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人物库-舞蹈家何耶尔·春英

锡伯人物 daxiqian 664℃ 0评论

2012513212237465
 

何耶尔·春英(1933 )

材料1
何耶尔·春英(1933~ ),女,新疆伊犁人,中共党员。现任中央民族歌舞团舞蹈编导,曾任舞蹈队副队长和支部书记等职。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新疆舞协理事。自幼喜爱舞蹈艺术,通晓锡伯、维吾尔、汉、俄、哈萨克等多种语言。
三区革命时期,在伊犁地区文艺比赛中,她表演的锡伯族舞蹈《我们是锡伯人》及俄罗斯舞蹈《马铃薯舞》、《瓦利斯年》等,曾荣获四个一等奖。
 1951年,在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干部训练班学习。1952年,考入北京舞蹈学校教员训练班,1953年赴西北艺术学校协助著名维吾尔族舞蹈家康巴尔汗编写出第一部维吾尔族舞蹈教材。1954年调中央民族歌舞团。1958年随我国青年代表团出访埃及、叙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1960年随中央民族歌舞团赴苏联访问演出。
 她自编自导的锡伯族舞蹈有《猎人的欢乐》、《婚礼》、《镯铃舞》、《选种新歌》、《送烟袋》等,其中《送烟袋》是锡伯族第一个舞蹈,同时也是她的处女作。其他民族舞蹈有:维吾尔族舞蹈《揭面纱》、哈萨克族舞蹈《姑娘追》、独舞《纺织姑娘》、《唱支歌儿上北京》、《欢乐的麦西来甫》,维吾尔族小歌剧《懒汉》、塔吉克族舞蹈《帕米尔雄鹰》、塔塔尔族舞蹈《蜂场情歌》等。小歌舞《唱支歌儿上北京》在华东地区木偶歌舞会演中获得优秀节目奖,《欢乐的麦西来甫》获得了优秀电视片节目奖。
     1988年,参加了少数民族舞蹈学会年会并发表了题为《锡伯族舞蹈的继承和发展》的论文。七十年代中期,她分类整理出锡伯族民间舞蹈21套组。《中国少数民族艺术词典》的主要撰稿人。
整理编入人员:孔果洛·锋晖、吴扎拉·亚楠、吴扎拉·楚君、杨吉利·洁
材料2
难忘的教诲无限的怀念
——贺耶尔·春英纪念周总理诞辰100周年随笔
    天山青松根连根,周总理和我们心连心。
“我尤其难忘您对民族歌舞艺术的无限关怀和对我这来自祖国大西北边陲新疆的锡伯族舞蹈演员给予的沁人肺腑的谆谆教导。您和我谈话时那慈父般的亲切的音容笑貌,时刻都留在我的脑海,您爽朗的笑声,经常回荡在我的耳边,把您那深深教诲,时时刻刻铭记在我的心田。您的教诲已成为推动我前进的巨大力量。我怎能忘记那难忘的会见。”
    那是1960年底我团访苏演出回来后的一个联欢舞会上。我虽先后多次幸福地会见过敬爱的周总理,但感到印象最深,受教育最大,最感到幸福的要算这一次。1960年11月底,国务院在中南海紫光阁举行了一次联欢舞会。当时我临时负责带舞队部分各族演员去参加舞会。舞会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舞队的几位演员突然来到我身边,急切地说:总理要叫你去,快走,总理在等着呐!当我听到总理叫我,立马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万万没想到他老人家会特意见我。因此,喜出内心的同时不免也感到有些紧张。我就带着这种喜悦和紧张的心情,急步走向总理所坐的方向。
当总理看到我团几位演员围着我走来时,总理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迎我们走了几步.亲切的握住了我的手。当时感到有股暖流在全身血管里流动,按撩不住兴奋的心情,激动的泪花在眼眶里转动。我双手紧紧地握住总理那温暖的手。摇啊摇,舍不得松开他老人家的手。就这时,总理问我:“你就是领导啊?”我听到总理这样问我,急忙回答:“我不是领导,我仅仅是今天晚上临时带队。”,也许总理发觉我的紧张心情,哈哈笑着,把我拉到沙发跟前,让我坐在他老人家身边,以极为和蔼地语气说:“哦,今天你就是领导吗?”接着问我:“你是什么民族?”我回答:“我是锡伯族”。总理哦了一声之后,马上问我:“你是爱新(金)觉罗还是蒙裒(银)觉罗?”我马上回答:“我不姓觉罗而是姓贺耶尔。”总理频频点着头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春英。”总理说:“这个名字很好。”总理又问:“你会讲锡伯族语言吗?”我说:“会讲。”总理说:“很好,不要忘记本民族的语言,子孙后代都不要忘记。”总理又问:“你们新疆老家有没有教满文的专家?”我同答:“我们锡伯族满文专家最多。”总理很高兴的点点头。这时我看到总理那么地平易近人,那样和蔼又亲切的面容,紧张心情消失了,说话也自然了。这时,总理一转话题问我:“你们这次访苏演出效果怎么样?”我答:“苏联人民非常欢迎我们,但是他们的政府却刁难我们,有时把我们的广告不登在繁荣的地区,而贴在偏僻的胡同里。有时演出结束后不给我们派车等……”这时我团的演员纷纷向总理叙说苏联政府刁难的例子及苏联人民的情意。尤其是老一代的人们对我们非常友好,有的工人看完演出后,含着热泪,恋恋不舍。有些老人握住我们的手说:中国伟大,青年人真好。总理听完之后说:“苏联人民是好的。”接着总理又问:“你们的节目怎么样?你们那个‘人民公社庆丰收’”。我说:“他们好像不太喜欢人民公社这个词。”总理说:“不要强加于人吗。这样的节目如果在49年演,我就给你们鼓掌。可是现在是60年了,还演这样的节目不行了。民族文艺也要跟上时代的发展。”接着总理用极为亲切的语气说:“你们这个团可以搞好吗?”当时我说:“有人还想解散我团或者和别的文艺团体合并呢。”总理听了马上就说:“不行!谁要是解散民族歌舞团,我就和他斗争。”之后总理又问:“你们学了苏联的哪些舞蹈?”我说:“学了小水桶,还有林中空地舞。”总理说:“学习苏联的东西是对的。但为什么偏偏学了‘小水桶’?苏联有许多新的、好的舞蹈。小白桦树歌舞团就有些好节目。你们这次出国之前,对外文委审查过你们的节目,我因为忙于别的事,没有看。所以责任不完全在你们身上,我们没有很好审查,工作做得不够。”我说:“我们过几天就在小礼堂正报演出,一定请总理来看我们的节目。”总理笑着说:“我没有票啊。”我说:“我们一定给总理送票,一定请总理看我们的节目。”总理哈哈笑着对陈毅副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和文化部的有关领导说:“他们要请咱们看他们的演出,咱们都去看啊!”陈总等国家领导人也都笑着说:“好,好。”总理问:“你们歌舞团汉族多还是少数民族多?”我说:“汉族多。”总理又问:“汉族多少啊.少数民族多少啊?”我说:“汉族60%。”总理说:“你们团应逐步地增加少数民族,应该少数民族占60%以上。而且由少数民族演本民族的主角。”并说:“全世界现在还没有像咱们这样这么多民族的丰富多彩的文艺团体,只有咱们国家有.你们应该很好的努力啊!”我马上回答:“请总理放心,我回去以后一定向我们团领导转达总理指示,一定要很好努力提高我们节目的质量,绝不辜负总理的关怀。”总理听了,频频点头笑着说:“好,咱跳舞吧!”
总理非常热爱艺术,非常喜欢唱歌,尤其喜欢唱《红湖赤卫队》这首歌。就在跳舞时也边哼着《红湖赤卫队》边跳舞。给每个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天晚上我回家,把幸福地会见到敬爱周总理的情景向我爱人叙说,我爱人也非常高兴。那一夜,我躺在床上.怎么也平静不了激动的心情,总理和蔼又可敬可亲的音容,总在我眼前浮动。他老人家那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总在我耳边回荡。这不能不使我想:敬爱的周总理为治理我们贫穷落后的国家,还要关心世事政局,日夜操劳,呕心沥血,日理万机。他老人家经常工作到深夜。而今天他老人家却又牺牲他那少有的娱乐时间,不顾劳累,专门把我叫到身边,亲切的交谈,谈话时间竞达50分钟左右。第二天一早我就向团领导汇报了总理接见的详细经过和总理的指示,并转告我已经请总理看我们的节目。这下可乐坏了我们全团上上下下每个人。
十一月十日在人大小礼堂的汇报演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陈总、李先念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和文化部等有关领导都光临观看了我们的演出。演出结束后,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和有关国家领导同志上台和我们一一握手,并和我们一起合影留念。之后,又和我们一起开了座谈会。在座谈会上,听完我团领导向总理汇报访苏联演出的经过之后,总理说:“你们这次到苏联的访问演出是成功的,群众喜欢你们。明年要去的话,要比今年更好!总是不断进步才行,大家看毛主席的沁园春上不是写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吗?文采风流,要日日前进。”总理指出:要通过艺术形式,把热爱领袖、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歌唱社会主义、歌唱世界人民大团结、支持民族独立运动、仇恨帝国主义等各种内容表现出来,这是不能靠几个口号解决问题的,需要通过艺术。新中国成立已经十一年了,艺术上应当有成就的东西才行!在具体谈到《庆丰收舞》时,总理指出:看你们的《庆丰收舞》就感到是个混杂在一起的大杂烩,艺术形象不完整,风格不统一,红线不清,段落不明。无论是音乐或舞蹈的节奏都没有多大变化,音调。这个舞蹈可能是从政治内容出发,应该编一个质量高的,包括各民族歌舞的大节目。现在这个样子不行。世界上的事物都是有节奏的,波浪式的发展。艺术也不能例外,要有起伏波浪。劳逸结合嘛!那个民族器乐合奏也是一样,没有起伏,一直上升。舞蹈老是转,听着、看着让人紧张。“加工不等于是加快,不能乱加工”。任何民族的舞蹈都有它本身的规律、有风格、有线条、有起伏。在这里来不得主观随意性的.不能想加什么就加什么。任何事情都一样,象列宁所说的:任何真理只要超越了一步就会成为荒谬。因为那是不符合客观规律。应该是严格的科学性和高度的革命性相结合。在创作上就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要内容和形式相结合,必须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不是讲民族融合吗?我是赞成民族融合的,但那是将来的事,必须先分而后合,现在还需要注意各民族的风格。
座谈会上周总理给我们指明发展方向,这是对我们全团各族演员无微不至的关怀,是民族政策的具体体现,是我们全团的光荣,也是总理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遗产。这以后我民族歌舞团的面貌。不论是音乐,舞蹈等各方面都有了新的起色。座谈会后,我们全团,上上下下都动员起来,创演新颖的节目,以实际行动报答总理的关怀。在演出中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是民族演员、民族服装、民族乐器、民族曲目,得到了文艺界和广大观众的好评,给了我们很大鼓舞。这是总理对我团的亲切关怀的结果。也是我团刘铁山等领导带领全团演职员工忠实执行总理指示的结果。
这次幸福的会见,尤其是总理的亲切教诲,我将终生难以忘怀,它成为了我前进的动力,时刻推动着我前进。万万没有想到,1976年1月8日清晨那沉痛的哀乐,象青天霹雳,送来了无情的噩耗——敬爱的周总理与世长辞,和我们永别了!
元月九日,我有幸到北京医院向总理遗体告别,当我走进存放总理遗体的那小的房间,见到总理那静卧在百花丛中,好似沉睡般安详的脸容,顿时失声,嚎啕痛哭,一次一次呼唤总理。看了又看,看个不够,多么舍不得离开总理啊。
敬爱的周总理,您的光辉一生,是无私地为全国亿万各族人民操劳的一生。在您那伟大而漫长的革命航程中,从没有想到过您自己,就是您那光辉的生命的火花最后熄灭之后,还把您那火热的忠骨撒在了祖国的土地上、江河中。我面对您的遗像,望着您那慈祥的遗容,回想那幸福的会见,难忘的教诲,禁不住心潮澎湃,百感交集,热泪如泉涌。我在无限怀念之中,仿佛看到您敬爱的周总理。您那永不知疲倦的身影,仍迈着矫健的步伐.奔走在遥远边疆村村寨寨的四面八方,我还仿佛听到您领着我们把国际歌高唱。总理,您永远活在我们各族人民各族文艺工作者的心中、十亿神州的心头上。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人物库-舞蹈家何耶尔·春英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