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美女记者探寻民族之根

锡伯人物 daxiqian 751℃ 0评论
20100928103036446
演奏锡伯族民族乐器八线琴。
锡伯族女记者探寻民族之根
歌舞象征着锡伯族健康向上的生活状态。
歌舞象征着锡伯族健康向上的生活状态。
摄影 李成伟锡伯族的玉足舞。
摄影 李成伟锡伯族的玉足舞。

本报记者 梁爽

11月30日下午,推开天鹅湖宾馆8楼宴会厅的大门,优美的旋律传入耳中,这旋律来自一种名为“东布尔”的奇特乐器,弹奏的是十几名锡伯族人,其实他们中有几位就是记者的亲人,而记者本人也是锡伯族的族人。

对记者而言,推开这扇大门犹如推开一扇古老的民族之门。是的,您没听错,虽身为族人,但对80后的记者而言,对民族的了解仅限于户口簿上的“锡伯族”三个字而已,而这种现状,在年轻一代的锡伯族中普遍存在。

弹奏“东布尔”的十几个锡伯族人每个星期三下午必聚会于此,用民族乐器弹奏他们也不知道名字的民族音乐。由于天鹅湖的经理也是锡伯族人,所以这个场所一直是免费的。

他们给这个小团队取名为锡伯族艺术团,团长梁伟是位58岁的女士,也是记者的姑姑。

梁团长介绍,他们弹奏的“东布尔”是锡伯族人最喜欢的乐器。由于锡伯族与汉族、哈萨克族杂居,彼此友好相处,文化上相互往来十分密切,所以将汉族三弦的上半部和哈萨克族东布拉的下半部结合起来,创制出属于锡伯族的新型弹弦乐器“东布尔”。

从小到大,记者还是第一次亲身融入族人的聚会中,甚至第一次听到纯正的锡伯族音乐。看着同胞们边谈边唱的欢乐场面,记者平生头一回感受到自己以及眼前这些人与汉族人的不同之处。

穿上锡伯族的衣服,戴上头饰,记者拿起“东布尔”却忽然感觉这小小的乐器竟如此沉重,它包含着锡伯族几千年的文化积淀,拿在年轻一代、对锡伯族几乎一无所知的族人手中,凝重、伤感、自豪等等复杂的思绪,随着温婉的乐曲默默流淌。突然间,记者觉得肩上有了一副重重的担子。

锡伯族,一个古老的少数民族,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据锡伯族联谊会创始人佟靖飞介绍,锡伯族原是古代鲜卑人后裔,16世纪前,锡伯族先人世世代代生活在松嫩平原和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到了18世纪中叶,4000多名锡伯官兵连同他们的家属,肩负着屯恳戍边的光荣使命,远离家乡,历经千辛万苦西迁到新疆的伊犁地区。据了解,目前全国共有锡伯族同胞约19万人,主要分布在新疆伊犁地区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和辽宁、吉林等省,其中吉林省有3200多人。现在居住在长春的锡伯族同胞共有685人。

古老的锡伯族

饮食

冬天吃“花花菜”

由于锡伯族人喜欢狩猎,所以野猪、野鸭、野兔、黄羊等都是冬季餐桌上常见的野味。而在饭桌上还能经常看见锡伯族同胞最喜爱的“牛奶炒米”、“锡伯鞑子粥”、“米顺”、“花花菜”等这些名字奇特的食物。

如“花花菜”就是锡伯族一种别有风味的咸菜,一到秋季,锡伯族妇女便会腌制“花花菜”。它是由五颜六色的蔬菜腌制而成的,所以取名“花花菜”。在冬天的饭桌上,有这么一碟色、香、味俱全的花花菜,会激起人们强烈的食欲。

服饰

男女老少穿着各有特色

家里的锡伯族长辈告诉记者,早期的锡伯族服装都是很有特色的,而且男女老少的服装都不尽相同。

锡伯族的男子喜欢穿深色长袍,外面套青马褂,头上戴圆顶帽,腰间系青布带,脚穿厚底鞋。而为了便于骑马和劳作,男子的长袍和马褂都左右开叉。

而锡伯族女子服装的样式则比较多,她们喜欢身穿各色花布和方格布做成的各式各样旗袍,脚穿绣花鞋。

锡伯族老人的服饰又有不同,一般老年男子里面都穿对襟小白褂,外面穿长袍,个别人还套马褂,脚穿白袜、布鞋,扎裤脚,头戴礼帽。

锡伯族儿童也有别具一格的服饰,婴儿刚生下来是不穿任何衣服的,而用襁褓包紧后,放在吊床里抚养,等过了半岁才给穿衣服。

讲究

生活起居都有规矩

听锡伯族的长辈说,祖上讲究多,规矩也多。晚上睡觉时脱下的裤子、鞋、袜子都不能放在高处;在炕上不能横卧;不能从衣帽、被子、枕头上跨过,如过不小心跨过,必须立即在灯火或火盆上把该物摇晃几下,才算还净;吃饭时不能坐门坎或站立行走,严禁用筷子敲打饭桌、饭碗;媳妇不能与公公同桌用餐,也不能同坐;子女在偶数年龄时禁婚,起码有一方是奇数才能举行婚礼;从正月初一到十五,妇女不做针线活儿;二月初二,禁止在地上劈柴,禁止妇女在西屋西边小便……这么多的规矩讲究,现在早已消失。

婚嫁

选新娘看脚不看脸

据佟靖飞称,锡伯族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中,流传着一个叫做“玉足节”的传说。锡伯族先祖拓跋洁汾与仙鹤神女雅琪娜在屈利水畔的山谷中以 “吻足礼”的习俗结为恩爱夫妻。后人为了纪念锡伯先祖的美满姻缘,让这个美丽的传说流传下来,逐渐成为锡伯族玉足节的习俗。

锡伯族的男子在选自己心上人时,挑选的标准和别的民族大相径庭,他们是看女子的脚长的是否好看,而不是看脸。而在选新娘这一天,锡伯族的女子都会用布遮着脸,只露出双脚供锡伯族男子挑选,只要脚长的漂亮,便会被选中与其结为夫妻。

节日

每年都隆重庆祝西迁节

除此之外,西迁节也是锡伯族人独具特色的传统节日。西迁节也叫“四一八”节,其来历是锡伯族历史上的西迁。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从20世纪80年代起,每逢农历四月十八,在长春市的锡伯族同胞都会隆重开展各种纪念活动。这一天,锡伯族的男女老少都会穿上盛装欢聚在一起,弹响“东布尔”,吹起“墨克调”,一边唱着欢快的歌,一边跳着热情的舞蹈,共同庆祝锡伯族的传统节日――西迁节。

语言文字

说“吉甫西”写“乎杜木”

锡伯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据记载,锡伯族原来的文字是“乎杜木”文,形象与满文相似,原来的语言是“吉甫西”语,音调与满语相近似。到了清代,由于与蒙古族杂居则通蒙古语文,到了清朝中叶,因长期与汉族杂居共处,接受了汉族的先进文化,在语言文字方面也逐渐使用汉语、汉文。现在汉语、汉文已成为吉林省锡伯族人民通用的交际工具。而生活在新疆察布查尔地区的锡伯族,至今还完整地保留着自己的语言文字及浓厚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

据佟靖飞介绍,现在全国只有在新疆的个别地方才有人使用锡伯语和锡伯文字,而在长春的685名锡伯族同胞中,已没有人会说锡伯语。

现在的锡伯族

老一代

民族的印记只剩音乐

记者的姑姑梁伟,除了是长春锡伯族艺术团团长外,还有一个头衔就是吉林省民俗协会长春锡伯族文化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多年来,她为弘扬和传承锡伯族文化不懈地努力着。

“作为锡伯族的后代,我有责任将这些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下去。”梁伟说,随着锡伯族渐渐汉化,有很多民族文化正在消失,像锡伯族的文字和语言,能说会写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而在长春的685名锡伯族同胞中,没有一个人会说。“现在唯一能体现锡伯族文化的就剩下音乐了,我们能为下一代留下的锡伯族文化遗产也只有这个了。我们要紧紧地抓住这个民族文化的尾巴,为锡伯族后代留下能回忆起自己民族的东西。”

年轻一代

填表时才会想到锡伯族

童年时的记者,和其他汉族孩子几乎没有任何差异。与身边的汉族孩子一样从小就受汉族文化气息的熏陶,在学校里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写着横平竖直的汉字,吃着大米饭,穿着汉族的服装……在记者的意识里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锡伯族人。

自出生开始,家里的长辈几乎不向记者灌输民族概念,锡伯族这个词渐渐地在年轻一代的脑海中模糊,只有在学校需要填表写民族的时候,才会想到这个名词。

不仅记者,就连记者的兄弟姐妹以及同年代的族人,没有人了解自己的民族文化。大家在一起交流时,除衣食住行外,谈论的多数是现在主流文化的内容。

幼儿一代

几乎已没有民族概念

对于还在咿呀学语的儿童,他们已经没有了解锡伯文化的途径了,他们的家长对锡伯族的文化都所知无几,更别提教育他们的子女了。

而且现在长春已经没有能讲授锡伯文化、语言和文字的学校,为他们提供系统的教育。在他们这一代,几乎已经看不到锡伯族的影子了。

请保住锡伯族的根

据佟靖飞称,他每年都去锡伯族人聚集的新疆、沈阳等地探访、慰问,深深地感到,锡伯族文化正在逐渐消失。

“现在,长春市民委、吉林省民俗协会、长春市锡伯族联谊会,为了弘扬和传承锡伯族文化,每年都会组织锡伯族同胞奔赴新疆、沈阳、松原等锡伯族人聚集地进行艺术慰问表演。”佟靖飞说,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了解锡伯文化,但是这种文化的传承光靠他们的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年轻一代去传承。

长春锡伯族艺术团团长梁伟说:“这种传承的希望其实也是一种无奈,就连我们这一代人对锡伯族文化的了解也没剩多少,下一代和下几代人,如果再继续丢弃民族的东西,我真的不敢想象,20年后的会是什么样希望所有人都能重视起来,不仅仅是我们锡伯族的族人,希望大家帮我们保住民族的根。”来源长春晚报)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美女记者探寻民族之根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