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最有趣儿的锡伯族高寿老人

锡伯人物 daxiqian 581℃ 0评论
最有趣儿的锡伯族高寿老人

开原锡伯研究团队

   今天去老虎头采访几个老人,收获很大。刚刚翻看整理今天的采访记录,一下子想起老虎头村副主任吴树军的老妈,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那老太太太有意思了,逗的我们哈哈大笑。

    吴树军的老妈叫徐淑琴,锡伯族,今年93岁,个头不高,身体硬朗,生活基本自理,早中晚饭,每顿都得一碗饭,菜还不算。穿戴很干净立整,雪白的头发,戴一支黑色的发卡,自己衣服都自己洗。一般的活儿都能干,我们一进她家的时候,她正在整理书籍。每天晚上自己拿尿盆,第二天早早倒掉,然后洗刷干净。但是老太太就是耳朵背,跟她交流有困难。但她特逗,虽然打岔,却很有待客之道,请我们吃自家的李子、吃雪糕,还劝我说:“赶快吃雪糕,一会儿该化了”。
    她儿子在她耳边说了好几遍,才听清是让她讲讲老时候的事儿。她说:“那还上哪记得了,都忘了。”“那时候,跑胡子,日本正当令,打败日本,蒋介石过来了,后来毛主席来了,共产党来了,和蒋介石打”,这中间还加了几个“忘了”,然后一转“到岁数人糊涂”,呵呵一笑。引得我们几个也都笑起来。
    吴树军给我们讲了很多他们家的事情,很多村里的事情,他说大多是听她母亲说的。她母亲很坎坷的,六十来岁经历了丧子的悲痛,摊官司的磨难,紧接着又丧夫,一下子急的,老太太的耳边就不行了。
    刘局长趴在她耳边问,“你多大了”,她说“93”,我冲她儿子笑着说,“看,还是刘局长会问,你那句子太长了。”刘局长又问“哪年生的?”老太太似乎听明白了,说:“你问我叫啥呀?”我和刘局长对视一笑,同时点点头,她说“我叫徐淑琴!”我们实在憋不住笑,都笑了起来,她也笑的很开心。接着,又问她哪年出生的,她板起面孔说“那我哪能记得,老头儿那时都记,我们是哪年出生的,孩子们都是哪年生的,啥事啥的都记,都搁那箱子里。”
    过了一会她坐我边上,我用手摸了摸老太太的脸,皮肤虽然有摺儿,但还很细腻,耳朵很大,挺有福气的相。我对着她耳朵问,“你耳朵嗡嗡不?”她迟疑了一下,我就用手摸了摸她耳朵,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不嗡嗡!不响!”过了一阵子,我感觉她在用手捅了我两下,我回头朝她笑笑,她却说“我想起来了,你写不写?”我朝她狠劲的点点头儿,并赶紧打断刘局长和吴树军的交流。“共产党来了,把蒋介石打跑了,后来又下乡,又抽回去,忘了!”我们又是一顿笑,刘局长说“这老太太还非得讲历史呢,这是简史。”一屋子的人又是一顿笑。
    我说,“这老太太太可爱了,我得给照张相”,就拿出手机对着她,她短袖纱衫里面穿个跨栏背心,那肩带露出来了,我给往里掖掖,老太太竟然和我说“我用换件衣服不?”我笑着说“不用不用,这挺好的”。我趴在她耳边说“你笑一笑,我给你照相。”她赶紧就笑开了,我自然也就按动了快门。
    我们要走了,我朝她摆了摆手,做出再见的姿势,当我们来到大门口时,老太太也拄着拐杖来到大门口,我拿出手机在大门口给老太太照张相,然后上了车,老太太也举起手,跟我做了再见的手势。
    这老太太让我想起了姥姥婆婆,活到了96岁,也是耳朵背,整天笑模赤儿的,和这个老太太特别像。我想,人到老了,耳朵背点未尝不是好事,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的事情听不到,即和自己无关,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其实“两耳不闻窗外事”,不仅仅是一种无奈,也许是一种境界。
    可爱的老太太,祝你健康长寿,超过百岁。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最有趣儿的锡伯族高寿老人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