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对锡伯族萨满文化的初步考察

锡伯文化 daxiqian 980℃ 0评论
12603O4441P-1J26
 对锡伯族萨满文化的初步考察
忠 录
    锡伯族为阿尔泰语系诸民族之一员,属通占斯一满语支,发祥于我国东北部寒冷的山林地带,这里地处世界萨满文化中心圈之内。1692年访问中国的两位俄国莫斯科大公的使节艾维尔特·伊斯布兰特·伊代斯和他的同伴亚当·布兰特就是在这一带发现了萨满世界的大门,介绍到全世界的。①
    萨满文化在锡伯族中可谓根深蒂固,从其几个主要特征可以断定,它在这个民族里土生土长的。1764年,有一部分锡伯人从东北迁至祖国西陲伊犁地方,聚居于今察布查尔锡伯治县,后扩散到霍城、塔城、巩留等县。他们是受官方调迁而来的,初来时人口才四千左右,后逐渐繁衍,如今已有三万多人。他们分牛录居住,过着亦军亦民的八旗制生活,肩负着繁重的屯垦戍边任务,含辛茹苦,艰苦创业,在新的土地上扎根开花。萨满文化在这部分锡伯人中继续传延,一代接一代。锡伯族的民间文化与萨满教水乳交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萨满教是锡伯民间文化的最初根基。搜集和保存萨满文化遗产,对研究和揭示以及发展这个民族的文化历史,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对新疆锡伯族萨满教状况最早进行调查的,也是一位俄罗斯人,叫H·克洛特科夫,时问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他在一篇文章中说:“我在伊犁和乌鲁木齐任职期间.利用全部闲余时间搜集了伊犁、塔城地区锡伯族萨满教的有关资料。”他曾拜锡伯人巴理善为师,受益不菲。②1907年,他又赴塔城调查,写有《伊犁、塔城地区锡伯族萨满教现状简述》⑧一文,文中说:“他们(指锡伯人)与满族(称为‘旧满洲’)和索伦族共同汇成为新疆通古斯语族的代表。锡伯人信仰佛教,在五牛录建有佛教寺,有以‘大喇嘛’为首的40名喇嘛。这同时,锡伯人在很大程度上保存了萨满教,他们当中至今还有萨满,村民一旦有病,都乐于求助于他们。”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国际人类学界兴起了一股萨满文化热,在我国,从80年代开始陆续出版了不少萨满教研究专著,在各有关刊物上经常见到专题研究论文。我多么想能筹集到必要的资金,以现代化器材装备,再请到几位专家,一同对我们民族的萨满文化遗产进行一次全面完整的科学考察啊。但眼下难以实现。这些遗产正在失传,其中人为的因素较之自然因素更为严重,堆依齐牛录曾经把群众保存的萨满所用的服饰、法具、神图等珍贵遗产强行搜出来,只一把火化为灰烬。其他一些牛录也发生过类似情况。所以我迫不及待地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调查,搜集到一些资料,写成此文。
调查对象、时间和地点
    调查对象主要的是以下10人,他们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年事已高的农村知识分子,第二类是萨满后代,第三类是当代萨满,全是锡伯族。他们的情况排列如下:
    希布阐(kibcan,erkele氏).92岁,男,察布查尔县乌珠牛录人,经历丰富,见多识广。采访时间为1990年6月5日,地点伊宁市。我们去时,他正在伏案写东西,思维仍很敏捷,说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记下来留给后人;
    喀尔绰力(karcoli,erkele氏),78岁,男,察布查尔县乌珠牛录人,在基层任过职。采访时间为1990年6月10日,地点伊宁市。他身体不佳,卧于大炕,但没有让我们白跑。
    德禄善,80岁,男,察布查尔县纳达齐牛录人,乡村教师。采访时间1990年8月9日;
    玖延,63岁,男,农民,民间艺人,察布查尔县纳达齐牛录人。采访时间1990年8月8日;
    富寿(fuca氏),60岁,男,农民,曾祖父是萨满.察布查尔县堆依齐牛录人,藏有萨满神图和部分服饰、法器等。采访时间1989年12月;
    胡兴福(husihar氏),61岁,男,农村干部,察布查尔县孙扎齐牛录人,父亲是尔其(锡伯萨满教巫师之一种)。采访时间1990年5月27日;
    佟梅玉,佟佳氏,50多岁,女,国家干部,察布查尔县人.在乌鲁木齐工作。采访时间1990年3月:
    莲芝儿,佟佳氏,44岁,农村妇女,当代萨满,察布查尔县孙扎齐牛录人。采访时间1990年5月27日;
    青梅(bayir氏),76岁,女,农村妇女,民间医生.相通(锡伯萨满巫师之一种),住察布查尔县纳达齐牛录乡敬老院。采访时间1990年8月9日;
    文香,40多岁,女,农村妇女,当代萨满,察布查尔县堆依齐牛录人。采访时间1993年9月1–2日。
    我在当地请贡讷布、佟明廉、常尔和文明等朋友做向导,由他们热情帮助才找到了这些象,得到人家的信任,使采访得以顺利进行,这里特向他们致谢。我的考察虽说是零敲碎打,全部时间加起来最多有50个小时,却取得了一些预料之外的收获,这反而使我对不能实现上述梦寐以求的计划而感到更大遗憾。
萨满一是神灵选定的继承人
    从原始社会到今天,一代一代萨满是以神灵选定接班人的途径传袭下来的。他们遵照神(wecen)的意志承担这特殊的使命,借助神的力量和精灵(manggin)的帮助发挥职能。他们有共同的神也有各自不同的神,其中一半是自己的祖先。这些祖先曾经都是萨满,凡萨满去世后都成为神,居于上界,每一代的新萨满就是由这些神选拔出来,向主神推荐。这点在19世纪80年代察布查尔乌珠牛录尔希萨满所修的《萨满神书》中有所反映。他写道:“吾为属龙之萨满,特留言于后辈:咱们那拉哈拉(那拉氏)原无神灵,在原籍(指东北)时,唯有一先辈是哲勒④,专助扎斯胡里哈拉的萨满行事。该先辈迁到伊犁之后去世⑤。过了两代,到第三代,他(在神界)与扎斯胡里哈拉萨满一同选(我们哈拉)属鼠之后辈为萨满,由觉罗哈拉之乌萨满任其师傅教导。他(属鼠者)寿终前,选了属狗者的后生,由涂穆尔齐哈拉之伊萨满任其导师教课。他(属狗者)寿终前,又将属龙的我选为萨满,由乌扎拉哈拉之吐萨满和佟佳哈拉之奥萨满任吾导师,教授本领。”
    下面是一则故事,讲述者佟梅玉,生动地反映了萨满神授之情景,大意如下:
    佟佳哈拉过去曾有过萨满,但未能继承下来,于是哈拉的诸事越来越不景气。后来,神灵选中该哈拉的一位闺女,这闺女打从这时起就心神恍惚,举止异常,患病难愈。有一天,她对母亲说自己要睡觉,七天七夜不要叫醒,说完即昏睡不起。第七天,远处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声浪.万鼓齐鸣、铜铁相碰,轰轰烈烈。这声浪越来越近,似乎已拐过村子的街口来到大门口了。闺女的母亲惊魂失魄,慌了手脚,跳上大炕使劲摇晃起女儿来:“快,孩子,快醒醒,这是什么声音!”硬是把她给摇醒了。不料,紧随女儿醒来,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戛然而止。女儿对母亲好不怨恨:“额尼呀,”她说,“咱们的萨满神来给我授衔,你为什么挡回去了?!”这样,佟佳哈拉又一次失去了选中萨满的机会。
    萨满的这种传承方式玄之又玄,特别神秘,然而其实质是比较清楚的,这样有利于确立萨满的超人地位,让人们相信他们得到了上界神灵赋予的功能,神通广大,能为凡人去厄造福。在民间我采录到了这方面的许多传说、故事,请看下面的一些摘要:
    从前那个时代,妖魔鬼怪很多,大白天进村狂跳乱舞,萨满出来跳神驱赶都不怕,跑过来跟萨满一起跳。但是,能压住鬼魔气焰的,还是只有萨满,其他谁也不行。因为萨满有法力,这法力是从他们所敬奉的神那里得到的。他们的祖先在天国随时都在保护着他们,他们还能唤来一群神兽灵禽来相助。所以他们不怕鬼妖。
 一喀尔绰力讲述
    扎库齐牛录一女人受鬼妖作害,患了精神病,久治不愈,家人请寨牛录的费央萨满来跳神。这萨满跳着跳着神灵附体,激动不已,与鬼妖大战,抡起神矛前后左右猛冲狂刺。不料枪法失控,竞刺上一围观女子,使她眼巴巴地断气了。出了人命,这还了得!那女子的亲属、看热闹的村民以及牛录的章京和防御等当然不放过这萨满了,立即把他捉拿归案,关进牢房。这萨满没有办法,也说不出个理,更倒霉的是就要以命偿命了。于是,他在牢房解下佩于衣内的托里(神镜)放了出去。这托里破窗而出,飞往百里之外的堆依齐牛录去找其徒弟。这一天。老萨满的托里飞到徒弟家,徒弟柜中的托里也突然颤鸣不止。他知道师傅出事,赶紧
拿出自己的神衣神器,全身披挂,直奔扎库齐牛录。走到旧营盘,见一女人身着又宽又长的白袍,披头散发,独自一人幽幽啜泣地横穿大路。他一眼即看出这是幽录,便就地跳起神来,施展法力,将那幽灵收进衣袖,继续赶路。他来到目的地,打听到自己的师傅已被关押,先嘱咐这里的人们千万不要挪动死者的尸体.说自己的师傅神通非凡,能救死复生。然后去找章京和防御立约,保出了师傅。师徒二人来到遇难的那一家,一起跳神。两人跳得更为激烈,狂热,从门窗跃进跃出,忽上房顶忽_又帮画一。跳到院里没有人的地方J往弟悄悄告诉师傅用不着怕,自己捉来了死者的灵魂,并把灵魂转给了师傅。师傅趁机将灵魂从死者的El中送入体内。不多一会,这女子便活过来了。患精神病的那位女子也被这师徒俩治好了。
                                                            一希布阐讲述
    我年轻时得过一场病,治不好,父亲请霍罗善萨满大伯来为我跳神。场地上铺满燃烧着的牛粪。萨满大伯向恶魔挑战,厉声喝道:“喂,你敢和我一样踩火吗?”说完便赤脚上阵,在火场上来回跑。那时,我也跳上火场跟着他跑起来。这是依附在我体内的恶魔在作怪,我本人什么也不知道。萨满大伯见这一招不灵,另使一招,拿起一把磨快的铡刀,横咬刃部,让一位小伙用榔头砸刀背。我母亲吓坏了,失声大喊:“呜忸,大哥,嘴要破了!”萨满作法时旁人不能多嘴,不然法术会失灵。我母亲这一喊,糟了,萨满大伯的嘴割破了,流出血来,可他本人拿黄纸一匪.,就把血给止住了。他的这一招虽受到干扰,还是把缠住我的鬼魔给赶跑了,我的病也好了。
                                                                一青梅讲述
萨满不仅在活着的时候为人们除灾求福,去世之后他的灵魂成为神,也继续保佑后代子孙。与此相反,普通人去世后,他的灵魂则成为对活着的人们作祟加害的险恶之物,所以人们千方百计不让它接近村落和家院。人们向死者经常上供祭祀的部分目的,就是求他们的灵魂别来人间找麻烦。对萨满神则虔心崇敬,祈祷他常来保佑,我们在堆依齐牛录富寿家看到了具体事例。在伊宁市搜集到的资料中,有这样一则故事:
 有一个乌扎拉哈拉的人,名叫巴尔琪,家住村外水磨坊。一天,他的一口母猪丢了,他我遍各处,最后在高梁地里听到猪的 哼哼声。这是中秋时节,已割完的高梁韵一成捆,一堆堆立起来,象一个个蒙古包。他走去一看,在一顶高梁包里见有两只狐狸, 一只在守着进出口,另一只正爬在母猪的后臀作乐。他见此情景, 猛力将手里的斧子扔过去,有一只狐狸被击中,后腿流血,一瘸 一拐地逃走了。当天夜晚,巴尔琪家来了一大群人,破门窗而入, 肆意闹哄,其中一个还指着巴尔琪对同伴们说: “就是他,就是他!”他们闹哄够了才回去。巴尔琪的一位祖先是萨满,第二天, 他拿出这祖先留下的萨满神图,挂在墙上,烧香跪拜,祈求祖先 神前来保佑。到了夜晚,那些人又来作祟闹哄。就在这时,门外出现一位骑黑骏马,衣冠端庄的长者,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抡起皮鞭没头没脑地抽打那些人,他们抵挡不过。抱头鼠窜。从此以后,他们再不来了。
一希布阐讲述
萨满除有法术外.也掌握民间医术,将两者结合起来,取得治病效果。应该看到,在继承和发展锡伯民族的医药文化上他们是有贡献的,霍罗善萨满就是一例。纳达齐牛录乡敬老院的一位大娘,她曾经是位闻名遐迩的村医,擅长针术。在陈述自己的经历时说:“那时候,找我的人很多,我给小孩扎针.给大人接骨。这医道是霍萨满大伯传授给我的。他对我说: ‘姑娘,我们锡伯人不能没有钢针,大伯的针术由你来继承吧。’并把自己的一根针赠送了我,我用这根针治好了很多人,直今仍在珍藏着它。”
锡伯族萨满的职责范围在古代只限于自己的本哈拉。哈拉是一个祖先的后代,即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组织,传至五、六代,分出“莫昆”,再往下传,莫昆与莫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以至自然消失,各自成为独立哈拉。锡伯人的祖先观念颇浓,新疆锡伯族各哈拉将其1764年从东北迁来的先人尊为“达玛法”(原祖),崇敬备至,这对保持哈拉内部凝聚力起着重要作用,而萨满就是这个哈拉的保护者。后来.萨满的职责范围突破了哈拉的界限,逐渐扩展到比哈拉大得多的牛录。这有两个原因,其一,自17世纪末开始,锡伯人陆续被编入清朝八旗,八旗制的作用压过了氏族制,哈拉已不再是与人民群众的生死存亡休戚相关的社会基层组织,被八旗制的基层单位牛录所取代,一个牛录包括许多哈拉;其二,萨满教受到藏传佛教的冲击和官方的限制,无法继续保持凡哈拉必有一个萨满的兴旺局面。我的调查材料也证实了这一点,如喀尔绰力说:“到了清代,萨满教已江河日下,一步步失去原有的势头,萨满本身也不像从前那样受宠信和赏识了。这引起了他们的不满,有500名萨满怒不可遏,起来造反。满洲皇帝下达圣旨将他们统统捉拿定罪,投伊吉里河淹死,并宣布萨满教为邪教,不可深信。”我们先不管是否真有其事,说清朝政府提倡喇嘛教压制萨满教是符合历史实际的。这样,萨满在数量上越来越少,只有个别的一些哈拉能保住了他们的传承。然而,事物的演变需要一定的过程,锡伯人一时还不能没有萨满,不然他们的精神生活会失去平衡,因为萨满教虽说是一种原始信仰,但是带有全民族性的,是以民俗文化遗产的形式发展下来的。它所创造的文化财富是无法简单地用迷信二字概括得了的。所以数量的减少反而引来了他们职责范围的扩大一萨满从哈拉属性脱胎而出,成为全牛录的保护者了。
希布阐老人列出了他所知道的20世纪初叶察布查尔八个牛录有名萨满的名单:   乌珠牛录:奥萨满(odur氏);贡萨满(名贡希):尔萨满(名elginbatu,yongtori氏);其徒弟是帕萨满(名paga,ujala氏),1912年上47层刀梯,1956年去世:其徒弟是赫赫萨满(即女萨满,名honggonjy),1927年上17层刀梯,1976年去世。
 寨牛录:华萨满(名华尚阿);其徒弟是菲央萨满(名fiyanggasu)。
 依拉齐牛录:伊萨满(名yijishfin);其徒弟是托萨满(名toh01);其徒弟是坡萨满(名porto)。
 堆依齐牛录:汪萨满(关氏);阿吉尔其(尔其一锡伯萨满教巫师之一种)。
 孙扎齐牛录:戛萨满(名galtu);于安萨满;其徒弟是霍萨满(名holosan,hanja氏,晚年迁居纳达齐牛录);柳尔其。
 宁古齐牛录:杨萨满。
 纳达齐牛录:阿吉萨满(“小萨满”);阿肖萨满(原籍孙扎齐牛录):狄尔其(名tibo,ujla氏)。
 扎库齐牛录:女萨满,很有名,名字记不起来。
 神授凡人于萨满职衔是有条件的,一个哈拉每一代只选一个子女,他或她必须是“骨头清白,灵魂聪慧,血液纯净”者,被选中后病害缠身,久治不愈,精神恍惚,在梦中得到启示,持续几年甚至十几年,直到被人识破这意味着什么或自己省悟,许愿走萨满之道,才得以痊愈。这种许愿或处于自愿或被迫,但一旦作出就不能收回。这是痛苦的过程,我采访的几位萨满讲述了各自的经历。
 然而许愿只是个报名而已,他或她必须拜师傅学习萨满的有关知识和技艺,短则一年,长则数年。所拜的师傅本姓的或者外姓的老萨满都可以,而任何一位萨满收教一个徒弟是他应尽的义务,必须负责到底。教授的课程不轻松,有神界、人间和彼世的知识,各种仪式规程,法器使用,服饰的穿戴,各套祷词,祝赞、咒语和神歌,舞蹈、巫术、特技和民间医术等。课程学得差不多了,就请画师绘制《萨满神图》(suru nirugan.也叫mafartanirugan一《祖先图》)。堆依齐牛录农民富寿给我们展示他视为圣物珍藏的一幅神图,这是他当过萨满的曾祖父的遗物,宽0.85米,长有1.39米,是彩色油画,画面格局与其他哈拉的神图大体相同,分三层,以横线隔开,最高一层画有日、月、山石、林木、三位女神等(别的一些神图这一层还画有佛祖–burkanbaksi,慈爱祖母–jilangga mama,仁义祖il–gosingga mafa等);中间一层是萨满世界,这里的中心人物是依散珠女神,她周围有各种神灵,其中有人形神,鹰头人身神和许多神兽灵禽,还有祖先神,他们分上下几层端坐于两旁。他们的下面是两个骑马人,一左一右,均佩弓箭在巡行,有野马,野猪、狼等同行。这两个人是萨满领地的守卫者。最低一层是人间,以更醒目的横线与神界相隔。这里左右两边各有一堆人。左边是四位,都在敲击神鼓,一个是萨满师傅,一个是他的徒弟,都全身披挂,另两个着便装,是助手;右边是一群男女老少,是萨满的亲属和围观的村民。这里在举行攀登天梯仪式,所以还画有祭神用的自牛,供桌和用于法术的油锅等。画面正中高高耸立一架天梯,从地面直通到萨满神界,巍巍壮观。
 萨满还必须配备以下服饰和法器:
 神盔(saca mahala):用铁片、铜片,各色飘带(girdan),小铜铃、铜镜做成。
 神裙(hfisihan):内、中、外三层,内层为布裙,中层为绳裙,每根用自、蓝、黄等彩布包成五节;外层是带裙,每根一带都有各种图案花纹;
 神矛(gida):红漆木柄、铁枪头,柄与枪头结合处系有布飘带。长一米。
 神鼓和鼓槌(emcin):神鼓由圆型轮缘做成,鼓面用羊皮绷紧,里面用两根绳子交叉拉紧,作为把手用.直径约30厘米。
 哈准:是一套铜制圆形甲片,以铜镜代替,共13枚。每枚直径15厘米,也有比这大一点的。正面光滑,背面中心有钮,钮上有孔,穿绳拴在一条宽皮带上。这是萨满防御性的护身物,跳神时围腰结上,随舞步发出有节奏的碰撞声。
 神鞭:用麻纤拧成,叫xisari susiha;
    托里(神镜):是枚直径只有8厘米的圆形小鲷镜,具有特殊的灵性,更受关注。
    这些服饰和法具乃至他们的形状、颜色、尺寸、数量和选用材料,都是萨满想象的某一种圣物、权势和威力的象征,赋予它们以深奥的意义,每一件那怕是一块铁片、铜块、布条,都具有超自然的作用。过去锡伯人的许多旧习俗,如晚上枕头下压剪刀以驱散恐惧,搓斧头治狼疮,接新娘的喜车挂铜镜,供祭神树。萨满不能按自己的个人爱好制作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规格和讲究,其中的任何一件都得到他所信奉的神灵的接受才行,而且一定要齐全。萨满披挂它们就具有一种超自然的性能,能上天入地,与神灵交涉,与恶魔争斗,没有这些装束和法具,就显不出其勇敢来。但配备这一切花费很大,不是他们所能承担的,所以求助于亲戚朋友和村民。师傅带领徒弟走街串巷,到村子每一家祝福、唱赞美歌,这是传统的习俗,村民也都知道他们的来意,没有一家让他们空着手出门的,而是赠送各种东西。萨满将这些东西变卖换成钱,购置所需用料,为徒弟制作上述一切。神裙是由姑娘们集合到一块给他缝制绣花,那一套哈准之所以用铜镜代替,是因为锡伯人没有炼铜铸造技术。在各种法器中托里很特殊,且待下文介绍。
    萨满有他们的世界观,对肉眼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世界有一套套见解。他们置身于现实生活,是劳动人民的一员。不脱产,没有什么特权,但他们的精神世界却与普通人的精神世界不一样,他们以自己特殊的职业和资格得力于神灵,得助于精灵,在村落社会居于显耀地位。萨满被人们神化为,他们能了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想知道而无法知道的一切事情。关于这点在民间有许多传说,如他们被请到伊犁将军衙门解破厄源,驱走了人间作祟扰乱的妖魔鬼怪和魂灵等等,当然这都是超现实的却被人们相信的事情。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确实是忠于自己使命的正派人,是各种疾病的医治者,民间歌舞艺术的继承者、创作者和表演者。
他们如牛负重地履行自己的义务,不辞苦劳,尽心竭力。我采访的几位萨满都神情严肃地说:“既然被神灵选定走这条路,就应该当仁不让,再说神灵管束得很严,不能怠惰。”我的调查记录中有这样一段资料:“堆依齐牛录的阿吉尔其家境贫寒.有一年夏天他上离村子较远的泉水地割麦,好多天没有回家。村里因瘟疫扩散派人请他回去,他拒绝了,说:‘难道我是丕封哲于不吃饭的生灵吗? 不去。’这一说不要紧,他立刻变成了傻子,四肢僵硬,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人们赶紧套上马车把他拉到村郊的苏木达—这是专供尔其的神灵的小庙。第二天他就好了,来为村民治病。”
萨满通过唱歌、念咒、跳神、击鼓,占卜,以及各种令人可畏的特技、昏迷等法术施展本领,但这法术不可能每一次都应验,这点他们自己并不遮盖。如有一首萨满 歌是这样唱的:
可恶的伊巴干横心不相让,
我力不从心,难以为继。
麻绳断了,歌儿唱尽,
户主在哪儿? 另请高手来接替。
    这一点在许多萨满故事、传说中也有反映,失败的原因都被归咎于与他相斗的伊巴干恶魔过于凶烈,或归咎于某个同行的嫉妒和暗算。这表明他们虽然被认为受神的选中,具有神力,能与超世界交往,但毕竟不是神,而是被和执行神授之使命的现实的人。
攀登天梯~艰险的通神之路
攀登天梯,是锡伯族萨满教的主要特征之一,人们谈论起萨满离不了这个话题,聊得绘声绘色,过去乡间儿童也常常玩“上天梯”游戏。
 “天梯”,锡伯语叫“查库兰”(cakfiran),这一词的词根“cakar”是“桦树”的意思,可以推测,原先锡伯萨满举存上天夜式爬的是桦树。阿尔泰一些民族的萨满也爬树,叫“世界树”,爬到树顶到上层世界高度。另一些民族的巫师则从地面往天窗悬拉绳索以代替世界树。锡伯萨满爬桦树逐渐演变成爬刀梯,是个大发展,而名词被保留下来了。这名词被汉译为“刀梯”.显然是以其实物为根据的。⑥这是名副其实的刀梯,一阶一阶刀刃向上,是事先磨好的铡刀和大刀。梯阶的数量看具体对象而定,但据我
们调查,没有少于17阶的,多的竞达49阶。这49阶刀梯,每阶若按30厘米算,总高度是14.5米,若按25厘米算。也有12米。想想看,当你目击这森然屹立、货真价实的刀梯时.心里会是什么滋味。这个仪式的程序在秋浦、乌丙安、夏之乾、满都尔图等学者所编著的《萨满教研究》、《神秘的萨满世界》⑧和《民族文化习俗及萨满教调查报告》⑨中均有详细介绍。攀登刀梯,不是象征意义上的模拟表演,而是真人、真刀、真功夫。攀登者必须赤脚踩刀刃,一级一级登至最高层,再从这最高层仰面腾空坠落于地,若无平时练就的功夫或被认为的“神力”,是做不到的。攀登天梯的作用至少有以下三点:
    一、是对萨满徒弟的最后考核。说最后考核,是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过了多次痛苦的考验,如长期患病,精神失常,身体被切成碎片(在梦中)等,又因为他完成了学业,所以这是检验他学得的本领和心理素养是否到家的一种严峻的考验。其大致过程如下:师傅和徒弟全身披挂,泰然出场,先是击鼓起舞,逐渐激动狂烈.以此热身?不一会,师傅突然拿起神矛冲向事先已牵来的一头牛,大喊“哈嗄!”,猛刺一枪,要徒弟蹲下吸吮从牛体伤口喷出的鲜血,以增添勇气。之后,这徒弟便脱去鞋袜,来到刀梯下抓住两边竖杆,憋住气.踩上刀刃一步一步向上攀登,直到顶端。这需要足够的勇气和技能,每一步必须谨慎小心,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出了差错不得了,割破脚板流出血不说,可能会
因此心慌意乱而出大事!导致失败,前功尽弃。攀到最高一层之后还有一个惊险的动作要完成,按仪规他不能顺梯而下,而是在顶端缓一会气之后,从高空仰面腾空坠落而下,要准确落到地面的草垫上由数名小伙子张开的网中。不论攀登或下落,都是可怕的难关。攀登时,因赤脚踩上数十层刀刃可能会因恐惧而出事;下来时,因必须腾空坠落,往往会造成重伤,骨折,甚至当场死亡。然而,这个考核严峻如铁,一丝不苟,没有姑息迁就的余地。希布阐老人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事例:从前,察布查尔堆依齐牛录有一萨满徒弟上刀梯,上去了而下不来。全场气氛一下紧张起来,师傅更不用说了,向他泼撒烈酒,掷酒杯,摇晃梯架,苦求、胁迫,又敲响神鼓,奋力舞蹈,为他壮胆,均无济于事。那徒弟只是全身战栗,死死握住梯架,不敢做落地动作。人们见他如此胆小,渐渐发起火来,有几个人跑回家拿出了弓箭,排成一行,警告他若再拖延就要射下来。看到此状,那徒弟急忙松开手,按规定仰面向后腾空下落,惜用力不当,偏离下面的草垫和拉网,摔死于地。
 二、通达神界。这是萨满徒弟攀登天梯的主要目的,他完成了学业,必须亲自上神界,去拜谒最高女神依散珠玛玛,得她的认可,登记入册,才能获得神格,成为真正的萨满。查库兰(天梯)是通达萨满神界的唯一渠道。所以上天梯是锡伯族萨满教的天经地义。下引两段萨满歌词:
在天地交界的地方,
让我们把金梯竖起来。
在太阳和月亮相隔的地方,
让我们把长梯立起来。
让他⑩跨上神驼,
骑上白牛,
沿金梯腾飞而上,
顺银梯攀登而去。
这是萨满在向神灵祈祷时唱的歌,他求神灵护佑自己的徒弟去神界朝谒受衔。萨满徒弟要顺着梯子往上爬.爬上神界,神界在天国。这梯子的横杆为什么都是钢刃,萨满徒弟又为什么赤脚攀登? 这是为了表明神界绝非轻而易举所能上去,只有受神灵选定者而又苦学本领者才能做到,而攀登成功者自然被人们相信他们的确是得到神授之功能的非凡人物了。
    当徒弟爬到最高一层时,师傅要他依次向前方(正南)和东西两方举目眺望,高声问他都见到了什么?徒弟一一回答前方见到依散珠玛玛的宅院,东边见到九位神灵(uyun bolgo),西边见到了佛祖圣域(burkan baksi)。他所见到的全是上界天国的景色,师徒之间一问一答的实际用意是告诉人们萨满徒弟已登上了神界。在这之后,萨满徒弟又为什么不是顺着梯子下来,而必须腾空落地,落地后昏迷不醒,被人们抬进挂有萨满神图的屋内死一般的躺下呢? 这是因为他还没有回到人间,而是在神界路上去朝拜依散珠玛玛。神界的这个历程也充满着艰难险阻,他要跋山涉水,在师傅的帮助下通过十八道由不同的精灵(manggm)把守的卡伦(karun一哨卡)⑾,才能到达目的地,完成大事。送一举锡伯语叫“bilheri yabumbi”.笔者暂译为“走神界”。依散珠玛玛的宅院肃穆庄严,有几道大门,均由神兽灵禽守卫,各
哈拉的祖先神都在这里.院内有三位萨满大张旗鼓地跳神。萨满徒弟被本哈拉祖先引进内宅朝拜依散珠主神,受她审核,接纳入册,授神格,他这才以地道的萨满身份返回人间(苏醒过来)。苏醒之后,由师傅领出来亮相,他当着围观的乡亲们,从滚沸的油锅中赤手捞出炸熟的油饼分给近旁的一些人吃,以显示自己已具有神力。
    三、民间文娱活动。对古代劳动人民而言,恐怕没有比这“上刀梯”更精彩的大型演出活动了。从民间文艺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场够标准的演出活动,场地、舞台、演员、服装道具、乐器和观众,一样也不缺,节目是高水平的。
大院收拾得干净整洁,院中划出一块四方空地,四角打桩,拉起绳,绳上拴挂各色布条、纸条、羽毛、弓箭等,这便是舞台了,围绳以外的空地是观众席。“舞台”中央架设苍劲挺拔的刀梯,整个梯架用红、绿布和黄纸装潢,因演出在夜间进行,点多盏油灯照亮。
 萨满师傅是整个演出晚会的主持者,又是演员,徒弟是主角。除他俩外,还有几位配角,有伴唱者伴奏者各一组。师徒俩头戴神盔,身着绣有各种图形花纹的神裙,胸前挂护心镜,腰拴一圈哈准(铜盘),手持短矛或神鼓,神态庄重,奕奕出场。观众是很多的,是同村的男女老少,邻近村子的萨满及属于萨满教领域的其他巫师也来助兴。按惯例,这个演出(即上天梯仪式)不沦由谁家举行,都是敞开大门欢迎乡亲们来观看。节目有歌舞,特技和戏剧,每个节目不仅有表层动作和技巧而且也有内层含义.既有趣又深奥。锡伯族萨满歌曲种类不少,文化根底厚,特色浓并有独特的演唱形式,是锡伯民间歌曲的宝贵遗产.70–80年代流行全国的《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这首歌的曲子,就是在萨满歌《吾亚喇厄耶》的旋律基础上再创作的。萨满在不同的仪式上唱不同歌,有的调查对象说,萨满诸神各有五首歌,这意思是,萨满对自己的每一个神灵要唱五种不同的歌。萨满唱神歌,听众是村民,对象是神灵。
    萨满舞蹈(跳神)用神鼓伴奏.一开始在小场地内回旋、打转、换步,动作翩跹,帽子上的飘带飞来飞去,神裙时张时合,围腰的一套哈准叮当作响,随舞步变换节奏,鼓声激动着他,他自己也激动着观众。萨满跳舞,锡伯人叫“falan fehumbi”。    萨满一这身心不安的舞蹈家越跳越起劲、越热烈,以至打破场地界限。再往下发展,舞蹈就变成战斗戏剧了。他激奋癫狂。从门窗冲出冲进,飞步上房远眺,在前院后院搜寻,甚至跑出大门到野外去狂奔。萨满舞蹈有两层喻意,在客观上,他反映初民的狩猎生活,如出猎,在山野巡回,登高环望,发现猎物,猛扑搏斗,表达丰收的喜悦等;在主观上,则表现他们神秘世界的掌故。他要与来人问作祟的妖魔较量,施展昏迷方术,他的灵魂离开肉体去神灵世界,敬请神灵来辅佐,呼唤精灵来相助,一旦肉体被请来的神灵占有,即胆识倍增,激动不已。他战斗、狂怒、挣扎,与对手周旋,拼剌、搏斗,左右开弓,这时候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他发出冲锋号令,率众精灵追逐败逃的敌人。
    除歌舞外,赤脚上刀梯,高空落地,赤手捞油饼也是这个演出晚会的主要节目,均为高难度特技,令观众悬心吊胆,而刺牛吮血则叫人连想起茹毛饮血的原始人的生活。此外还有一个节目,从梯顶落地的萨满徒弟被抬进房子后,四位少女坐在房子四角弹口弦(mekene),清脆动听。上述这些具有表层喻意和内层含意的节目,引信仰萨满教的观众沉浸于萨满世界的想象之中。使萨满的表演获得效果,构成一幅勾心夺魂的奇观。
总之,以上三点是“攀登天梯”仪式的主要作用和目的。
在一些调查报告里称,萨满上刀梯,成功者为“易勒土萨满”,是被人们公认的著名萨满,未成功者叫“布土萨满”,是未得到公认的,名气不大的萨满。在我的调查中,金泉镇以外几个牛录的访问对象提供的资料却与这不大一样。他们说:萨满路有两条,一条为大道,像现在的公路,另一条是小路,犹如野兔跑的小径。萨满有深浅之分,技能高低不一样。萨满上天梯,一般在众目睽睽之下公开施实,也有在暗地(在梦中)施实的, “易勒土”(明
显)和“布土”(隐秘)是指这而言的。上刀梯形式也有两种,一般是攀登立式刀梯,也有踩走卧式刀梯的,前者是“骑马萨满”(moringga saman),后者是“徒步萨满”(yafahangga saman)。当然在人们的心目中名声较大的是那些“易勒土”和“骑马”萨满。
依散珠玛玛一锡伯萨满世界的主宰
依散珠(yisanju),从这名字即知道是女性,“玛玛”在锡伯语是“祖母”的意思。前面已说过,她是锡伯族萨满的主神,在各哈拉萨满神书、神歌中反复出现,在萨满神图中,她更是中心人物。那拉哈拉萨满神书中所写的上界诸神,首先是三位女神(yilan enduri gege),之后是六大始祖(baksi),他们各有其管辖的领域。依散珠玛玛是作为萨满教的始祖居于这六大始祖之列,其他五位是burkan baksi,sara baksi,de baksi,sift baksi,ulanbaksi。在依散珠玛玛管辖的萨满领域内,有三大萨满,各哈拉的祖先神和一系列人形,鹰头人身及动物精灵。她是锡伯族萨满世界的主宰,在民间流传着关于她的传说。
孙扎齐牛录当今女萨满莲芝儿(44岁)讲了如下传说,她说:依散珠玛玛姓佟佳,还在闺女时就已成其真果。她有一个哥哥,是喇嘛,坚决反对她选择萨满之道,兄妹之间发生了矛盾,势不两立,争吵得很凶。她碧血丹心,绝不回头,硬说服父母带她搬到别处,避开了哥哥的阻挠。她选定元月18日上萨满神界朝圣,临行前告诉父母自己要出走七天七夜,说完即瘫在炕上昏昏入睡。她这是在昏迷中攀登神界去完成大业。她说出走七天七夜,当然第八天才能回来,可父亲糊涂,算第七天为最后期限,见女儿一连这么多天躺在炕上一动不动,饮食不进,到了第七天见她依然如此,以为死了,就将她的躯体拿出去埋葬了。
    依散珠玛玛在神界完成了修炼,第八天返回家里,一看,不见了自己的肉体,已被牢牢埋入黄土。她哀伤、愤怒、痛恨,但无济于事,就坐在烟囱上哭闹。她背着父亲发出诅咒,只让母亲听到,说:“我诅咒你们佟佳哈拉分崩离析,诸事不如意.今后各代生男孩是白痴,生女孩是哑巴!”并声明自己从此不仅是属于佟佳一个哈拉,而是要作乌扎拉、安佳、瓜尔嘉、巴伊尔等五个哈拉的人。过了不久,她又打破这个界限,加入了锡伯族所有哈拉,不分姓氏潜心扶助全体黎民。黎民百姓感激她,拥戴她.崇敬她,逐渐逐渐,她便成了锡伯族所有萨满的主神。
    按这资料来看,依散珠玛玛是萨满教对喇嘛教进行斗争中涌现出来的萨满英雄。在历史上,锡伯人居住在兴安岭、海拉尔、嫩江,松花江一带。13世纪初成吉思汗兴起,统一蒙古诸部,建立蒙古国。锡伯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与蒙古族的交往更加密切,后来又隶属于科尔沁部的管辖之下。藏传佛教是从13世纪下半叶开始传到蒙古地区的,到16世纪中叶,有明、清王朝的支持和提倡,得以盛兴,这对萨满教造成极大的威胁,自然也引来了萨满教的强烈抵抗,在科尔沁地方尤为如此。锡伯族不可能处在这个宗教斗争的旋涡之外,依散珠玛玛正是这个斗争的产物。
    其实,把依散珠玛玛视为锡伯族萨满教的始祖是不确切的。萨满教是产生于原始氏族社会的自然宗教,是从初民的自然崇拜中逐渐发展而成的,没有什么创始人,锡伯族的萨满教也不例外。萨满教的历史比依散珠玛玛闻世的时代早得多。萨满教的发展历程在过去漫长的一大段是很顺利的,后来,世界三大人为宗教向四方扩展,都比萨满教先进得多,从本质上容不得原始信仰。喇嘛教自喜马拉雅传到蒙古草原,犹如洪流,势不可挡,对萨满教构成致命的威胁。然而,在人们的精神世界里,因为萨满教已经根深蒂固,当它遇到灭顶之灾时,信徒们为卫护它的生存空间,然会推出理想的英雄.于是就产生了依散珠玛玛。她之所以是
悲剧英雄,也是上述历史背景所决定的。我认为,满族著名史诗《尼山萨满》的主人翁尼山,也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在明朝)产生的典型的萨满英雄。但不能因此而把她和依散珠混淆为一人,尼山是人间的一位了不起的女萨满,依散珠则是一位主宰锡伯族萨满世界的女神。她的住处在上界,那地方叫yisanju mamalkfiaran(依散珠玛玛宅院),在尔希萨满所修的《萨满神书》中又标出了各方神灵和鬼妖所居之处的平面方位(为了送祭品),她的宅院在正南方。该书又直接描绘了这个宅院,有三道墙六座大门,各哈拉的神灵和各种精灵都在这里拥戴着她。她的领地很大,有层层关口和卡伦,人间的萨满后继者都得通过这些关卡去朝拜她,由她亲自过目赋予萨满资格,才能回人间行使萨满使命。这就是说,锡伯族的所有萨满一不论是去世后成为神祗的或还在人间活动的一都在她的管辖之下。
莲芝儿提供的资料又说明在民族历史发展过程中,随着社会组织形态的变革(如氏族制倾于衰弱),萨满教也跟着改换自身的存在形式。关于依散珠玛玛加入所有哈拉这个问题,她的解释是这样:她保佑全体锡伯民众,就必须打破哈拉的界限,若不这样,实际受保护的只有男人,女孩子都出嫁,成为外哈拉的人,但因她们不能改变哈拉,还是处在丈夫家氏族萨满保护范围之外。过去受鬼妖作害而得精神病的全是女人,恐怕就是这个原因。为了保护不分男女的所有同胞,依散珠玛玛毅然加入了锡伯族所有的哈拉。
托里一有生命的小铜镜
 托里即神镜,在锡伯萨满的各种法器中它很特殊、很神奇,有生命。我在考察中好容易才见到实物,但它的主人不让我接过来掂分量,量尺寸。它呈圆形,直径最多有8厘米,是枚小铜镜,面光滑,背面中心有钮,钮上有孔,穿有红布条,打着活结。就是这么个小物体,被讲得神乎其神,而且讲述者都相信它确实具有神通广大的灵性。下面是我的几段综合记录:
托里不但不是萨满跳神时佩于腰部的哈准(铜盘),也不是护心镜(niyaman buleku)。护心镜是萨满挂在胸口的法器,比托里大。托里平时被萨满藏于木柜,需要带出时,佩在衣内。
托里分雄雌两种,在背面有不同的标志,如雄的有九点小窝,雌的有三点(关于它们的功能,讲述者中有的说雌性的强于雄性的,也有的说正好相反),男、女萨满得哪一种托里并不取决于他(她)们的性别。
托里是从神界,从依散珠玛玛的宅院飞来的,飞速极快,后面拖着一道火光。来到萨满徒弟的院子上空来回飞翔,从头顶上一闪而过,又破门窗而入,从天窗进出。它体积小,么样的小洞都能钻进钻出,有神鹰(ancun giyahfin)陪伴它。
那拉哈拉尔希萨满所修的《萨满神书》中有这样一段祷词:
 祈求诸位神灵,
让我们得到金托里吧。
从尹登古林山上,
放出雄性和雌性神鸟吧。
 从阿尔坦淖尔湖水中,
让金托里起飞吧。
它起飞了,腾空了,
到了依散珠玛玛处。
祈求依散珠玛玛,
把它赐给那拉家一
赐给属龙的后生吧。
 托里是在萨满徒弟向师傅学功的夜晚飞来的。这徒弟在得到托里以前无论如何也上不了天梯,那么多刀刃,那么高的梯架.没有托里支撑他怎么能上去?
 一枚托里只属于一个萨满,这萨满去世,它也随之成为无用之物(有的讲述者说:“随之失踪”)。
 捉拿飞来的托里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萨满徒弟和他的一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往往难以承受,故由亲戚朋友来帮助。捉拿托里必须牺牲白色山羊,将山羊的鲜血盛于盆中,放在大院中央。托里在院子上空旋飞,来回闪过,不时向血盆俯冲,萨满得要眼明手快,用神矛将它击落于盆中,或者是它自己俯冲来俯冲去,哐啷一声掉落在盆内。一旦落于盆中,必须立即将它紧紧压住,用牛皮筋拴起来。这是不容易的事,要闹腾好几天或几十天,据说当年孙扎齐牛录有名的霍萨满费了49天才把它捉到的。每一天要杀一只山羊,用它的鲜血。延续时间越长花费就越大。
 此外,在民间了流传着关于托里的传说,本文前面引证的一则中那位遇到麻烦的老萨满,就是放出托里向徒弟告急才被搭救的。下面再举一则,讲述者是纳达齐牛录农民玖延。他说,在我们父辈的父辈那个时代,纳达齐牛录有位年轻萨满,有一次东边的寨牛录请他去为一名受神鬼作怪的女人治病,这女人的病情很重,本牛录的老萨满无能为力,他应邀而去,很快就治好了,从此名声传开。人们管他叫“阿吉萨满”(“小萨满”),以与那位老萨满相区别。这阿吉萨满从此常去寨牛录,竞勾搭上人家的一位年轻媳妇。这事被那里的小伙们发觉,暗地监视他。有一天晚上,他正要与那媳妇睡觉,七八个手持棍棒的小伙子冲了进来。他蹭地跃身下地蹲坐,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打起转来。这时候,他锁在几十里外家里木柜中的托里轰鸣开了。但因这是深夜时分,家人熟睡,无人打开柜子。那托里轰鸣一阵,突然打穿柜子,破窗出外,直往寨牛录飞来,来到阿吉萨满被围的房子,破门而入,立在佛案上。小伙子们惊呆了,放下棍棒,将阿吉萨满扶上炕,以好言劝他别做失道名裂的丑事,和平解决了问题。
 托里随时都在保护着自己的主人,萨满之间若互相不服气,发生纷争,就放出各自的托里展开空战,一决雄雌。
 所有的资料都说明托里与其它法器不一样,它有生命,这是它独一无二的特殊性能,神奇绝伦,其作用是保护萨满的生命安全。其他各种法器也有各自的作用,萨满施展本领,有赖于它们的功能,与邪恶势力争斗时或用于进攻.或用于防御,但没有象托里那样有生命。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托里与其说是萨满诸法器之一,毋宁说是萨满的灵魂。按萨满教观念。万物均有灵,锡伯萨满认为人有三个灵魂,其中一个专门负责保护人,是贴身护卫。萨满既然具有神性,他的灵魂也应该比凡人高出一筹,他们能爬可怕的刀梯,走神界。不怕鬼妖,能做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灵魂。
 然而,托里对我仍然是个迷,不仅是托里,还有许多问题也是这样,应该进一步深入调查研究,以达到萨满教(shamanology)学科研究的较高水平,这就要求做出很大努力。察布查尔堆依齐牛录当今女萨满文香说:“萨满世界迷离扑朔,甚是奥妙,如天似地,但一切都在其仪轨之中,很严密,不可违背。有人说这是在行骗,哪有这么简单!要说话长,一一讲明白可不是容易的事。”
    注释:
①   见乌丙安《神秘的萨满世界》第3页,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89年版。
    ②见《锡伯族研究》第418页和380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克氏当时任俄国驻我国伊犁和乌鲁木齐领使馆领使。
③原文发表于俄国皇家考古学会东方部简报,1912年卷2—3期,译文收进《锡伯
族研究》,见该书第378页和417页。
    ④哲勒一萨满的助手。萨满跳神进入昏迷状态去神界办的事,由他替萨满向众人报告。
    ⑤去世后成为神,居天国。
    ⑥这梯子是为了上神界,神界在上,上即天,故我将cakfiran汉译为“天梯”。
    ⑦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⑧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89年版。
    ⑨中国社科院民研所编,民族出版社1993年版。
    ⑩指萨满徒弟。
    ⑾的神话中讲要通过24道大关(furdan)。
    ⑿词为“恩格尔沁”,“青格尔沁”,是雄雌神鹰的名字,这里指的是托里神镜。前面说过托里飞来有神鹰陪伴。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对锡伯族萨满文化的初步考察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