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一个曾在大连“消失”的民族

西迁历史 daxiqian 903℃ 0评论

20100928103036259

  瓦房店三台乡关宗树家的“喜利妈妈”

  明日,即农历四月十八日,就是锡伯族最重要的节日“西迁节”。从1986年起,每年的这一天,大连的锡伯族群众都会举办各种活动来纪念。

康熙年间,清政府将3401名锡伯兵南迁盛京驻防各地。由于金、复两州是辽南防御的军事重镇,拨往复州178名、金州159名。自此,复州和金州就有锡伯人繁衍生息。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人口普查时,复、金的锡伯人口登记却出现了零。锡伯族真的从大连的土地上消失了吗?锡伯族有哪些独特而古老的信仰、习俗?“西迁节”前夕,记者专访了多年致力于锡伯族研究的大连专家、《中国锡伯人》主编之一那启明,一一解开了这些问号。

  破解:石碑的历史之谜

1985年,那启明对复州开始为期5个月的调查,一共找出关、高、韩、赵、傅、吴、徐、温、赫等锡伯族姓氏。

居住在瓦房店红沿河镇的关世玉收藏的家谱按辈分整理至今有22代。过去20年就一代人,这样计算,这份家谱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是辽南锡伯族年代较久的一份家谱。

从这份家谱中,那启明澄清了锡伯族历史上一个未解之迷。皇太极在1635年9月谕曰:“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拉、叶赫、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墨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这里说的“席北”即锡伯无疑,但“超墨尔根”到底是锡伯人的人名还是地名?关姓家谱上写的是“衔玉军汗之子名超·墨尔根衔”,这里最重要的是由满文翻译成汉文时,在“超”字后有“·”号,这就明确了“超”是名字即“瓜尔佳(关)·超”;在墨尔根之后加有“衔”字,就证明“墨尔根”是衔(善射),而不是地名。

碑文是研究民族历史的最好见证,所幸当时复州的锡伯族石碑较多,有的是记族源、旗属及变迁;有皇帝谕祭碑;有自述感恩碑;也有满文贞节碑。当时的复州城横山书院收藏着花良阿任昭陵总管后,在祖茔上立的满、汉文石碑一方。后来此碑由于修桥垫路面用,汉字被磨光,满文还清晰可见。书院还收藏有关姓石碑两方,均属贞节碑,分别刻有“锡伯”和“陈锡伯”字样。

对赫姓(赫叶尔氏)的调查也颇具戏剧性。1985年6月,那启明调查瓦房店三台满族乡锡伯族路经沙坨村时,向一位汉族老人打听这个村有没有锡伯族。老人说,村里姓赫的是锡伯族。在老人的指引下那启明拜访了赫连山,他说,自己是从驼山乡赫家营迁到东岗乡大嘴村又迁到沙坨子的,是九旗人(即巴尔虎蒙古旗),1982年改为锡伯族。村民赫文广告诉那启明,赫姓随巴尔虎旗去云南打仗,伤亡很重,由于尸体不能运回,就把头发辫割回埋葬。

在赫家营东村的井台上,那启明发现了赫姓家谱式的石碑。1996年5月,那启明出席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古籍文化研讨会时,请懂满文、蒙文,又精通锡伯文的伊犁师范学院副教授佘吐肯辨认石碑上的人名。经佘教授考证,从其祖先的名字来看,符合锡伯族起名的风俗,且绝大部分都是锡伯语。同年的调查,那启明又在金州找到高、白、雷、傅、关、徐、吴、赵8个锡伯姓。

这让记者大惑不解,为什么第一次人口登记已经为零的民族却突然出现了?那启明说:“西迁时,仍有剩余的锡伯人居住在金州。但在伪满洲国时,规定这个‘国家’由5个民族组成,即满族、汉族、蒙古族、日本、朝鲜族,所以不仅锡伯族被抹煞了,其他如回族、鄂温克族、赫哲族等都被消除了。”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一个曾在大连“消失”的民族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