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西迁历史 daxiqian 535℃ 0评论

生在内地,长在内地,尤其是生活在歌舞升平的年代,对于疆域、国土、屯垦这些概念往往是抽象、模糊、诗意的,难以具体地形象地感受这些概念背后的深刻、沉重,甚至是悲壮。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县,是全国惟一的锡伯族自治县。生活在这儿的锡伯族的人们,并不是艮古以来自然而然地生存在这块土地上,而是不远万里由东北的大兴安岭、呼伦贝尔草原一带辗转迁移而来,是满清时代国家战略国防布局的产物,是新疆地区多民族历史形成与发展史上的凝重一笔。在我华夏版图上,在国家意志下一个民族的远距离迁徙而在迁入地形成民族自治县域,并且形成了民族文化的主要传承地区,可能惟此一例。
察布查尔位于新疆北部天山支脉乌孙山以北、伊犁河以南的河谷盆地,南与昭苏、特克斯县相接,东与巩留县毗邻,县城北距自治州首府伊宁市不足20公里,西距哈萨克斯坦边境约40公里。清乾隆年间平定准噶尔叛乱,统一新疆以后,察布查尔地区几乎成为了荒无人烟的原野。为了巩固边疆,抵御强邻沙俄向东扩张,乾隆二十九年(1764),清政府决定征调驻扎在盛京(今沈阳)地区的锡伯族兵勇1020名,连同其家属共3275名前往屯垦驻防。
在如此庞大的一个国家里,调动几千人也许不是一个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件,但对于锡伯民族,对于万里移防的兵勇,尤其对于他们的亲人,却绝对是一个足以改变他们命运的悲壮行动。乾隆二十九年(1764)农历四月十八日,家住盛京附近地区的锡伯族父老乡亲在盛京锡伯家庙举行离别仪式,为远行的亲人送行。万里之遥,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无疑是一个神话数字,父母兄弟姊妹这一分手,无疑就是天各一方,生离死别。不难想像当时的场景,悲壮,压抑,无奈,满把涕泪,不闻哭声……盛京锡伯家庙至今犹在,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皇寺路上,当地称作太平寺,仍然是全国惟一的锡伯家庙,每年都会有天南海北的锡伯人去那里缅怀先人,祭奠祖宗。而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日,则是锡伯民族特有的隆重节日——杜因拜扎坤节(西迁节)。
告别祖宗家庙的第二天早晨,西迁的人们上路了。3千多人,携家带口,锅碗瓢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马车、牛车、骆驼,浩浩荡荡,迤迤逦逦,从东北的白山黑水出发,穿越外蒙古草原和戈壁,翻越阿尔泰山,耗时1年又3个月,终于到达了伊犁河谷,比朝廷规定的时间提前了1年半还多。一年多时间的旅途,经历过了数不清的艰难坎坷。其间有一望无垠的蒙古大漠,荒无人烟的浩瀚戈壁,漠北高原的隆冬酷寒,阿尔泰山下河流的水深流急,西迁队伍逢山开路,遇水叠桥,干渴了在沙漠里掘井,断粮了在山野中寻食,克服千难万险一路前行。从盛京出发所带之牛3036头,抵达伊犁时只剩下了440头;携带马匹2020匹,也“大多疲瘦,生癞者众,不得其力”;为了解决畜力运输问题,经朝廷协调从途经地借马500匹,驼500峰,抵伊犁后也大部分倒毙,最后还得由锡伯兵勇分摊折银赔偿。
经历1年多时间1万多里路悲壮的长途跋涉,西迁锡伯兵勇终于到达了伊犁河谷,实际到达人数4030人,居然超出了出发时数百人,其中仅在途中出生的婴儿就达350人。迁入的锡伯人被指定在伊犁河南岸定居,编为8个牛录,从此开始了锡伯人在伊犁河谷地区屯垦的历史。锡伯人不仅骁勇善战,而且聪明勤劳。他们知道乾隆皇帝60年换防的口头承诺不可靠也不可能兑现,从长远生存发展考虑,他们开始在当地开挖渠道,引伊犁河水灌溉农田,既巩固了边防,又改善了自己的生存条件。当时的锡伯人耗时6年开挖的察布查尔大渠至今还在使用,引来的伊犁河水灌溉着几十万亩良田,灌区内年年五谷丰登,养育了一代代锡伯人民,也一代代延续了锡伯文化。今天生活在察布查尔的锡伯人已达2万多人(全疆约3万6千人),绝大多数都是当年大西迁的锡伯先民的后裔。在散布全国各地的锡伯人几乎不再会说民族语言、不认识民族文字的时候,这里成了全国惟一的锡伯民俗文化传承之地,锡伯文字在这里被普遍使用,全国惟一的锡伯文报纸几十年来一直在出版,甚至东北老家也不得不请察布查尔的锡伯族同胞回来教授锡伯文。
时间过去了240多年,现在已无从考证乾隆皇帝下旨实施大西迁的真实意图,至于究竟是为了巩固边疆,还是为了防止骁勇善战的锡伯人聚集造反,可能早已并不重要,但大西迁的结果却不能不说是保留与传承锡伯民族文化的一大幸事,尽管它本身是那么悲壮,甚至透露着些许凄凉。

  察布查尔县城一隅的锡伯族历史民俗博物馆
67ff973fxd0599b5279b9&690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路线示意图,及雕刻在石头上有关大西迁的记述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境内的嘎仙洞,为鲜卑人留下的最早的石窟遗迹。锡伯人认为这是他们祖先起源的地方(网络图片)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西迁的锡伯人心目中的英雄:图伯特。图伯特10岁时跟随大西迁队伍到达伊犁,18岁应试服役,最后升为锡伯营总管。他采纳兵民意见,排除同僚非难,力主开挖察布查尔大渠,并亲自组织,与大家共同劳动,日夜不离工地,经过6年艰苦努力终于修成察布查尔大渠,为解决伊犁河谷近10万亩良田的灌溉、为当地锡伯人的生存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锡伯人的民俗风情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锡伯文字翻译的部分中国古典文学典籍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博物馆临近的畜牧业企业,渗透着锡伯传统狩猎文化的墙饰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反映大西迁悲壮历史的锡伯民族歌舞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察布查尔大渠至今仍在灌溉着的良田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大西迁,一曲悲壮史诗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