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锡伯族情歌《海兰格格》的前世今生

锡伯文化 daxiqian 624℃ 0评论

20150121113413

佘吐肯在研究锡伯文资料

     情歌是情感的产物,在各代少数民族中,情歌大多是传唱最多、最具有魅力的精品。人们通过传唱这些经典的歌曲,抒发男女热烈相爱、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情感。在锡伯族民间也有这样一个凄美而真实的爱情故事,通过歌的形式在锡伯族民间广为流传,并代代传唱至今。

这就是独具特色的锡伯族情歌《海兰格格》。

《海兰格格》背后的真人真事

在记者很小的时候,就听长辈讲述过有关《海兰格格》这首歌的故事。

《海兰格格》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现在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爱新舍里镇两个普通男女的爱情故事。“海兰”是“可惜”“可爱”“可怜”“舍不得”之意;“格格”是“小姐”“姐姐”“女士”“妹妹”的意思,是对女性的尊称。

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叫萨聂春,是个鳏夫,女主人公叫杨梓,是个寡妇,男有一女,女有一儿,两人因儿女结婚成为亲家后,从此两家相互来往。两亲家也在经常接触中相互了解,成为知己,情深意浓,爱慕甚笃。他们两人的爱情却引起了街坊邻居和亲属们的责难和非议,两人为了避开封建礼教的桎梏和舆论的非难,变卖部分家产,合伙做点小生意。如歌中唱到的“咱们变卖白花马,开始做起酒生意”。

有一次,男主人公出远门采购,一天晚上,有顾客来打酒,因铺子里的酒已售完,剩下的酒放在黑暗的厢房里,女主人公杨梓便手提胡麻油灯去打酒。不料油灯引燃酒缸,女主人公被活活烧死。男主人公在回家的路上听说格格被烧死,半信半疑,心里着急,快马加鞭,疾驰狂跑,赶到家里时,躺在眼前的是闭目谢世的格格。萨聂春跪对冰冷的遗体,心肝碎裂,泪流满面地哭喊“海兰格格,阿哥的心爱”,他用锡伯族特有的民间歌调哭丧歌,边哭边诉他们相爱那段往事的点点滴滴。这部分也是这首情歌的高潮部分,男主人公通过哭丧歌诉述,将自己对女主人公的痴情与舍不得发挥到极致。

“海兰格格”是男主人公对自己所爱的情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是发自肺腑的悼念。此时,女主人公杨梓家的东邻、锡伯族著名民间歌手巴图,听到男主人公那段催人泪下的哭丧歌,心潮起伏,情不自禁地暗暗记下,并步其歌韵情调,模仿哭丧歌调,提炼加工,每逢喜庆婚丧,亲自演唱,开始流传下来。

两种不同的评价

这首情歌虽然在锡伯族当中传唱至今,但从过去到现在人们对它褒贬不一。在旧社会,某些恪守封建礼教的人们认为,亲家之间谈情说爱,关系暧昧,是伤风败俗、玷污人伦的大逆不道之为,是可鄙可耻的,所以在情歌的末尾句运用了“海兰格格,阿哥穷阔”的字眼。锡伯族学者、诗人佘吐肯研究认为,这是明话暗说的手法。“穷阔”是锡伯语“阔切”一词的倒装句“切阔”的音变,“切阔”一词装进旋律去演唱,从咬字的需要出发,“切阔”自然演变为“穷阔”。“阔切”是锡伯语口语,“情妇”之意,现在歌手们把“情妇”的倒装句“穷阔”填在歌里,唱成“海兰格格,阿哥穷阔”。意思是“可怜的妹妹,阿哥的情妇”,具有明显的讽刺和贬低之意。

对这首歌的另一种评价是,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忠贞不渝、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因为男主人公是鳏夫,女主人公是寡妇,他们为什么不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呢?所以情歌末尾句用了“海兰格格,阿哥哈吉”之句,“哈吉”为锡伯语,意为“心爱”,这句意思为“可爱的妹妹,阿哥的心爱”。现在看来,两位成年人的爱情是无可厚非的,所以后人在传唱时,对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给予了肯定,采用了“可爱的妹妹,阿哥的心爱”的结尾句。

佘吐肯与《海兰格格》

经过挖掘和整理,已是71岁的佘吐肯老人为大家奉上了这首最新的《海兰格格》,并对这对在患难之中建立真挚感情的中年人的忠贞不渝的爱情给予了充分认可。

缘何挖掘和整理传唱多年的这首民间歌曲《海兰格格》?佘吐肯打开了记忆之门。察布查尔县成立30周年之际,推出了锡伯族民间歌曲集录音带,其中就有《海兰格格》。歌曲由12段歌词组成,但是听后感觉没有内容,到底有什么故事,歌曲中没有呈现出来。更重要的是,歌曲中所说内容与佘吐肯手中掌握的内容相差甚远。对此,佘吐肯深感遗憾,也觉得很惋惜。为此,上世纪80年代,佘吐肯亲赴歌曲中男女主人公的居住地爱新舍里镇,寻找和探访他们的后代,亲耳聆听了女主人公丧身火海、男主人公哭天喊地的感人故事,搜集到许多“海兰格格”的真实版本。

探访中,佘吐肯了解到,有些民间歌手在传唱《海兰格格》时因为含有讽刺挖苦之意,这首歌男女主人公的后辈无法接受他们对先辈的不敬和诬蔑,与其发生争执。后辈始终认为先辈的爱情故事真挚感人,如果没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就无法发自内心地唱出来,也不会打动歌手巴图,也就不会有传唱至今的《海兰格格》。

采访中,佘吐肯多次强调,《海兰格格》这首爱情叙事诗,是歌中的主人公用自己的眼泪叙述的歌,他是这首歌的第一作者,并且几代歌手们一直沿用第一人称的形式演唱,经过歌手们不断的充实、补充,成为一首完整的动人的情歌。

佘吐肯整理的《海兰格格》由35段歌词组成,他以“海兰格格”爱情故事为主线,从各种版本中吸取精华,剔除糟粕,采用民歌口语化表现形式,是一部独具特色的哭丧调特点的叙事性锡伯族情歌,一句撕心裂肺的“呃哩”,把悲愤、怨恨,愧疚、伤感、深爱,表现得淋漓尽致。每段由“呃哩”开头,“海兰格格,阿哥的心爱”结尾,中间内容由4至6句组成,每段诉述一个感人故事,将两个人从相识、相知、相爱到不能长相守,以至于最终阴阳两隔的过程叙述出来,让听众为之动容,听后欲罢不能。

采访过程中,佘吐肯用锡伯语原汁原味、深情地给记者唱了这首情歌的前5段。哀怨的曲调加上句句有寓意的锡伯语歌词,将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有情人的痴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佘吐肯告诉记者,这首情歌由4部分组成,其高潮部分是男主人公提货过程中不幸遇牢狱之灾后,在返家途中听说女主人公烧死的噩耗后,其复杂的心情以及哭灵的诉述。这部分在歌曲中占据了大部分内容。

上世纪80年代,佘吐肯就完成了这首爱情叙事诗情歌的锡伯文整理工作,并于2008年发表在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40期《锡伯文化》上,2014年又完成了汉文的翻译。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锡伯族情歌《海兰格格》的前世今生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