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人之箭乡传奇

锡伯文化 daxiqian 653℃ 0评论

  对于锡伯人而言,能歌善舞是他们的名片,精于骑射流入他们的血脉,更让人不能忽略的,是他们坚韧的天性和兼收并蓄的智慧。

16291284_719933
  今年8月的一个清晨,我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简称察县,下同)县城出发,一路向西,前往一个叫爱新舍里镇的边境乡村,去参加一个盛大的、关于锡伯人的老宅家宴。一路上,满目都是碧绿的稻田、玉米,还有刚刚采摘后的数万亩红花草,铺满连绵的山谷。

两千多年前,这片土地属于古老的乌孙国所在地。西汉王朝为抗击匈奴,与乌孙国联姻。

元封六年(前105年),汉武帝封刘细君为公主,下嫁乌孙国国王昆莫猎骄靡,以此和乌孙国结为兄弟之邦,共制匈奴。刘细君是西汉时江都(今扬州市)王刘建的女儿,她是中国第一位和亲公主。

我一直有个强烈愿望:寻访刘细君踪迹。现在,我看到了高高耸立的乌孙山。乌孙山作为天山山脉的一个分支,横穿伊犁河谷,皑皑白雪长年四季笼罩雪峰。两千年的西域风尘早已湮没了乌孙国的荒原孤烟,时过境迁,我脚下行走的这片土地,已成为锡伯人的家园。早先,锡伯人生活在东北腹地的松嫩平原和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他们是怎么来到这片西域荒原的?

当时,西北伊犁地区人烟稀少,为加强西北防务,乾隆29年(1764年),朝廷派出四千多锡伯族士兵和他们的家属,从盛京(今沈阳市)前往西域边陲的伊犁驻防。这是中国史上的一次万里长征,史称“锡伯大西迁”。

四千多锡伯族士兵拖家带口,在交通工具非常落后、道路险阻、气候多变的情况下,开始了西进。西迁是乾隆的旨意。一心效命国家的锡伯族军民,冒酷暑顶严寒,风餐露宿,以顽强的毅力跋山涉水,横越蒙古沙漠,战严寒、忍饥饿、抗沙暴、驱狼群、爬雪山、过冰河,与阻止西进的敌对势力进行了生死较量。经外蒙古乌里雅苏台,翻越阿尔泰山后,到达新疆伊犁,成为中国西部最早的边防军。

在这次史上罕见的长征途中,锡伯官兵及其眷属所遭受的苦难与折磨,遇到的艰难险阻,远远超出了历史记载。原定三年到达,锡伯人以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精神,仅用一年零三个月(其中包括在乌里雅苏台休整7个月),行程万余里,提前到达伊犁。据史料记载,实际抵达伊犁的官兵和家属,一共有4030人。

锡伯人到达伊犁后,先后分成八个牛录(八旗制,每二百户立一牛录)驻扎。如今的爱新舍里镇,就是当时一牛录所在地。

今日生活在西域的锡伯族人,基本上都是两百多年前从东北西迁而来,其中95%以上生活在察县。两百多年后,锡伯人的后裔们,早已把察布查尔当作自己的故乡了。每年农历四月十八日,锡伯人都要举行隆重的“西迁节”,以纪念先辈们荜路蓝缕、守疆卫国的西迁情怀。

到爱新舍里镇时已近中午。这里距县城30公里,东邻堆齐牛录乡,南隔乌孙山与昭苏县接界,北临伊犁河,隔河与霍城县相望,西边距离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国边界线只有十多公里。

这里有规模庞大的万亩河谷次生林、胡杨林。

当年锡伯人西迁之后,驻扎于此,如今仍有多处锡伯人留下的古迹。爱新舍里镇因其浓郁而独特的锡伯风情,被誉为华夏锡伯第一村。

老宅家宴在爱新舍里镇上的一座锡伯旧宅里举行。古宅位于乌珠牛录村,距今已有近200多年历史,因年代已久,曾有损毁。2013年,国家投资50余万元,对古宅进行了抢救性修复。

这是一座具有传统锡伯风格的建筑,结构呈四合院式,主体有三部分,采用外檐廊,木柱支撑。外檐廊柱多选用松木,圆柱直径约三十至四十公分,柱子下面有石块垫基。由于进深较大,采用双坡顶。整体屋架采用木结构。双层木窗,除了采光,还可保温。屋梁之上多有彩绘,皆为吉祥喜庆图案。

我在爱新舍里镇的当天,正遇上著名锡伯籍影星佟丽娅回乡省亲,并在这座百年老宅里举办家宴。丽娅为表地主之宜,热情邀我入席。

这是我第一次品味锡伯人家宴。

锡伯人西迁到伊犁之后,为使自己能够生存下去,他们主动吸收了其他民族的饮食文化,比如维吾尔族的拉条子、抓饭等;哈萨克族的奶茶、手抓肉、熏肉等;汉族的各类菜肴等。锡伯人也喜欢饮酒,他们最喜欢喝一种玉米、高粱等纯粮酿造的烈性白酒。

热烈而隆重的家宴在古宅的屋里屋外同时举行。坐在我身边的锡伯人老佟告诉我,锡伯人具有浓厚的家族观念。在过去,男女不同饮,前辈和晚辈不同桌。长辈喝酒从不失身份,晚辈不能在长辈面前喝酒放肆,如果是同一辈人饮酒,也要分出年龄大小,在酒桌上有“年长一岁为大哥,年长十岁为叔辈”的敬酒习俗。

按照锡伯人的待客习俗,贵客光临,要做全羊席。此次家宴,来者都是贵宾,一共宰了两头羊。只有在这里,你才会明白什么是大块吃肉,桌上,大盘里装的都是大块的羊骨头肉,想吃的话,就直接拿着骨头啃食。

8月19日。伴着清晨第一缕晨曦,我前往爱新舍里镇的纳旦木卡伦。这里即将举行卡伦祭拜大典,并以此纪念英雄的锡伯人西迁250周年。

同行者告诉我,“卡伦”是锡伯语kalun的译音,意为哨所,也是忠诚、英勇、坚毅的化身。乾隆年间,伊犁周边有90处卡伦,锡伯营驻守19处卡伦,但清晚期和沙俄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将大片领土划入沙俄版图,目前锡伯营戍守的19处卡伦中,只有7处留在察县境内,北起伊犁河,南至乌孙山北麓,它们分别是洪纳海卡伦遗址、吐库尔浑卡伦遗址、多兰图卡伦遗址、阿布散特尔卡伦遗址、纳旦木卡伦遗址、梧桐孜卡伦遗址、头湖卡伦遗址。

其中,纳旦木卡伦距离边境最近。

早晨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却无法阻止人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纳旦木卡伦,以虔诚之心缅怀守疆卫国的先辈们。

祭文在雨中颂读,称锡伯战士“扛社稷安危,捍祖国尊严”、“保疆域,不丢一草一木,却豺狼,不失一寸一土”。

8时30分,位于卡伦外围19处,有狼烟依次点燃,象征着锡伯营在边境驻守的19处卡伦。

祭拜卡伦仪式正式开始。荒原上,一千多名弓箭手整齐排列,统一着清兵服装,每人射出一支鸣镝(鸣镝:鸣为响声,镝为箭头,鸣镝就是响箭,它射出时,箭头能发出响声。)前后共射三次。5分钟内,三千多支鸣镝射向天空,全场镝声震天。雨还在下。狼烟滚滚,卡伦掺望塔上号角吹响,锡伯族勇士出发了。

“有我在,国土在!”锡伯人的豪情壮语,在历史深处铮铮作响。

锡伯族自古崇尚骑射,弓箭在过去是他们狩猎征战的武器。历史上,锡伯人素以骑射而著称。《史记》曾记述:“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魏书》中记载:“俗善骑射,以战死为荣,特产角端弓⋯⋯”锡伯人以高超的骑射技术,为国家屡建战功。弓箭,成了这个民族的精神图腾。

在爱新舍里镇的纳旦芒坝村,我慕名采访了锡伯传奇人物永良西老人,他今年83岁,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在他家整洁的庭院里,我和老人闲聊,听他讲述过往的传奇。他说,旧时,爱新舍里镇一带,是有名的箭乡,家家有弓箭,村村有箭场。锡伯人视“神箭手”为无上荣耀。

永良西老人是双胞胎,从小接受过严格的骑射训练。年轻时,爱新舍里镇一带是一片荒原,冬天里,有野鸡、野猪、狐狸、野兔等,永良西兄弟就冒着大雪,到野外狩猎,几十年下来,兄弟两人成了远近闻名的骑射高手。

永良西回忆说:“我们锡伯人以前比赛射箭,都在秋季,还有过年的时候。我们村和堆齐牛录乡在一起比赛,那时,射箭比赛的赌注就是一顿饭。比赛一结束,就开始生火做饭,整条街的人都来一起吃,由比赛输掉的一方来出饭钱。那时候每个村子里选章京(相当于现在的村长)。参加选举的人多,你也想当选,我也想当选,到最后选出两个人,得票相同,还要继续选,就用比赛射箭的方式来决定。每个人射三支箭,谁射中的环数多,谁就当选。”

我问永老,你小时候看到的弓箭,是由什么制作的?永老说,那时的弓箭很讲究,弓身是用野山羊的角制作,弹力很大,把手的地方,用的是牛大腿骨,有推力。弓弦是用洗干净的羊肠制作,弓的力量大小,跟羊肠的根数有关,根数越多,力量越大。

从小骑射的习惯,永老至今还保留着。每有空闲,他都会牵着马,到荒原上溜上一圈。

所以,永老的身体至今都很是硬朗。末了,永老牵着马来到荒原,为我们表演骑术。只见他手握缰绳,跃马扬鞭,以娴熟的骑术,在荒原上策马奔驰。谁都无法相信,他是一个83岁的老人。

不止是爱新舍里镇,整个察县,就是个射箭之乡。古代的锡伯人善骑射,驰骋茫野,拈弓射猎。如今,弓箭已不再是狩猎工具和作战武器,射箭已演变成当地的一种民间体育活动。

逢年过节之暇,锡伯人经常举行各类射箭比赛。

察县被世人公认为我国射箭运动的摇篮。早在1973年,这里就成立了专业的射箭学校。历年来已培养国家一级射箭运动员48名,在国际、国内射箭比赛中屡获金奖。

锡伯族人的性格,除了坚韧与包容之外,他们能够在多民族聚集地繁衍生息,不断壮大,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民族对于社会文化的开放性。无论是饮食文化、服饰文化等,能够做到兼收并蓄,不断融入。著名锡伯族影星佟丽娅,可视为锡伯人社会文化开放性的代表。

来到察县之前,我与佟丽娅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她是演员,我是观众,最多,我点开了她的资料,第一次知道了她是锡伯族人。

佟丽娅主演的电视剧,收视率都非常高。除故事精彩之外,她本人的精彩表演,占有很大的因素。我认为导演很有眼光,佟丽娅的美貌无需多说,关键是她的美貌与众不同,有一种异域之美,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即便是她的小虎牙,也让人觉得可爱、率真。

面对我的到来,佟丽娅满面笑容。我问:“你那么漂亮,传说北影、中戏的新生纷纷以你为模板整容,你怎么看?”佟丽娅笑道:“我的梨涡和小虎牙,可不是随便能整出来的。”

接着,我们聊到了电视剧《产科医生》,我说这部剧中,让人感到了你性格中的乖张、倔强和大器,这是否与你本身是锡伯人有关?

丽娅告诉我,这是她首次出演专业题材的电视剧,需要亲自到产科医院体验生活,具有相当难度的挑战性。许多女演员都不敢碰真的胎盘,丽娅为了完成一名成熟医生的形象,她很从容地把真实的胎盘拿在手上检查。还有那些专业术语、药名,需要强记,一遍又一遍,直至熟练。也许,这就是锡伯人的性格吧,知难而上。

说到锡伯西迁,丽娅向我讲述了一个神奇的关于“呼图壁”的传说。

当年西迁途中,长途跋涉的锡伯人终于来到了天山北麓,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此时,队伍牛马已损失过半,需要休整。他们决计在此驻扎一段时间。没想到的是,这么美丽的地方,忽然间阴风凄凄,鬼哭狼嚎,还闹起瘟疫。

锡伯人不明白这里为何如此可怕。他们不敢在此逗留,匆匆离去。回首望着这片寄予他们希望与幻想的地方,无奈称之为呼图壁!呼图壁!

意思是闹鬼的地方。从此,呼图壁之地名,就一直流传至今。

丽娅说,很荣幸自己是锡伯人。250年前,他们从盛京远征到伊犁,留给我们后人的,就是万里长征的西迁精神,这也是我们锡伯人能够战胜困难的精神力量。丽娅告诉我,她一直在等待一部反映大西迁的作品,她愿意为之付出全部的情感。

锡伯人从盛京,西行万里来到伊犁。他们以无比的勤劳和智慧,落地生根。二百多年前,伊犁河边到处是林莽沼泽,经过百余年的开垦,终于有了今天的良田万顷。然而,和许多漂泊的人、迁徙的民族一样,锡伯人也时常拨动起埋藏在灵魂深处的思乡之弦。一代又一代的锡伯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盛京故乡。

喜利妈妈虽然是一种图腾,也代表着锡伯人思念祖先、寻根故乡的一种方式。喜利妈妈被供奉在锡伯人崇尚的西墙上,每至西迁节,已经被结得很长很长的喜利妈妈被请出来与家谱对照讲解。家族中生了男孩,就在上面绑一个弓、箭、刀,生了女孩子就在上面绑一个红绳,哪年娶了媳妇就绑上一个小摇篮,开始计下一代人的地方绑一块骨头。喜利妈妈上绑的无论是什么,在家谱上都能找到相对应的一个人。

沈阳是锡伯人的家乡,但是,沈阳的锡伯族语言和文字,几乎无人会说,也很少有人会写,锡伯歌舞更没多少人继承。然而,生活在新疆伊犁的阿吉肖昌和伊文兰伉俪,作为西迁锡伯族人后裔,为协助故乡抢救和传承锡伯文化,毅然扎根沈阳执教十多年,他们想把锡伯族文化带回故乡。

无论是官方、民间、还是个人,锡伯人每时每刻都在寻找机会,回沈阳寻根,沈阳那里有座家庙。此庙建于1707年,祭祀锡伯祖先。

后来,清廷派锡伯军民西迁。出发前,队伍先集聚锡伯家庙前,祭祀祖先,告别父老,次日清晨踏上了漫漫西迁路。这座家庙,现在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见证了西迁军民在这里洒泪而别的悲壮场景。同样,不少千里寻根而来的西迁后裔,在这里也流下了无数热泪。

朱千华,扬州作家,现居于南宁,专事岭南文化的研究和写作,出版过《岭南田野笔记》等二十余部书籍,曾为本刊撰写过《非遗中国》《南非字典》等专题。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人之箭乡传奇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