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专访纪录片《大西迁》总编导焦建成

锡伯人物 daxiqian 1121℃ 0评论

201012420532836

《大西迁》拍摄现场

记者:在这部片子中,您最大的愿望和动力是什么?

焦建成:首先给我最大的动力还是祖先,再现祖 先的历史,我觉得是一种民族的骄傲。200多年前,我们先辈带着火种、稻种步行万里到西域屯垦戍边,成为边防安全和地区稳定的一道屏障。直到今天,他们依 然生活在祖国的最西北,成为祖国边陲的一道结实且不可撼动的界碑。说到愿望,完成《大西迁》的拍摄可以说是我最大的夙愿。现在察布查尔县的行政划分沿用的 还是当年军营建制,街道名称很多都还是满语,只是改成现在的乡、镇、村,很多的古老技艺和民俗也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因此,可以说,伊犁的锡伯族人保留了 历史文化,尤其是满清历史研究的资源活化石。但非常可惜的是,这些都在慢慢消失,我在拍摄的6年中,一些知道历史的老人一个个去世。拍这部片子我希望让更 多人知道我们民族的历史,也是希望借这部片子保留一些珍贵的历史记忆。

相关链接:六集纪录片《大西迁》简介

第一集:寻找祖庙

公元1764年,一支锡伯族八旗军队携带家眷从沈阳出发,经过一年多的万里行军,到达新疆伊犁。如今,全国唯一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锡伯族民众就是当年西迁的清代军人后裔。

把时间向历史纵深推去三百多年,居住在沈阳的 锡伯族被不断地南征北调。为了祈求远离故地,迁徙他乡的同胞平安,康熙46年,锡伯族人募捐在沈阳修建了一座寺庙,起名“太平寺”,又称“锡伯家庙”。西 迁新疆的锡伯族人到达伊犁18年后,在伊犁河边也修建了一座寺庙,起名“靖远寺”。两座寺庙意思相同,同为平安,在东西两地遥相呼应。

第二集:西迁岁月

公元1764年农历4月19日清晨,1000多官兵带着家眷,披着清晨的浓雾,从沈阳家庙出发。

为了顺利走过寸草不生的大漠,西迁领队带领西迁官兵到处挖井找水。然而,干涸的沙漠根本找不到水源,他们只好按人口限量饮用,忍着饥渴艰难行军……

西迁队伍于公元1765年7月底到达伊犁绥定城。

当伊犁将军听到锡伯营到达的消息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被这支行动神速的西迁队伍震惊了。

1766年初冬,锡伯军民踏过冰冻的伊犁河,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察布查尔。一个英勇的民族,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传奇。

第三集:卡伦风云

这些承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千里跋涉来到新疆的锡伯官兵,为的就是承担起防守边疆的重任。然而,在他们戍守边防一百多年后却要放弃卡伦,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丢失国土,失掉尊严的痛苦在锡伯营中持续了很久。

现在伊犁河南岸的边境沿线,还能见到几座残破的卡伦孤独地伫立于荒野中,承受着风雨的侵袭,承载着历史的见证。

第四集:嘎善往事

一条渠流淌着一个百年故事,一段回忆记录了一个历史变迁。

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风情园正门内,立着一个高大的雕塑,是为200多年前带领锡伯营官兵修建察布查尔渠的图伯特而立。他是西迁到新疆伊犁后的锡伯营总管。

围绕挖渠的争端,民间各说不一,但是,翻开徐松的《西域水道记》,我们从中便能看出一丝端倪。由于工程浩大,耗时费力,民众有怨气,图伯特则力排众议,数年后将渠修成,造福后代。

第五集 素花故事

锡伯族人从东北西迁到伊犁一百年后,由于清朝腐败,引发了各地大范围的农民起义。起事首领苏丹调集了军队,并对伊犁河南岸八个牛录实施围攻,一时间,锡伯营危在旦夕,锡伯营总管不得不于苏丹和谈。在和谈中,苏丹的使者看中了锡伯族妇女素花。

为了挽救锡伯族,这个结婚不久的新媳妇素花答应随苏丹。

一百多年来,素花像锡伯族的一个女神,保佑着族人的安全。虽然从来没有一份正式文献记录她的经历,素花却以最完美的形象留在每个锡伯族人的心中。

第六集:百年寻亲

近年来,常有新疆的锡伯族人到东北寻亲。他们有的怀揣家谱,有的则凭着对祖先名字的记忆,在同姓锡伯族家谱里,不厌其烦地往返寻觅。

从沈阳家庙分离的那天起,两地的锡伯族人走上 了不同的生活轨迹,200多年来,生活在东北的锡伯族人没有了语言文字,但守护着故乡;西迁到新疆的锡伯族人虽然远离故土,却保留了传统和文化。不同的守 护,共同的情感,将辽河和伊犁河的子孙连接了两个多世纪。(责任编辑:帕提古丽)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专访纪录片《大西迁》总编导焦建成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