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圣碑传奇

西迁历史 daxiqian 708℃ 0评论

u=167590544,1247116417&fm=23&gp=0

  “锡伯圣碑”,是指在辽宁省开原市大湾屯锡伯村新发现的全国锡伯族最大的石碑,也是截止目前发现的锡伯族最早的古碑,碑文乃乾隆皇帝的圣旨,被学界誉为锡伯第一碑或锡伯圣碑。“传奇”,是指古碑见证了锡伯村屯三个世纪的变迁,以及世事沧桑的诸多故事。

    开原发现锡伯圣碑

    就在前不久,开原锡伯文化研究者刘兴晔、关静在八宝镇大湾屯村西,发现了一块关于锡伯人的古碑,是截止目前发现的全国最大的锡伯族石碑。石碑分为碑首、碑身、碑座三部分。碑首高110厘米,宽96厘米;碑身高250厘米,宽96厘米,厚32厘米,正面四周雕有10条浮龙,上下各两条,左右各三条,两龙之间雕有一颗火焰珠;碑座是传说中龙生九子的第五子、善于负重的赑屃,长253厘米,宽103厘米,高80厘米。整碑通高4.4米,相当于一楼半高。据专家考证,此碑比目前发现的沈阳锡伯家庙碑、抚顺锡伯碑大了许多,经新疆、北京锡伯族研究专家认定,这是目前全国最大的锡伯族石碑。

    圣碑轶事

     此前,古碑早在上世纪破“四旧”时期推倒了,然而村民对它根本不象是对待“四旧”,不但把它好好的保存起来,还赋予它一些积极进步的色彩。

    那年代,饭前都要背诵毛主席语录:“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大湾屯大队在维修大队部时,需要和白灰、水泥,为了节省不浪费,于是就用碑身作和泥板,大家都说这碑真有用。由于多次在其上和泥,碑刻也就被一层层的水泥给盖上了,只露出为数不多的十几个字,尚可辨识。

    据说外国记者问周总理:中国人走的路为什么叫马路?敬爱的周总理答说:因为我们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路,所以叫马路。大湾屯大队部前的马路翻浆后车辙太深,晒干后就经常驮车轴。村民就用绳子一头牵住碑首上九孔之一孔,另一头套在马上,用马来耢平车辙,碑首就成了走马克思主义大路的功臣。非常可惜的是,一次用碑耢路时,不小心撞在路边石墩上了,将碑首损坏了一窄溜儿,更可惜的是那一窄溜儿已不知去向了。

    圣碑回归记

    本世纪初,大湾屯锡伯村有人到邻县收购杂物,在十八家子一农户柴垛旁,发现一个“王八驮石碑”的碑座,看着眼熟,极象本村之物。他没敢声张,回村一看,只见碑首、碑身,果然不见了碑座。于是他会同几个村民,一起到十八家子村去讨要。人家不给,说是祖先留下的圣物。没办法,只好经官,找派出所。通过两地司法部门裁定,认定正是开原大湾屯锡伯村的石碑。十八家子村民解释说,他们看到这么高大威武的赑屃,是“请”来镇村避邪的,可不是“偷”来的。经过一番周折,锡伯圣碑总算被“请”回了开原大湾屯。

    村民们从此愈加敬重这块锡伯圣碑,为了让它能够享受香火供奉,村民们于2007年将这锡伯圣碑立在了村西瓜尔佳氏祖茔内。碑座牢牢地固定,碑身裂痕处用角铁铁箍加固,碑首虽然缺失一条,但还是用吊车稳稳地安坐其上。站在大湾屯至谭相台两个锡伯村中间的水泥路上,眺望远处平旷的大地上,巍巍屹立着这一楼半高的圣碑,在苍松翠柏掩映下,令人肃然起敬。

    神秘圣碑

     碑刻由于受到白灰、水泥左一次、右一次的覆盖,基本看不清碑刻文字,最清楚的顶数“巴彦”二字,村民称之为“巴彦碑”。附近村屯的锡伯族人,并不在意巴彦是谁家的老祖宗,而把它看作是比保家仙还灵验的圣物,巴彦碑成了锡伯民族的圣碑,每逢佳节就来此圣地烧香,供上果品。村民及过往之人,不管是不是锡伯族,对其恭敬有加,认定是保佑平安吉祥的圣物,香火供奉日盛。

    巴彦碑为何如此神圣,这甬锡伯圣碑究竟承载着什么历史文化信息和民族信仰符咒?从仅能辨识的“奉天承運”、“巴彦之”、“兄敦”、“方有”、“章”、“贈尔”、“通議”、“命”等17个字中,根本读不出内容来。至于左侧之满文,也是残缺不全。“开原锡伯文化研究团队”从这只言片语的17字之中,分析认定此碑确实与巴彦有关,老百姓称之巴彦碑似乎没什么错,只是太过扑朔迷离了,“巴彦之”的“之”字说明,这碑决不是巴彦本人的。由于“奉天承運”四字是我们后发现的,一下得知此乃皇家御赐之物,是甬“锡伯圣碑”,进一步增加了圣碑的神秘色彩。

    巍巍丰碑

     既然碑文不清,我们又亟于了解碑文内容,于是我们就只好求助于古籍等文献资料的记载了。截止目前,关于巴彦,其事迹仅见于咸丰版《开原县志》卷五“将选”条所载:“巴彦,字盛侯,瓜尔佳氏,邑驻防,镶白旗锡伯人。乾隆三十四年征云南金川等省,力战杀贼,三十八年凯旋,叙功补骁骑校。历擢防御、佐领,熊岳协领,署副都统事。”县志这仅有的62字“巴彦事迹”,关于巴彦碑却只字未提。关于“巴彦”及“巴彦碑”,再无其他史料典籍存在一丝一毫的记载,哪管是蛛丝马迹也好。

    从这62字中,我们也有收获,至少从中得知:(1)巴彦为清代乾隆年间开原县人,镶白旗,锡伯族,姓瓜尔佳氏,汉姓关。(2)历任骁骑校、防御、佐领、熊岳协领、副都统。(3)1769年参加征讨云南缅匪、平定大小金川之战,1773年凯旋。令人欣喜的是,我们了解了巴彦是一位锡伯族大英雄,正二品大员,官居副都统。尤其在“乾隆十全武功”中,巴彦参加了“打金川”“降缅甸”中两宗,是维护中华民族统一、巩固康乾盛世成果的民族英雄。锡伯族是个英雄的民族,在众多锡伯族英雄中,巴彦应是光彩照人的一位,他在后人心中矗立起了一座巍巍丰碑。

    科学对待文物研究

     尽管我们对探究碑文内容仍无有效办法,但锡伯文化研究“开原代表队”的决心与信心却从未动摇过。许多人听说我们的窘境后,都主动表示,愿意帮助清理这些水泥残留物。他们的好意均被我们谢绝了,因为我们担心他们用铁铲等工具进行简单粗暴的铲凿,从而造成二次损坏。还有人提出可以用盐酸类化学试剂进行清理,也被我们否决了,我们担心会对文物造成污损。

    我们希望用科学的办法,毫发无损地恢复碑文本来面目,于是我们向本地专业人士请教,向吉林省考古队伍求助,向北京专家咨询,一遍遍地调整修正清理碑文的方案。我们在寻求最佳方案,并将选择专业队伍进行清理,以期实现对文物的最大程度地保护。心里再急,也不能因急于动手清理而损毁文物。

    基于保护文物的考虑,我们看似并不急于通过清理碑身的渠道来搞清碑文内容。其实绝非如此。要知道,这是“锡伯第一碑”,是皇家御赐的“锡伯圣物”,在锡伯研究中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我们怎能不着急呢。表面看来我们并不急,其实我们比谁都更亟切想知道碑文的内容,以便推进锡伯圣碑的研究。但在没有对文物保护的百分百把握之前,心情再急也不能草率处理,宁可再多待些时日。这可真是“亟而不急”啊!

    去北京查阅历史档案

     不亟于清理石碑,文字资料又查不着,研究又不能停滞,于是我们只好遍查开原档案馆、图书馆,结果仍然了无收获。我们又求诸铁岭市、辽宁省档案馆、图书馆,结果依然一无所获。于是我们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去北京,到国家档案馆去查。锡伯研究“开原代表队”于是自费去了北京,来到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求助于满文部主任、锡伯族研究权威学者吴元丰老师,这位“北京代表队”的领军人物。吴老亲自查阅电子档案文档,其夫人郭美兰女士查阅图书典籍,一个上午依旧没一点进展。全国最权威的科研机构都无能为力,我们几乎彻底没办法了。一时间,巴彦碑内容成了一个谜题,没人解读得了,巴彦碑研究陷入了僵局。

    请“天才翻译家”破译碑文

     既然碑文右侧汉字阙失严重,碑文左侧尚有满文,我们何不从满文翻译入手呢。然而谈何容易,请满文专家来开原辩识碑文,锡伯研究尚存于民间自发状态,为数不小的经费从何而来啊。于是,我们开始想到有“天才翻译家”美誉的锡伯人,把希望寄托在锡伯人的满文翻译上,这些锡伯语专家对满文是最为精通的了。恰巧没几天,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的教育局长、文化局长及锡伯文化学者肖昌等人来到开原,我们把他们请到现场,研摩探讨满文碑刻内容。他们从依稀可见的几个满文中,只看到了有“纪念英雄”意思,也不能破译其内容。这次,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可一点进展也没有,巴彦碑碑文彻底成了无法破解的历史之谜。    

    再回碑上下功夫

     尽管如此,开原锡伯研究团队仍不想草率清理古碑,我们坚信自己的智慧。于是,我们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古碑碑文上。我们无数次地来到现场,费尽周折地辩识碑文,一次都没用锐器触及石碑。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在“奉天承運”的后面,竖排第三排上部看出了“皇帝制曰”;又认出了“臣”字;“敦”字前有“克”字连起为“克敦”二字;“方”字后是“有”字连起来是“方有”二字;“命”字后面第二个字的下半部是个“小”,当时分析有可能是“尔”,加上以前认出的“贈尔”、“通議”、“命”等几个字,我们分析得知:

    (1)“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巴彦之”表明,碑文为皇帝给巴彦家的诰命,不是给巴彦本人的,可能是给其父母的,被巴彦勒石刻碑。

    (2)“赠尔”“臣”表明这是“诰赠”,是对巴彦逝去先人的封赠。

    (3)“通議”表明为“通议大夫”,清代给男性封赠的荣誉官衔,为文官正三品,应是巴彦父亲。

    由以上我们确定,碑的主人是巴彦之父,内容为诰赠巴彦父亲为通议大夫的奉天诰命。

    转向圣旨求碑文

     然而,这些仍不足以说清碑刻原貌,可挖掘至此,已经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了。一天,我们猛然想起全国仅存的三道锡伯圣旨,我们曾经研究过的其中两道——光绪皇帝诰封开原锡伯人依桑阿夫妇及其父母的圣旨,瞬间就柳暗花明又一春了。通过沿着依桑阿圣旨的研究,开原代表队又查阅研究了几十件清代诰封,弄清了以下字句:

    “臣”所在之句为“臣子靖共之誼勇戰即為敬官朝廷敷錫之恩作忠乃以教孝”;“巴彦之”“克敦”所在之句为“巴彦之父令德克敦義方有訓衍發祥之世緒蚤大門閭旌式穀之休風用光閥閱”;“章”“赠尔”“通議”所在之句为“惟令子能嫻戎略故懋典宜沛綸章茲以覃恩贈尔為通議大夫錫之誥命於戲”;“命”“尔”所在之句为“顯揚既遂壯猷一本於貽謀締構方新殊錫永綏夫餘慶欽予時命慰尔幽塗”。

    全文联缀起来,则碑文全文为:“奉天承運皇帝制曰臣子靖共之誼勇戰即為敬官朝廷敷錫之恩作忠乃以教孝尔□□□乃□□□□巴彦之父令德克敦義方有訓衍發祥之世緒蚤大門閭旌式穀之休風用光閥閱惟令子能嫻戎略故懋典宜沛綸章茲以覃恩贈尔為通議大夫錫之誥命於戲顯揚既遂壯猷一本於貽謀締構方新殊錫永綏夫餘慶欽予時命慰尔幽塗”。碑刻上整篇圣旨一共134字,其中7个“□”为尚未分析出来之字句。

    破解7个□中文字

     根据诰赠的内容,结合认出的文字,我们将诰封文字,按碑面画成方格,再把碑刻上认出的文字填入方格,两相对照,一个字不差,完全吻合,则碑文的款式为:

     奉

天承運

  皇帝制曰臣□□□□□□□□□□□□□□□□□□□□□□□□□□□□□□□巴彦之□□□□敦□

    方□□□□□□□□□□□□□□□□□□□□□□□□□□□□□□□□□□□章□□□□贈尔□

    通議□□□□□□□□□□□□□□□□□□□□□□□□□□□□□□□□□命□尔幽□

    至此,诰封的全文或碑刻的全文,只差7个□没弄清了。研究圣旨,我们分析这7个□,前3个□为巴彦父亲的名字,后4个□为巴彦的官职。

     碑刻中巴彦父亲的名讳“□□□”,一时把我们给难住了,没人知道。我们转磨磨了好几天,正感绝望之时,开原锡伯研究团队的老王带来了好消息,他于民间发现了巴彦家的族谱——《开原县谭相台村瓜尔佳氏族谱》,我们简称之《谭相台族谱》或《巴彦族谱》。从巴彦谱书中查得,巴彦为南迁开原后的第五世,其父为第四世,名讳3个字,叫“德力浑”。

    现在就差巴彦官职这4个□了。我们又回到《开原县志》的62字“巴彦事迹”记载,从巴彦历任“骁骑校”、“防御”、“佐领”、“熊岳协领”、“署副都统事”诸职中,分析认为是“熊岳佐领”,也符合其父被诰赠为正三品“通仪大夫”之职。至此,这最后4个□填上了,就是巴彦官职名“熊岳佐领”。后来巴彦以“熊岳佐领”“署副都统事”,为正二品,为锡伯族官职最高的武将之一。

    现代汉语解读碑文

    用现代汉语的简化字加标点符号读此碑文,全文如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臣子靖共之谊,勇战即为敬官;朝廷敷锡之恩,作忠乃以教孝。尔德力浑乃熊岳佐领巴彦之父,令德克敦,义方有训。衍发祥之世绪,蚤大门闾;旌式谷之休风,用光伐阅。惟令子能娴戎略,故懋典宜沛纶章。兹以覃恩,赠尔为通议大夫,锡之诰命。于戏!显扬既遂,壮猷一本于贻谋;缔构方新,殊锡永绥夫余庆。钦予时命,慰尔幽途。”

    碑文大意是:“奉天承运皇帝制曰:臣子忠于职守的意义何在?勇敢作战就是忠于职守;朝廷对子民的恩典是什么?教臣子做忠臣就是教臣子做孝子。你德力浑,是熊岳协领巴彦的父亲,美德淳厚,教子有方。发扬光大了世世代代家族,早早扩建了巷子的大门;彰显他人对你们尊重的美好风气,因此光大你们的门庭。你的好儿子武艺娴熟,所以用盛典来充实你家人伦之美。现因为朝廷的隆恩,追封你为通议大夫,赐给诰命。呜呼!光宗耀祖的愿望既然已经达到,伟大的志向其本意是遗泽于子孙;建好新居,赐给永远的平安欢乐。圣上赐给这道命令,安慰你在黄泉路上走好。”

    圣碑保护措施

     至此,锡伯圣碑的传奇故事就接近尾声了。日前,开原锡伯研究团队最新消息:(1)鉴于圣旨碑刻全文已经研究出来了,碑身正面将不再做任何清理,决定做永久重点保护,以体现对文物原貌及现状的尊重;(2)巴彦后人表示,将出资对圣碑环境进行修缮,实施必要的保护;(3)上报国家文物部门,申报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文物。

    开原事关锡伯族文化的圣旨、圣碑、圣地等诸般圣物,使得开原成了全国各地锡伯人回乡探亲寻根、祭祖朝圣的圣地,并且已经上升到民族信仰的层面,必将对传承弘扬锡伯族历史文化起到无以估量的积极作用。 (文/刘兴晔  关静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圣碑传奇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