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大西迁》让我成为名副其实的锡伯人”

锡伯人物 daxiqian 870℃ 0评论

201012420532836站在锡伯家庙前,焦建成表情凝重。焦建成供图

  247年过去了,锡伯族人对西迁史仍念念不忘。本周在央视纪录片频道播出的纪录片《大西迁》,就是一个锡伯人对自己祖先历史的探寻。

记者:作为一名锡伯族人,拍摄《大西迁》对您而言,是一个长久以来的心愿?

焦建成:其实,每个锡伯人对锡伯族西迁史都有情结。记得我才七八岁的时候,我爷爷就对我说:“你知道我们的祖先是从哪儿来的吗?”说这话时,他表情凝 重,还发出一声长叹。多少年过去了,他说话时的样子在我脑子里仍历历在目。新疆的锡伯族后代从小就被告知,我们的祖先是为了戍边而从东北出发来新疆的。多 少代过去了,很多锡伯族家庭仍记着那个从东北到新疆的祖先的名字。

我是个电视人,当然想用影像来反映自己民族的历史。以前,我就断断续续地拍了些表现锡伯族历史文化的电视片,像《射箭小子》等。拍《大西迁》,是早已有之的想法。

记者:当年锡伯族西迁时是4000多人,拖家带口,场面壮观。《大西迁》里是怎么再现这一历史场景的呢?

焦建成:拍西迁场面是最费劲的,但这中间有很多故事,至今让我感动。首先是组织队伍。你想,那么多人,上哪儿找去?我的家乡新疆察布查尔在各机关、学 校、企事业单位中动员干部群众报名参加拍摄,明知是无偿的,仍有1000多人自愿报名。这中间有很多老人,不顾年岁大也坚持参加拍摄,他们说这是我们民族 的大事啊!所以这个片子中呈现出来的西迁场面里男女老少都有,根本不用化妆来扮老人。

历史上的西迁历时1年多,经过了四季。我们分冬、 夏、秋3个季节拍摄了西迁场面。冬天新疆零下30度,1000多人在户外一拍就是3个多小时,没人有怨言。夏天用大卡车把人马拉到离县城30多公里的荒漠 地带去拍,炎热异常,我真担心有人中暑。因为要体现清兵形象,片子里有70多个男人得剃光头带头套,结果一时间小小的察布查尔县处处出现光头,不知道的人 还以为流行剃光头呢!

所以说,《大西迁》绝不只是一部纪录片,而是当代的锡伯族群体在用生命经历再现祖先的历史。拍片时,当我看到浩浩 荡荡的队伍从雪山脚下走过,常会有时光交错的感觉,仿佛真的看到200多年前的那支锡伯族行军队伍,他们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但目光坚毅,因为他们要去为 国家完成一个神圣的使命,这时候我会沉浸在祖先的荣耀里。

记者:纪录片的一大特点是真实,提供的史料可靠,拍摄《大西迁》参考了不少史料吧?

焦建成:《大西迁》拍了6年,其中很多时候就是在等资料。这部片子里展示了两条关键性的史料。一是,为什么调锡伯兵去新疆?之前,传统说法认为这是朝廷 对锡伯人“分而治之”的做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员吴元丰发现了一个满文折子,是当时的伊犁将军明瑞上表乾隆皇帝的,其中讲到伊犁地区的驻防问题,提 到:“闻得盛京驻兵共有一万六七千名,其中有锡伯兵四五千名,伊等未甚弃旧习,狩猎为生,技艺尚可……”这说明锡伯兵是因为有战斗力才被调往伊犁的,锡伯 族西迁是一个国家行为。

二是,西迁出发那天的场景是怎样的?对此,中国的史料里没有记载。五六年前,辽宁省社科院的张杰教授在韩国文献 里发现一条史料,是当时正在沈阳的朝鲜代表团团长金祖正的日记,里面写了他所见到的西迁场景:“诸军齐会西门外,亲戚送别,男女啼哭,惨不忍闻。俄而三次 炮响,哭声顿止……”直到今天,为什么锡伯人仍要寻亲问祖?一定是当时的生离死别太刻骨铭心了,这种记忆刻在了整个民族记忆的深处。

记者:作为一部纪录片,《大西迁》“纪录”的意义体现在哪儿?

焦建成:只不过6年时间,我在拍《大西迁》时采访的老人已经有五六位不在人世了,包括我们探寻锡伯族起源时采访的米文平老人。研究人员对古墓葬中鲜卑人 头骨的DNA进行了分析,并将其与现代北方少数民族DNA相比对,发现鲜卑人是锡伯族人的直接祖先。而米文平老人是最早在大兴安岭发现嘎仙洞的人,也就是 史书中记载的鲜卑人祭祖的那个洞。

这说明什么?有些东西如果不及时记录就永远没有了,我这一代人做了我们能做的工作,后面的人才能在我们的基础上继续记录,让我们民族的记忆延续下去。

记者:拍《大西迁》对您而言也是一次独特的心灵历程吧?

焦建成:我很小就离开了家乡察布查尔县,不太会说锡伯语(注:锡伯语是在满语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与满语的区别不大)。但是拍片采访时,为了唤起锡伯族 老人的记忆,我总是竭尽所能地用锡伯语和他们沟通。结果6年下来,我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锡伯语,甚至一些复杂的词汇我都会说,这是我感到欣慰的,就是拍 《大西迁》让我成为名副其实的锡伯人。

以前,别人问我是哪个民族,我说是“锡伯族”时,别人大多摇头说“不知道”,我也很难去解释。但是通过拍《大西迁》,我在追寻祖先足迹时真正感到这个民族的伟大,可以自豪地说“我是锡伯族人”。

如果你不了解我的民族,那就看《大西迁》吧!我会告诉你锡伯族到底是怎样的。 (原作者:肖静芳)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大西迁》让我成为名副其实的锡伯人”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