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历史文化与风俗

锡伯文化 daxiqian 3949℃ 0评论

   锡伯族居住习惯

锡伯族先民拓拔鲜卑部最初也以穴为室,大兴安岭北部丛山密林中的“嘎仙洞”就是锡伯族的发祥地。古老的锡伯族原始部落,还用取材方便、容易建造的“草窝棚”作原始住宅,后随社会的发展,这种古老的居住形式被更为先进的帐篷、马架子等住宅形式所代替。

锡伯族西迁伊犁河谷后,从狩猎部落转为农业民族。被编入满洲八旗之后,以族为单位,按八旗八牛录,每牛录周围修筑城堡,城墙上筑女儿墙,女儿墙隔数米处留有一垛口,以备兵乱。城堡周围大小不一,大者七八里,小者则四五里。

在牛录内每家均自成院落,以矮土墙围成庭院,庭院一般都分前后院,前院修盖马厩,牛羊猪圈、草棚和农具棚;后院是菜园,栽种各种蔬菜、果 树、花卉和榆、杨树等。住房一般为三间,也有多至五间者,屋顶为人字型,大门多向南开。锅台砌于中间的堂屋,通东西耳房火炕。按习惯西屋为上,长辈住西屋 南炕,幼辈睡北炕,睡觉时枕头临炕边。炕中又以西炕为贵,主要供奉佛龛和放置木柜等。东屋为子媳住室,房中近顶棚处,横有一根椽子,吊有木制的小孩摇篮。 窗户为木制格子大窗,有各种雕刻图案,最常见者为牡丹和莲花,纸糊的窗户有剪纸装饰。建筑与装饰谐调一体,独具风格。

现在随着锡伯人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相继盖起了砖砌的宽敞新房,过去的旧房基本上绝迹了。

    喜利妈妈

喜利妈妈

喜利妈妈

    “喜利妈妈”是锡伯族保佑家宅平安和人口兴旺的神灵,“喜利妈妈”作为一种传统的结绳记事办法被一代代锡伯人保留至今。它是用长约10米的 丝绳,上面系许多小弓箭、背式骨(髀石)、箭袋、小吊床、铜钱、五颜六色的布条、小靴等组成。平时装入纸袋里,挂在室内西北墙角。每年农历大年三十,由袋 里取出来,从西北墙角斜拉到南墙角,家人为其焚香叩头;到二月初二再装回纸袋里,挂回原处。制作“喜利妈妈”时还很有讲究,所有的布条、丝绳、髀石、弓 箭、小吊床等须到人口多、辈数全的大户人家去索取,并邀请家族中辈份高、子孙多的老人来制作。制作时以本家族的辈数传袭为本,增加一辈人就往“喜利妈妈” 上添一背式骨(髀石),每生一子添一小弓箭,预示他将成为一名射手,每生一女添一布条或小吊床,预示她将来洗涮缝补,勤劳致富,生儿育女,子孙满堂。

    射箭之乡

弓箭在锡伯人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无论是古代从事渔猎,还是编入清“八旗”从戎,都要靠好的箭法。时至今日,锡伯族仍然传承着射箭的习俗。

锡伯族的孩子们在会跑时就教骑马,能拉弓时就开始学射箭。按锡伯族习惯,如果生了男孩,父辈要给他添一把小弓和一支小箭,并用红丝绳悬挂在 门口,祝愿孩子长大后成为能骑善射的好汉。有的在孩子过10岁生日那天,父亲一定要送一把用榆木、牛筋做的硬弓,作为最好的纪念。 在锡伯人聚居的地区村村有射箭场,家家有弓箭,当一名神射手会受到众人的格外敬重。锡伯族的青年男女在社交中也以弓箭结缘,小伙子向姑娘求爱,要以高超的 射箭技艺才能博得姑娘的芳心。

锡伯族对箭和箭靶都有讲究。古式响箭射出去会发出响声,这种箭的箭头用兽骨制成,呈尖圆形,箭头上有4个小孔,箭离弦后,由于速度快,空气 从小孔中穿过,发出响声。古式响箭的箭靶是用马皮和毛毡特制的,靶上用6色布做成布圈,靶心是红色的。射手射中哪一圈,那个圈便会掉下来,在比赛时,计算 成绩一目了然。

射箭是锡伯族最喜爱的一项传统的群众体育活动。经常在劳动之余在村庄附近举行各种射箭比赛。比赛场地因陋就简,在空地上竖起两根木杆,中间 拉上麻布或毛毡,这就是箭靶;有的还以草人作箭靶。比赛时往往分成老年、中年、青年等几队。这种射箭比赛的距离有远有近,远的达240步,近的80步。比 赛方式也不尽相同,有立射和骑射等。现在每逢中秋节、春节、“四?一八”时,锡伯族都要举行射箭表演和比赛。20世纪70年代察布查尔县成立了射箭队,盖 起射箭厅,多年来,为国家输送了许多优秀射箭运动员,多次在国内外比赛中夺得了金牌和银牌。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历史文化与风俗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