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弓匠黄浩:一个人的“西迁”史

锡伯人物 daxiqian 1175℃ 0评论

111

天山网讯(通讯员曹槟 吴壮摄影报道)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偏偏有这么一个汉族小伙,不远万里从江苏来到“中国箭乡”,把青春交付给弓箭,把古老的制弓技艺传承给未来。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生,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初见黄浩,他递上一张名片,背面就印着这句孔子的话。

据史料记载,清朝政府平定准噶尔、大小和卓之乱后在西域设立伊犁将军府,因锡伯八旗骑射精良、技艺出众,乾隆下令从东北征调锡伯精兵千余名携家属共计四千余人赴新疆伊犁戍边屯垦,以巩固西北边防。

据黄浩母亲回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用小刀和竹片制作简易的小弓箭,对弓箭的痴迷一直伴随他的成长。2008年,黄浩参军来到新疆,在喀什服役的两年时间里切身体会到了军人这个身份的分量。

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西迁的锡伯军民从盛京(今沈阳)出发,西出彰武边台,走克罗伦路,克服重重艰难横穿蒙古高原,翻阅阿勒泰山到达伊犁。对这个源起于大兴安岭一带、以渔猎为生的民族来说,弓箭始终是他们生活中的重要工具和战时的武器。

“祖先们西迁到这里屯垦戍边,我参军来这里驻守边疆,同样是军人出身,都是保卫祖国,我对于弓箭的爱好终于在尚武善射的锡伯族之乡找到了共鸣。”黄浩说。

黄浩的弓坊里有不少现代制弓工具

    作为56个民族纪念邮票中唯一手持弓箭的民族,锡伯族军民到达伊犁之后,始终奉行“我朝武功,骑射为本”的八旗文化。四处有靶场,家家有弓箭,每个锡伯人都视“神射手”为无上荣耀。

2010年黄浩退伍之后,与锡伯族弓箭文化结缘,不仅释放了自己对于弓箭运动的爱好,更对接近失传的传统弓箭制作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追随师傅来到察布查尔,参与创办了中华弓箭文化博物馆,并在县里的支持下全身心投入到察布查尔天山弓坊的运营,这也是县上唯一的传统弓箭作坊。

按照锡伯族的习俗,家中如果降生男孩,就要在喜利妈妈(系在房间顶部的一根丝绳)上挂一小弓箭;到了四五岁时,父母要给儿子制作一把小的弓箭,进行放弓射箭的早期训练;男孩到十五六岁时要进行严格的骑射训练;满十八岁后每年都要参加官方的骑射考核,达标者注册为披甲士应征入伍,成为守卫疆土的战士。

为了传承锡伯族射箭文化,黄浩为察县的学校捐赠了不少自己弓坊制作的弓箭

    黄浩说,培养一名优秀的弓箭手既费时又费力,其内在修养的锤炼更非一蹴而就。每一个战士都拥有一把只属于他自己的弓,“莫玩他弓”便是从小养成的行为规范。那个时代的锡伯族男儿一生与弓相伴,即便牺牲或者老去,也会让心爱的弓箭一同入土。

2012年,黄浩的双胞胎儿子大有、小有出生,他亲自给他们一人制作了一把小弓,自家院子里的靶场也成了小家伙们嬉戏玩耍的地方。县里孩子上射箭课用的传统弓,很多都是黄浩的弓坊捐赠的。

有时候一些慕名而来的客商上门买弓,却苦于不能当场取走。“传统制弓用的都是原始材料和制作流程,打磨、粘合、烘烤每个环节都急不来,你得有耐心,等着弓来挑你。”黄浩说。

弓箭于他,不仅仅是兴趣和安生立命的手艺,更是能滋养内心的力量源泉。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弓匠黄浩:一个人的“西迁”史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