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与乌鲁木齐大西迁酒楼没有一毛钱关系,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另外我们邀请所有对锡伯族历史文化感兴趣的读者给我们投稿、荐稿。

一位锡伯族老人的东布尔情缘

锡伯人物 daxiqian 728℃ 0评论

20150121113413

为何晓在打磨东布尔零件。他的梦想是制作100把新式东布尔。

何晓制作的东布尔各具形态,其中融合了其他民族乐器的特点。

  250年前,锡伯族人为了守卫西部边疆,奉命从东北万里跋涉到达新疆。在新疆察布查尔,他们执着地传承着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这里要讲述的就是一位锡伯族老人传承本民族传统乐器的故事。

4月里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老干局的一间活动室里,年已古稀的锡伯族老人何伊尔·何晓正在打磨木料,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在他身后的墙上,挂着30多把由他亲手设计、制作的形状各异的东布尔。而这间十几平方米的活动室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的东布尔展厅,各种有关东布尔的文字介绍、图片展示一应俱全。

退休以来,这间小屋成了何晓最爱去的地方,弹琴、做琴、整理资料、撰写书稿……何晓尽情地遨游在这片天地里,享受充实而快乐的精神生活。

钟情锡伯族音乐文化

1959年至1962年,何晓在伊犁师范学校学习期间,遇到一位从沈阳来的老师,会拉小提琴。何晓说:“我从小喜欢文艺,情不自禁地就被那动人的琴声迷住了。我拜师学艺,慢慢地学会了拉小提琴。后来,学校组建了乐队,我就是其中的小提琴手。”

毕业后,何晓被分配到察布查尔县文工团,担任器乐演奏。当时全团只有20多人,能跳舞的男演员只有两三名。团里看何晓有音乐才能,身材也不错,就将他培养成了一名舞蹈演员。不知不觉间,能拉会跳、能歌善舞的何晓就成了团里的骨干。

上世纪60年代,何晓经常随团上山下乡去演出,白天参加劳动,割麦子、锄草、浇水、拉肥料,晚上闲下来就为社员们排节目、演出。何晓说,当时的生活虽然艰苦,但过得很开心,那种属于劳动人民的欢乐是最动人的。

就是在那样的日子里,何晓积聚起对锡伯族音乐最朴素的感悟与热爱,萌生了弘扬锡伯族音乐文化的心愿。

东布尔是锡伯族的传统乐器,在漫长的岁月里,东布尔悦耳动听的声音和节奏欢快的贝伦舞是锡伯族人民重要的精神文化支柱。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现代乐器的引进,传统的东布尔暴露出音域不广、音量较小、外形不够美观、不适合合奏等缺点,陷入了渐被遗忘和濒临失传的境地。于是,何晓决心改进、创新东布尔的制作。

研制新式东布尔

自1995年起,何晓开始绘制改良东布尔的图纸。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设计,能写会画、有木工手艺的何晓开始购置材料,依照图纸精心制作出了8把东布尔。

何晓说,这8把东布尔是为了纪念西迁的八旗军。1764年,锡伯族人奉命从东北西迁到伊犁,1766年在如今的察布查尔县组建锡伯营,辖八旗,即现在该县的8个牛录。根据8把东布尔的形状,何晓分别将它们命名为灯笼式、葫芦式、蝴蝶式、风筝式、弓箭式、仙桃式、小提琴式、五星式。

琴做出来后,很多人都来提意见,说什么的都有。是长是方,该圆该扁,让何晓颇为踌躇。后来,何晓又做出了16把东布尔,把大家的建议都尝试了一遍,自己却依然不满意。何晓说,早些年经济条件不好,购置的材料都尽量精减,有的甚至用了三合板。由于这些琴做得太粗糙,样式也不够好,何晓一狠心,把这些琴都烧掉了。

在不断创新的过程中,何晓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重新构图,精益求精,制作出30多把精致的东布尔,将它们命名为西尔旦(弓箭)、木荡(弯曲)、耳登(明亮)、库尔可(威猛)、安达(朋友)等。这些琴不仅寓意丰富,样式也有了很大改观。其中,可以发现冬不拉、二胡、琵琶、都他尔等民族乐器的身影。

东布尔的琴弦从2根到4根、8根甚至更多,有的琴双面可弹,有的琴兼具拨、拉、弹三合一的演奏功能。琴箱的背部更是造型各异,有船形的、半圆的,有尖的、扁的。琴头部分也很见作者匠心,有的像弯曲的羊角,有的像引颈的仙鹤,如一件件形态优美的艺术品。2004年3月,何晓制作的锡伯族古老民间乐器东布尔获得了国家专利。

祖先留下的艺术不能失传

在制作东布尔的十多年里,何晓克服了许多困难。靠微薄的工资,他先后供三个子女上大学;几年前,妻子中风,家庭重担都落到他的肩上。为了筹集制作东布尔的费用,他先后向银行申请了两笔贷款,一家人省吃俭用才还清。虽然经济拮据,但他初衷不改,实践着制作100把新式东布尔的梦想。

何晓说:“我觉得,老一辈优秀的传统文化不能在我们身上流失。为此,我专门向县上递交了关于制作锡伯族民间乐器的申请报告,希望能得到政府资金的支持,可以让我再带几名徒弟,共同把这项技艺传承下去,让锡伯族的音乐文化发扬光大。”

何晓的故事在当地广为人知,很多人慕名前来参观何晓的东布尔,也曾有人提出购买,但何晓制作的每一把东布尔都是唯一的,他不愿卖。最近,伊宁市的一位商人提出想与何晓合作,共同制作东布尔,将之推向市场,这让何晓很期待。

2012年8月,何晓编著的《锡伯族民间乐器——东布尔》由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发行。目前,他撰写的另一部书稿《锡伯族民间文化艺术集成》即将完成。该书收录了由何晓设计、剪制的各种东布尔剪纸作品,以及锡伯族综合性文化艺术类简易图谱。

剪纸、绘画、书法、弹琴、跳舞……何晓不仅多才多艺,而且思想活跃。更可贵的,是他身上的创新意识和进取精神。

临别之际,何晓弹起了东布尔。在他灵活手指的拨动下,一串串圆润优美的音符汩汩而出,如清泉在山涧回响、鸟儿在枝头歌唱,令人沉醉不知归路。

(题图为何晓在打磨东布尔零件。他的梦想是制作100把新式东布尔。)

转载请注明:大西迁-锡伯文化主题网站 » 一位锡伯族老人的东布尔情缘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