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萨满:燃烧锡伯先民舞蹈的火焰之灵

锡伯人物 daxiqian 625℃ 0评论

12603O4441P-1J26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民族歌舞团表演的“额姆琴”舞

    萨满舞是锡伯族民间舞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说:“萨满是一个演员,一个舞蹈家,一个歌手和一个整体管弦乐队。”锡伯萨满是燃烧锡伯先民舞蹈的火焰之灵,对世界和我国历史文化的研究具有 “活化石”价值。这些舞蹈音乐既保持了民族特色,又再现了原始的萨满舞蹈音乐风格,更具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独醉的舞者

    一个晴朗的午后,阳光洒在院子里,挟着青草的气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爱新舍里镇乌珠牛录村一农家小院里,吴景石老人在树荫下跳起萨满舞蹈:额姆琴神鼓在胸前上下翻飞、左脚垫步右脚前后挪动、原地碎步正反旋转、空中大跳转……似乎舞蹈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的展示下都散发出独有的味道。

    近距离看着老人不断调整着身体的平衡,让笔者有了更多近距离接触美、感受美的机会。当日下午笔者在现场感受着吴景石老人用肢体语言创造美的乐趣的同时,也开始着迷于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美丽心情或关于锡伯萨满舞蹈的壮美传奇。

    作为锡伯族萨满舞传承人,如今82岁的吴景石老人似乎生来就属于舞蹈,忠于舞蹈。这个平时和其他农民没有什么两样的老人,只要一登上舞台,进入角色,就立刻会焕发出夺人的光彩。

    吴景石说,他的父亲当年曾是很有名气的萨满舞者,攀过刀梯,多次跳萨满舞。吴景石自幼受父亲传授,也学会了跳萨满舞。

    他说目前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境内比较完整地保存着古代萨满文化的遗迹遗风,为世界萨满文化的研究和中国北方民族古文化史的探究提供着可靠资料。

    但锡伯族的萨满舞不是随便产生的,所有萨满的产生都有一定的规律和讲究。据说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萨满神祗和祖先神,他们全归萨满始祖伊散珠玛玛(女)管辖。

    锡伯族的萨满舞蹈来源于萨满跳神,起初带有明显的氏族部落痕迹。锡伯族的萨满教以“哈喇莫昆”(家族)为服务对象,出现了以哈喇莫昆为主体的萨满及其跳神形式。

    至清末民初,萨满跳神仪式渐渐少了起来。1949年解放初期,锡伯族的萨满师已经寥寥无几,而现在已完全销声匿迹了。然而,萨满跳神则逐渐演化成一种艺术形式,融歌舞为一体,成为锡伯族民间舞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吴景石说,萨满舞蹈其基本动作有:扭动腰部左右甩响腰铃、踏着鼓点节奏磋步前进、额姆琴神鼓在胸前上下翻飞、左脚垫步右脚前后挪动、原地碎步正反旋转、空中大跳转、手甩额姆琴跳踢踏舞步等。

    在萨满跳神舞的整个过程中,额姆琴神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也有人称萨满舞为额姆琴鼓舞,每场跳神舞均以鼓起鼓收。起鼓常是由慢渐快,由弱渐强,最后达到高潮。另外,跳神舞的情绪变化主要依赖于额姆琴鼓点的快慢强弱和高低音色的变化。

    舞的是生命

    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这样形容萨满文化:“萨满主要部分属于艺术范畴,即戏剧表演,跳舞和艺术造型。萨满是一个演员,一个跳舞家,一个歌手和一个整体管弦乐队。”

    笔者看到,锡伯族萨满舞动作形象鲜明,气氛热烈粗犷,每个细小的动作不仅包含着深沉的情绪与内在强硬气质,而且惟妙惟肖地把种种情态生动地展现了出来。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存空间的拓宽,锡伯族萨满舞内容和形式也不断丰富,以至成为寓意深刻的舞蹈。

    除了萨满舞外,还有内容丰富的萨满歌。在一般情况下,萨满舞和萨满歌是同时进行的。萨满歌的内容非常丰富,曲调也多种多样。目前已搜集到的有《艾辛哈准》、《东布尔东布尔》、《额聂克尼》、《阿勒孙多罗》、《亚格》、《霍博里格霍博里》等20多种。

    一直致力于锡伯族文化艺术研究的新疆嘎善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文小龙告诉笔者,锡伯族萨满舞蹈音乐的特点是将歌、舞和音乐融在一起,最普遍的有三种形式:一是跳萨满舞,二是唱萨满歌,三是击打萨满鼓。

    跳舞时,舞者头上的铜铃、腰上的铜镜、手上的额姆琴神鼓随着各种动作的变化而发出各种不同节奏的声响,不知不觉中将人们带到另外一个天地。

    传承与创新

    “任何一种文化都要在发展中生存,保持民族文化独特性,也必须要在创新中实现发展。为了保持传统而与外界隔绝,会断送文化汲取营养和不断发展的机会。萨满舞蹈当中原生态的舞蹈元素,是人们对生活、生命的深刻体会,我们采撷其中精华,就更能打动人。”该县文化馆书记何傲亚说道,锡伯族的萨满舞最突出的特点是质朴、生动,风格粗犷遒劲,动作刚猛有力。

    舞蹈中的所有动作都遵循特定的节奏在进行,构成独特的舞蹈语言,形成萨满舞的风格特点。由于萨满舞随意性比较大,表演中多有即兴发挥,也会给萨满舞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萨满舞也受到锡伯族民间舞蹈“贝伦”的一些影响,增加进贝伦的抖肩、踏步、垫步等舞蹈动作,鼓点里也增加了锡伯族民间乐器墨克纳琴(口弦)的伴奏。

    目前会跳锡伯族萨满舞的人已经很少了,现在只剩下82岁的吴景石会跳比较完整的萨满舞。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有人曾把萨满舞改编为舞台节目演出。

    上世纪八十年代,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文工团在萨满舞的基础上改编成《额姆琴舞》和《古代锡伯猎人》等集体舞蹈,将单一的独舞发展成为多人表演的舞蹈。不但保留了萨满舞固有的风格,而且加以创新,使舞姿更加矫健,气氛更加热烈奔放,使之更具艺术感染力。这两个舞蹈,在地区级、自治区级文艺汇演中都获过奖。

    萨满诗歌和舞蹈在岁月的流淌中保持积累着独有的特色,这种可贵的舞蹈文化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正是这种民间舞蹈的独到之处,精彩之处。

    它不仅能为伊犁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文化旅游发展提供后续优势,还能为面向全球化的地域文化发展提供更多选择的余地。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萨满:燃烧锡伯先民舞蹈的火焰之灵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