以给他(她)做衣服,必须让孩子等衣服,不可在孩子出生前做衣服,认为这是很不吉利的,在孩子出生前只做大领毛衫,衣服底边不缝。锡伯族不给孩子过百日礼,锡伯人认为只有给逝者才过百日,活着的人是不能过百日礼的。

(3)周岁礼

周岁生日,可以看作是小孩诞生礼的最后一个高潮。除了要像满月一样办酒席庆贺之外,这一天要特别举行检验小孩天赋和卜测未来前途的“抓周儿”仪式。

这是汉族的古老风俗,此风俗在长期的文化交融中,逐渐被满、锡伯等民族所接受。周岁生日这天,给孩子穿上新衣后,将糕点果品、文房四宝、书籍玩具等物品放置席上,让小孩在当中,任他伸手去抓,人们相信,小孩抓到的第一件东西就代表他日后的志趣,在士农工商各业中可能从事哪一种行业。“抓周儿”测验属于占卜一类,但作为一种仪式或娱乐方式反映出家长和长辈望子成龙的心情。
受传统思想的影响,男孩长大后要有事业,而女孩待在家里做好家务就行,因此通常这种抓周儿仪式都是为男孩所举行,而且男孩抓周所受到的重视远远胜过对于女孩周岁礼的纪念,这意味着礼俗层面的“性别差异”在不知不觉中就对两性的人生产生了影响。也有的锡伯族家庭会在孩子一岁生日时为孩子举行洗礼仪式。家中的老妇人会用泡有鸡冠花、牡丹、桑叶牡丹、艾蒿等七种花(实际上是五种花,两种草)的水给孩子洗澡。希望用这些花洗过澡后,日后孩子更加洁净、聪明健康、平安长寿。

2、吊篮

锡伯族养育婴儿要用吊篮,锡伯语称“都瑞”(duri)。它是每个锡伯族家庭必备的育婴工具,可以说是锡伯族习俗文化的产物,最能代表本民族风俗习惯所固有的特征。都说东北有三怪,其中一怪就是孩子吊起来养。古代锡伯人是狩猎部落,森林草原就是他们活动的空间,把吊篮吊起来离地三四尺,就能避免兽害,此俗代代相传,来到新疆的锡伯族至今依然保持着这个传统。

通常一个吊篮可以用很多年,养育几代人。吊篮要请儿女双全的木匠做,因为生男育女是喜事,所以只要工匠说个价钱便照付不误,以后摇床也不出售。吊篮的做法很讲究,一般取材于柳木,配以兽皮做吊绳,黄铜的吊钩。选择花色、纹理好的柳木板将其刨光,厚度为0.5~1厘米。制作时将刨光的木板用纹火一边熏烤,一边弯成U字形,作为吊篮的周边,加上衬板就成了吊篮的初形。用在头部的U形板周长约3尺,围在肢体部的U形板周长约4尺。周沿高10~14厘米,横向直径宽约一尺,全长约1.02~1.1米左右。在吊篮的两个不等周长的u形板衔接外钻孔,用牛皮筋搓成的细绳系成固定,头部的u形板与吊篮身段衬板连接后,呈25度上翘状。做好了吊篮,在u字形板内外两面刷上用红色干辣椒烧的胡麻油,由于经常推吊篮,长时间经过手的碰触,吊篮就越发油亮发红,颜色煞是好看。也有人在其外面彩绘各种图案,以求光滑、隔潮和美观。

吊篮通常挂在大炕的炕沿位置,吊在东屋特意准备的一根直径四五寸粗的光滑的横梁上。这根横梁盖房子时便特地安装上去,或者在东西两面墙上凿孔安装,离屋顶稍低些,距炕面高度一人多高。吊篮的两头装有铜环,系一根长带便可悬挂起来,轻轻一推便能晃动好一阵子。铜环上还可悬挂小玩具等,吊篮两侧可系上带子以帮助固定和保护孩子,防止小孩翻滚下来。

锡伯人认为,吊篮用的年代越久越好,尤其是婴儿无夭折的摇床,可传家之宝,邻里乡亲都会借用。笔者在察布查尔县孙扎齐牛录秀珍奶奶家采老人讲到她家的吊篮就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养育过的孩子近百个。借吊是有讲究的,来借者要在吊篮里放一块馍馍之类的物品才能带走。将婴儿放入吊篮中也是有讲究的,并不是孩子一生下来就放入吊篮,而是待到婴儿脐带脱落后才放入吊篮,通常有七天、半个月,或最久二十天。婴儿第一次放入吊篮前,要在吊篮里放一只猫摇几次,这样做实际上是测试吊篮能否承受重力,是否存在安全问题。婴儿不睡吊篮时,也不能让其空着,要在里面放一扫把。扫把在锡伯人的观念中有特殊的意义,由于北斗星的形状像扫帚,所以扫帚也就被赋予了特殊功能,仿佛冥冥之中扫帚能保护婴孩与吊篮。婴儿睡觉屋内没有大人时,与吊篮垂直的地上也可以放扫把,据说也可以驱梦魇,扫邪气。一般孩子到两岁左右才脱离吊篮。

锡伯人非常注意对吊篮的装饰,头部下面没有衬板,以便于透气。锡伯族育儿还以孩子的后脑勺睡成扁平状为美,因此婴儿的枕头一般都是用小米或高粱米做成的。在头部U形板上还配有弯成半圆形的细柳条,以它的弹性两端卡在板沿直立,上盖纱布,使婴孩面部免遭蚊咬蝇落。

吊篮是锡伯族妇女哺育幼儿的最佳工具,它方便、实手解放出来。吊篮悬挂的高度与母亲站立地面时胸部高度边墙,以少占空间。母亲可以让吊篮一边晃动着,一边下上做针线活,这种腿吊篮哄孩子睡觉的方式家中男女老少做许多事。由于可以随意调节吊篮头部的高度和所朝的四吊篮可呈平向式,睡醒时可呈中立式,可以开阔婴孩的视母亲操持家务时的面容和身影,减少其哭闹。吊篮晃动时随时调节晃动速度。母亲一边轻声唱着吊篮曲,一边悠动吊使婴孩很快安然入睡。锡伯族的摇篮曲抒情、悠扬、曲调着一种情思和期盼:

《摇篮曲》(一)
牛牛巴伯,
好宝贝;
好好睡巴伯;
牛牛巴伯。
妈妈在身边,别哭别闹;
快快睡(哎),
巴伯。
《巴伯哩》(吊篮曲之二)
桑木做的吊篮,巴伯哩巴伯,
山羊皮的吊绳,巴伯哩巴伯,
额妮(母亲)女女巴伯,巴伯哩巴
尔迪得尔迪宝贝,巴伯哩巴伯。
青蛙皮样(的)尿片,
蚊子皮似(的)吊绳,
额妮女女巴伯,
尔迪得尔迪宝贝。
水老鼠皮(的)垫褥。
黑貂皮(的)绑带,
额妮女女巴伯,
尔迪得尔迪宝贝。
旱獭皮(的)皮袄,
羊皮做(的)襁褓,
额妮女女巴伯,
尔迪得尔迪宝贝。
桦木做(的)木环,
黄铜做(的)吊钩,
额妮女女巴伯,
尔迪得尔迪宝贝。
脸上没(有)盖巾,
就盖妈(的)衣襟,
快快睡(吧)心肝,
尔迪得尔迪宝贝。

3、少女的成长

民俗文化的表层是物化、行为化了的民俗事项,而深层则是民间群体长期积淀形成的心理习惯和观念定势。“民俗文化对女性的影响非常巨大。它浸染着男权社会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思想,对人们具有一种广泛、长期、深刻的影响力,却又让人不知不觉、难以抗拒。它时时处处作用于女性的生活和心理,对女性形成一种温和而又强劲的作用”。

“性别角色是以性别为标准进行划分的一种社会角色,包括男人角色和女人角色。它是指属于特定性别的个体在一定的社会群体中占有的适当位置及其被该社会和群体规定了的行为模式。男女性别角色相对存在,互为参照”。锡伯族社会传统而自然的男女分工,直接影响到生活中对下一代的教育。在家庭中,男孩和女孩主要由父亲和母亲分别指导和教育。

锡伯人民习惯以性别为基础,赋予男女两性不同的特征框架,并用一种固有模式来规定每个个体的行为。即“儿童通过与同性别父母认同的过程而学会性别概念,在此过程中儿童通过内化了父母的男性化或女性化行为,并接受了父母关于性别的许多价值观上的认识,表现出与其性别相应的男性特征和女性特征”。

男孩子除了接受社会性的学校教育以外,便是帮父亲干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从小就要学习制作和使用弓箭等狩猎工具,熟悉狩猎方法;学会骑马、放牛赶车;和父亲一起下地干农活儿,掌握建造房屋的方法和技巧,还要培养坚强、忍耐、竞争等品性或意志。锡伯族女孩一般不接受学校教育,也不下地干农活,她们一般从六七岁开始就帮助母亲做家务,到八九岁开始就要注意在男人或外人面前行为端正、衣着合体。小女孩从小就学会照顾家禽、洗衣做饭、照顾弟妹,在她十几岁出嫁之前就必须得学会婚后必须会做的事,能成为一个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好媳妇。也就是说,母亲或者家里的其他人,从小就给她灌输生儿育女、伺候公婆、丈夫、叔伯是天经地义的事的这种思想。也就是说,“性别角色的形成是在长期的社会化过程中,男女两性各自受到不同角色期望的影响,受到不同性别角色规范的约束,受到不同性别角色技能训练而后逐渐形成并固定下来的”。

锡伯族家庭对女孩的家教很严,她们被限制在家庭里,只接受女工、妇德等教育。从小就要培养她行为要有规矩,要稳当,不能胡蹦乱跳,稍微长大点女孩就不能随便上街和男孩子玩,也不能随便去别人家串门,一般都要待在家里帮母亲做家务或照顾弟妹,要么就是坐在炕角绣花。由于女孩不能抛头露面,锡伯族称过去的女子为“炕旮旯女”,在日常饮食方面,女子要遵循“先长后幼,先男后女”的规则,妇女和小女孩一般都是在厨房吃饭,媳妇在吃饭时要伺候公婆丈夫,站在公婆房门附近看着他们吃完饭,不断地添饭倒水,等公婆丈夫吃完了自己才能吃,这些都是锡伯族女孩从小耳濡目染的,知道自己以后嫁出去也要这样做。平日吃饭时对女孩的坐姿、器皿的使用、吃饭的量也是有规定的。如吃饼时不能一整个的拿着吃,必须要掰成小块儿吃;吃饭时女孩也要用小碗吃,不可以大口大口的吃饭,必须细嚼慢咽,吃不能发出声音,两腿也不能叉开坐,这样吃饭才文雅。否则就会被家人训斥、被外人嗤笑。总之吃饭时的种种餐桌礼仪对男性则要宽松许多。

在家庭中跟随母亲的学习,实际上是锡伯族少女将来成为公众认可的、合格或出色的社会成员所做的训练和准备。也就是说,女儿“社会化”的成长过程在家庭中主要是在母亲的指导下完成的。

锡伯人还非常注重对儿童进行劳动道德观念的教育和培养。在锡伯族社会里,孩子长到三、四岁,长辈就开始通过讲故事、猜谜语等形式灌输有关知识,尤其注重培养他们的劳动道德观念,教育他们要树立以劳动为荣、懒惰可耻的道德观念,认为懒汉伏天会“冻”手脚等。五、六岁以后,有意让他们帮助母亲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如抱柴、烧水、带弟妹等。到八、九岁,让其下田帮父亲打柴、捆麦、赶车,并学会骑马等。十二、三岁后,必须学会割麦、喂养家畜、打场、除草等成人活计。劳动是人类生存之本。培养人们树立以劳动为荣、以懒惰为耻的道德观念,是锡伯族人得以生存和发展的道德根基。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新疆锡伯族女性和产育习俗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